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朝会(下)
    太极殿周围有一圈大理石的平台,外侧装着美丽的柱墩和栏杆。大殿的墙壁檐角都装饰雕刻着镀金的龙,还有各种鸟兽以及士兵的图形和战争的图画。

    前后出廊硬山式,殿顶铺黄琉璃瓦,镶绿剪边,正脊饰五彩琉璃龙纹及火焰珠。

    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殿内“彻上明造”绘以彩饰。内陈宝座、屏风;两侧有熏炉、香亭、烛台一堂,殿前月台两角,东立日晷,西设嘉量。

    整个风格所彰显的不是极度华丽的富贵堂皇,而是那一股朴实坚固的厚重。

    房俊来到太极殿外的时候,殿外的广场上静静的肃立着很多人。

    清一色的紫袍金鱼袋,俱是三品以上的官员。

    这些人,就是大唐王朝各个州府的实际掌控者,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这个帝国的基石。

    这么多高官显爵肃立无声,那种庄严肃穆的气氛,让房俊没来由的一阵压抑。

    他微微低头,目不斜视,紧跟着长孙无忌的身后。

    至于身旁跟他抬着木箱子的柳老实,腿都快软了……

    长孙无忌挺胸阔步,背负双手,卖上通往太极殿的汉白玉石阶,两侧等候觐见的官员都在错身而过的时候,躬身施礼。长孙无忌并不回礼,只是含笑的点点头,毫不停顿。

    房俊在后面看的羡慕不已。

    这就是地位、这就是气场啊!可以说,现在的长孙无忌,就是大唐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他老爹房玄龄虽然位高爵显,权力也不小,但淡泊低调的生性使然,注定无法跟长孙无忌争一日之长短。

    这些官员在向长孙无忌施礼的同时,自然注意到了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房俊。

    这些官员都任职于各地州府,几乎没人使得这位房玄龄家的二公子,不少人误会或许是长孙无忌家的那位少爷。

    只不过有些奇怪,这小子抬着个木头箱子进太极殿干嘛?

    莫不是又是耍那些溜须拍马的招数,趁这个大喜的日子搞什么祥瑞那一出儿?

    于是,大家的眼神自然有些鄙视。

    房俊明显察觉到诡异的气氛,甚至还受到几位官员鄙视不屑的眼神,心里狐疑,这些老东西莫不是早晨起得太早,起床气还没消?

    长孙无忌径直步入大殿。

    房俊到了宽大的门口,却有些踌躇。

    回头看了看台阶下肃立两排等候觐见的官员,再伸着脖子瞄了瞄空旷的大殿,明白到这大概是刚刚接待完了一波官员,处于中场休息的间歇。

    礼部的那帮家伙果然会办事,要不然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轮得到他呢。

    长孙无忌走了几步,现房俊没跟进来,回头见这小子正在那东张西望犹豫不决,便笑道:“正好趁着陛下休息的功夫,有什么话就赶紧的说,还不快随老夫进来?”

    心想这棒槌也不是完全无脑啊,还知道害怕坏了礼仪规矩,心里提防着呢,可是老夫若是要给你挖坑,会这么浅显让你察觉么?

    房俊想了想,也觉得老阴人就算要害自己,也不会如此低级,便跟着长孙无忌进了大殿。

    可是走了一步,却差点闪个跟头,手里的木头箱子不知道啥时候变得死沉死沉的。

    回头一看,柳老实那一张憨厚木讷的老脸上已是一片惨白,双手死死的抱着箱子,豆大的汗珠子噼哩叭啦的往下掉,视线下移,这老木匠一双腿都快要抖成筛糠了……

    房俊吓了一跳:“咋了?”

    脸色这么难看,不是生病了吧?

    柳老实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咽了咽吐沫,艰难的说道:“我……我腿软……”

    房俊无语,这是吓得?

    不由得气道:“没出息……”

    柳老实真的快哭了,这可是太极殿啊,里头可是坐着皇帝,我这个一个乡野村夫,能不紧张么?

    房俊这个无奈啊,只好低声说道:“那你先到外面等我。”可不敢让柳老实进去太极殿了,这老儿心理素质不行,万一弄一出君前失仪,可就坏了菜。

    他哪儿想得到,他是作为一个穿越者的心理状态,生长在一个讲究法制的时代,对皇帝更多是好奇,却没有领会到那种掌控人千万人生死的绝对权力所带来的威势。

    再说又不是第一次觐见皇帝,所以才不显得那么紧张。

    柳老实如蒙大赦,飞快的点点头,将木头箱子交给房俊,回过身一步一步挪动着走下台阶……

    房俊没辙,只得自己抱着大箱子,走进太极殿。

    一具曲辕犁并不算沉重,以他的力气并不费事,但是再加上这个不轻的箱子,就有些吃力了。咬着牙,吭哧吭哧的往大殿里头挪。

    殿门口肃立的禁卫都吃惊的看着房俊,像是见到了怪物一般……

    大殿里头,正有人慷慨激昂的说话。

    “人或言卿反,何也?”

    有人说你要造反,这事儿你怎么看?

    房俊吓了一跳,偷眼一瞄,说话之人正是坐在龙椅上的李二陛下,距离有点远,没看清李二陛下的脸色,但这话说的可有点重。

    按说李二陛下是很有肚量的,对手底下的大臣也极是信任,却不知是哪位大臣被李二陛下猜疑了?

    但听一声咆哮在空旷的太极殿里有如雷鸣炸响。

    “臣从陛下征伐四方,身经百战,今之存者,皆锋镝之馀也。天下已定,乃更疑臣反乎!”

    这人就站在李二陛下面前的玉阶之下,忿然出声,义正辞严。

    话音未落,居然当众宽衣解袍,露出疤痕密布的上身。

    李二陛下尴尬了……

    房俊这时已随着长孙无忌走到大殿的正中,看得清李二陛下一张帅气英武的两旁上全是尴尬无奈之色,居然从御座之上起身,快步走下来,亲自帮那人的衣袍披上,苦笑道:“某戏言尔,敬德何以如此失态?”

    房俊眼角一抽,你是皇帝啊,不是君无戏言么,你这么说,谁特么能不害怕啊……

    李二陛下也看到了房俊进来,不过没余暇搭理他,先安抚好了尉迟敬德,才一脸阴沉的问道:“汝身无官职,擅闯大朝会该当何罪?”

    这是调戏大臣不成反被打脸下不来台,拿我出气的节奏啊,房俊无力吐槽……

    房俊脑袋上出了一层白毛汗,对于李二陛下的无理取闹、死不要脸那是深有体会,正赶上这老家伙心情不爽,搞不好没得到奖赏不说先被打一顿。

    赶紧装出一脸诚惶诚恐之色,惶急说道:“陛下,这可不怨小的啊……咱正在殿外规规矩矩的排队,是长孙大叔说他是您的大舅子,我是您未来的女婿,反正都是一家人,不必将什么规矩不规矩的,随时都能进来……”

    说着,冲长孙无忌大叫道:“长孙大叔,是您叫我进来的,陛下要揍我,您可不能不管啊……”

    长孙无忌一张白脸都青了,脸颊上的肌肉抽搐几下,看着一脸阴沉向他看过来的李二陛下,挤出一个跟哭似的笑容:“呵呵,这孩子……”

    心里气得差点要扑过去把这熊孩子掐死算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