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朝会(续)
    长孙无忌脸都青了,咬牙切齿的瞪着房俊,却没看出这熊孩子是真傻还是坑他。

    不得不说,房俊这张看似憨厚的脸很具有迷惑性,再加上前世官场摸爬滚打出来的“演技”,即便是狡诈汝长孙无忌,一时也无法分辨其真实想法。

    但这熊孩子说的话,真的很坑人啊!

    虽然只是长辈对于后辈以示亲近的言语,而且说的也是事实,但这话在寻常人家说说就没问题,可是在皇帝面前绝对不行!

    何为皇帝?

    九五至尊、真龙天子!

    必须依靠绝对的威信来实现对臣民的统治,皇帝是高高在上的,是孤家寡人,无人可与其相提并论!妻子不行,儿子不行,所有的亲戚都不行!

    你长孙无忌为何要说出这样的话?

    为何在说出这番话之后,还要带着房俊擅闯太极殿?

    今儿可是大朝会,天下州府四方藩属尽皆齐聚,是叙家长里短的时候么?

    在场的人,都是天底下最最精明的那一小撮儿,各个都是揪须尾巴动的角色,一瞬间就明白了长孙无忌的用意。

    虽然无人说话,但是目光不约而同的都瞟到房玄龄那里。

    人家要坑你儿子给你难堪,你怎么看?

    房玄龄低眉垂眼,宛如老僧入定,一点反应都没有。

    长孙无忌被李二陛下似笑非笑的目光瞅了一眼,心里一跳,暗自嗟叹不已,冲动了啊!还以为这个房俊年轻没见识,是个小手段顺带的坑房玄龄一下,谁知道阴沟里翻了船……

    长孙无忌脸色很不好看,但是不能不说话,只得尴尬的笑笑:“呵呵,贤侄真是天真烂漫啊,老夫不过一句戏言,汝怎可在君前说将出来?没规矩!”

    事情已经造成,尽量挽回影响吧。

    可房俊不这么想。

    老东西你想要阴我没成功,还想就这么算了?

    想得美!

    真以为哥们不知道你花花肠子里藏着什么打算么?就冲你想要咱老爹难堪,今儿就得掰扯掰扯!

    当下,房俊委屈的叫道:“大叔害我!刚在外面你可是说这太极宫就跟咱自己家一样,想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可是咱跟你来了却被陛下责怪,你却说你只是戏言,岂不是蒙骗于我?难道真当我是傻子不成?不行,长孙大叔你得跟陛下解释,是你非要骗我来的……”

    你个老阴人不是耍诈么?

    那咱就把你的龌蹉心思挑明白了!

    长孙无忌真的快气死了!

    他这一辈子以心计智谋见长,便是李二陛下也言听计从,自诩运筹帷幄的本事即便比不得诸葛武侯也相差不多,谁知道居然在这个棒槌面前脸面被扫?

    大意啊!

    更没料到这小子是真敢说,果然外界的传言不虚,棒槌!

    失策啊失策……

    长孙无忌一张脸由红转青,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大臣们也都憋着乐,对于长孙无忌吃瘪,大家乐见其成。怎么样,长孙老儿,成天到晚的算计这个算计那个,这下子被家雀啄了眼睛吧?

    站在大殿右侧的一位虎背熊腰满脸虬髯的武将,悄悄的对房俊竖了竖大拇指,以示夸赞。

    房俊自是认得,这位就是程咬金,便隐蔽的眨眨眼,表示收到……

    眼见长孙无忌的脸色难看,李二陛下也有些哭笑不得。

    或许长孙无忌跟在场诸位文臣武将觉得这房俊就是个不长脑子的棒槌,无心之下将长孙无忌跟他说的话说了出来,反而将长孙无忌逼入一个尴尬的境地,但李二陛下清楚,绝对是这小子故意为之。

    这楞怂货,脑子好使着呢!

    眼见房俊得理不饶人,长孙无忌都快要恼羞成怒了,不能不维护大舅子的面子,便一抬手,狠狠的给房俊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

    呵斥道:“目无尊长,成何体统?连长辈的玩笑话都听不出来吗?”

    “哎呀!”

    被李二陛下冷不防的抽了一巴掌,打得房俊脑袋一晕,撇撇嘴,没敢反驳。

    开玩笑,在这个环境里,质疑李二陛下的话语那简直就是找死……

    房俊瞅了瞅长孙无忌,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对不起长孙大叔,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就当您没说过那话……”

    李二陛下心说也就自己能治住这无法无天的混球,若是换个人,怕是轻易不能让他低头……

    “噗呲”

    “哈哈”

    大殿里突然出一阵诡异的笑声。

    长孙无忌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若不是在这太极殿上,都要破口大骂了!

    臭小子敢消遣我?

    李二陛下刚要看个清楚生什么事,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诶?

    不对劲啊!

    这小子刚刚说了啥?

    对不起长孙大叔,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就当您没说过那话……

    呵呵,居然会玩文字游戏了?

    李二陛下都气笑了,抬手又是一巴掌。

    房俊眼见李二陛下又抽过来的巴掌,想躲,没敢……乖乖的挨了一下。

    李二陛下骂道:“臭小子,显摆口齿了?几天被打你鞭子,皮痒了是吧?某看你是记吃不记打啊!”

    房俊赶紧低眉垂眼的认错,已经扳回一城,不敢继续放肆。

    “陛下的教诲,草民时时刻刻都记在心头,未敢忘记,这不在城外闭门思过好几个月,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李二陛下嗤笑一声,打断道:“闭门思过?所以就闭出来一个制作玻璃之法,还骗了好几万贯?”

    房俊赶紧说道:“陛下过奖,过奖……那啥,这一闭门思过,脑子突然就灵活了,简直有如神助啊,偶然间就想出一个改良耕犁之法,可令我大唐百姓的耕地效率提升一倍,特来献于陛下,请陛下将之颁行天下……”

    所有人都愣住了。

    可令耕地效率提升一倍?

    这孩子莫非真是个傻的,怎么总是说胡话呢?

    尽管房俊的言语不可置信,可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个大木箱子。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斥责道:“黄口孺子,如何懂得农耕之事?汝可知道,这太极殿上所议皆是军国大事,若是妄言欺君,那可是大罪!”

    房俊一翻白眼,顶了回去:“拉倒吧,大叔你不也是胡说八道,说了还不敢承认?”

    “你……”

    长孙无忌只觉得今儿估计是犯了太岁,怎么遇到这个混球,偏偏口齿如此伶俐,这是要把自己气死?

    李二陛下却不管众位大臣戏虐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箱子,沉声说道:“打开,给朕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