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征服”的含义
    历史上的曲辕犁最初出现在唐朝末年,由犁铧、犁壁、犁底、压镵、策额、犁箭、犁辕、犁梢、犁评、犁建和犁盘等十个部件组成,相比于之前回转困难、耕地费力、笨重的长直辕犁,曲辕犁不仅使犁架变小变轻,而且便于调头和转弯,操作灵活,节省人力和牲畜。

    但是时代在展,技术在进步,到了宋元时期,曲辕犁在唐代的基础上,加以改进和完善,使犁辕缩短、弯曲,减少策额、压镵等部件,犁身结构更加轻巧,使用灵活,耕作效率也更高。

    到了明清时期,曲辕犁的形式基本已经固定。

    所以房俊也没藏着掖着,直接拿出了曲辕犁的最终形态。

    众目睽睽之下,房俊打开箱子,将散乱的部件组装起来,片刻功夫,一具可以单人操控的犁杖被房俊提在手里,洋洋得意的看着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虽然出身门阀世家,现在更是九五至尊,但不是“何不食肉糜”的傻瓜。每年的春天,他也会带着文武百官,下到长安附近的田间地头,亲自扶犁耕田,参加春耕,给天下百姓做一个重视民耕的表率。

    对于犁杖,李二陛下还是很熟悉的。

    但是眼前这具犁杖,构造实在是太简单,不禁让他有些狐疑,就这么个玩意,也敢夸口比原先的耕犁效率提升一倍?

    但李二陛下毕竟是李二陛下,玩起阴谋阳谋全都拿手,智商绝对高,尽管心底狐疑,但绝不轻易表意见,万一真像房俊说的那么好用,岂不是丢人?

    当然也不能听房俊瞎白活,只要想想当初这货忽悠杜家子弟四万贯的事儿,就知道必然被这家伙吹嘘得天上少有地上全无。

    李二陛下背负双手,抬头扫视一眼议论纷纷的群臣,出声道:“郭嗣本,汝来看看此物,可有这小子说的如此玄乎?”

    一位官员应声而出。

    此人五旬左右年纪,面色微黑,形容俊朗,浓眉高鼻,身材瘦削却不单薄,快步行来步履稳重。

    正是司农卿郭嗣本,农耕作物正是他的专业。

    郭嗣本先是对李二陛下一躬身:“臣,遵旨。”

    然后对房俊一拱手,微笑道:“二郎请为某稍作讲解,如何?”

    长相儒雅,温文知礼,房俊很有好感,顺手将曲辕犁交由郭嗣本,也是躬身见礼,谦逊道:“岂敢岂敢……郭司农乃是大唐农业的先辈翘楚,这些年走遍大唐南北东西,所有山川地形、水利气候对于作物的生长影响都了然于胸,实在是国之栋梁、必将名标青史!”

    这话说的,把郭嗣本说得好玄没掉下泪来……

    郭嗣本是贫寒子弟出身,当年投靠李唐,空有满腔报复,却一直郁郁而不得志。后来幸得时为秦王的李二陛下举荐,才好不容易混了个司农卿的位置。

    然则后来,却与太子建成愈走愈近,虽然并未公开反对李二,却也是形同叛逆。

    直至李二陛下登基,郭嗣本自觉末日降至,李二陛下如何会饶得了他?

    谁知李二陛下仿佛忘记了昔日的恩仇,依然命其担任司农卿。

    郭嗣本自知虽然陛下宽宥,不追究自己的罪责,但一朝天子一朝臣,若是不懂韬光养晦之道,早晚祸事临身。再加上心里感激涕零,誓报答李二陛下既往不咎之恩,从此,郭嗣本再也不管朝中争斗,一心扑在农耕之事。

    十几年间,他走遍大江南北塞外江南,对各地的气候土质水利条件详细观测,提供先进的种植技术,可以说为大唐的农业生产立下了汗马功劳。

    房俊的一席话,让郭嗣本知道,原来还有人知道他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自己还没有被人遗忘。

    李二陛下也赞许的看了看房俊,心说这小子还算有点见识,对于真正的人才,也肯尊敬知礼,还算不错。

    念头刚刚升起,便听到房俊话锋一转,指着曲辕犁的犁辕说道:“然而此物钟天地之灵秀、集日月之精华,乃耕作犁田之神器,寻常人等,便是放在眼前也不知其中至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便是郭司农,怕也无法尽窥其中只奥妙!”

    郭嗣本表情呆滞,被房俊赞许的好心情尚未消除呢,这就挨了当头一棒。

    黄口孺子,居然敢说我郭嗣本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简直信口雌黄、胡吹大气!

    专业被质疑,郭嗣本吹胡子瞪眼,可是未等他作,李二陛下已经怒了,伸腿就是一脚,正踹在房俊屁股上,怒斥道:“说人话!”

    因为房俊的这一番话,不由得让李二陛下想起当初房家那个管事忽悠杜家子弟的事情……

    虽然至今李二陛下也没搞明白为什么那个“神器”能够召唤彩虹,但他坚决认定那就是玻璃,就是房家弄出来忽悠钱的玩意!

    房俊冷不丁被踹了一脚,心底不忿,偷眼看看李二陛下好像也不是真的生气,便梗着脖子喊道:“陛下何以不分缘由便踹某?某不服!”

    满堂大臣都笑起来,居然敢跟陛下说不服?呵呵……

    就踹你了,怎么滴?

    房玄龄眼观鼻、鼻观心,心里默念:这混球太丢人了,这混球太丢人了……

    李二陛下也气笑了,霸气的说道:“好胆色,这天底下不服朕的,还真就不多,偶尔那么几个,也都被朕送去见阎王了!”

    房俊脸色一变,心说不会就为了这么点事儿,就把咱咔嚓了吧?可是一句话就被吓住了,岂不是很没面子?再说好歹老爹还在这儿呢,这李二不至于这么霸道吧?

    心里没底,还不愿意服软,便有些心虚的说道:“陛下可以征服我的身体,但征服不了我的思想!”

    “噗!”

    “哇哈哈……”

    “哎呀,笑死我了……”

    “这小子太有意思了,这都说的啥呀?”

    李二陛下脸都黑了,暴怒道:“混账小儿,居然敢消遣于朕么?”

    房玄龄站在远处,一张老脸不断的抽搐,耻于见人……

    长孙无忌也哭笑不得,看来这小子还真是脑子有病啊,这都说的什么胡话?

    让陛下征服你的身体?

    呵呵,太无耻了呀……

    听着众人的耻笑,房俊也无语了。二十一世纪的哲学思想,果然不是中世纪的人能够领悟的啊。

    看了看笑得最凶的程咬金和尉迟敬德,房俊不屑的撇撇嘴,没文化,真可怕……

    但是他可以鄙视别人,可不敢鄙视李二陛下。

    眼见李二陛下已经有爆的趋势,房俊赶紧说道:“陛下息怒,草民的意思是说,即便陛下杀了我的人,但是我的心里依然不服啊……”

    李二陛下狞笑道:“不服?那就再杀一遍,杀到你服为止!”

    我勒个去!

    这是要鞭尸么?

    房俊激灵灵打个冷颤,赶紧说道:“陛下且容我与郭司农辩论一番,便知道我所言非虚!”

    李二陛下看了看他,阴仄仄说道:“行,省的你不服,朕便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能说服郭司农,朕不仅恕你无罪,还重重有赏!可你要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朕虽然不至于要你的脑袋,可也轻饶你不得!”

    房俊这才吁了口气,没办法,身为九五至尊,气场太强大了!

    缓过劲儿来的房俊,其实很想问一句:要不,您就取消了我跟高阳公主的婚事,算是惩罚行不行?

    当然,这话绝对不能说,起码不能现在说,否则下一刻李二陛下就会化身狂暴的霸王龙,一爪子就将他碾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