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佞臣!
    宦海沉浮几十年,如今屹立于文臣之巅、权倾朝野,房玄龄的政治嗅觉无比敏锐,往往能于风未起时便察觉到其中涌动的暗潮,从而提前布置,趋利避害,无往而不利。

    耳听陛下问到此犁可曾命名,房玄龄便知不妙!

    献上这曲辕犁,乃是真真正正的大功一件,谁都不能否认,即便是朝中为数不多跟他房玄龄不是一条路的大臣,也不敢睁着眼睛说瞎话,有一言半语的毁谤。

    所以当房家跟他商议想要在大朝会上献上此犁的时候,房玄龄便当即赞同,并且打好腹稿,想要以此为房俊谋一个官职。

    房玄龄的爵位,必然是由长子房遗直承袭的,便是家产,也得是房遗直承担大头,其余的几个儿子也分不到什么东西。幸好房俊看起来敛财之能尚算不错,那么房玄龄自然想要为房俊谋一个锦绣的前程。

    虽然作为房玄龄的儿子,房俊出生便拥有荫萌的权力,成年之后便可以在吏部登记,由朝廷安排官职,但那绝对与陛下亲口敕封的官职不同!

    所谓荫萌,便是靠着老子才能当官,说白了就是“幸进”,虽然当官容易,但是没人瞧得起不说,按照规矩,也会止步于三品,若是没有显耀的政绩,再难寸进!

    至于同高阳公主成亲之后自动晋升的那个“驸马都尉”,无权无势,那就相当于一个称号,没人瞧得上……

    陛下亲口敕封就不同了,堂堂帝王金口一开,怎么的也得是个世袭的爵位吧?

    自进入大殿开始,房俊表现的很是有些惊艳,房玄龄老怀大慰,心里正琢磨着如何跟陛下求一个正经的官职,让房俊有点正事可做。

    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让房玄龄陡然升起危机感!

    自己这个儿子的本性,房玄龄再清楚不过,就算现在的表现再完美,也无法掩饰其楞怂的本质!

    陛下为何有此问?

    那是因为这位皇帝陛下最最在乎的就是名留青史,眼见这个新式犁杖极有可能改变千百年来的耕作效率,从而风靡天下,岂会放弃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是自己这个儿子,搞不好还真就已经给这个犁杖起好了名字!

    如此,岂不是让陛下失望?

    送到眼前的名留青史的机会没了,是谁都会不爽,那么献犁的功劳自然大打折扣!

    房玄龄心里着急,迈出一步,张口就想说“请陛下命名”!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但见房俊扬起那张帅气的黑脸,露出雪白的门牙,笑得比傻狍子还傻:“啊,已经命名了!”

    眼见李二陛下那张俊脸已经以肉眼可见的度黑了下去,房玄龄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跳出去掐死这个混蛋玩意!

    旁边的长孙无忌似笑非笑的看看房玄龄,轻声笑道:“呵呵,二郎真是人才呀……”

    房玄龄眼角一抽,千年的老好人也快要暴走了,恨不得一口唾沫啐到长孙无忌脸上,大骂一句:“你才是人才,你全家都是人才!”

    长孙无忌对房玄龄的怒火视而不见,心情畅快到不行!

    身为赵国公,虽然刚刚被房俊气得差点厥过去,可也不能当面打击报复,那样更丢人!不过现在看着房俊的笑话,刚才受得气全都无影无踪了。

    呵呵,这个傻小子,诺大的功劳凭空腰斩一半,还傻乎乎的完全看不出形势……

    郭嗣本也惋惜的叹口气,他对房俊真的起了爱才之心,自是对房俊这种“罔顾圣意”的愚蠢做法很失望,可是当着文物群臣的面,也不好提点什么。

    大臣里头有看出其中缘由的,也有人惋惜,有人嘲笑。

    李二陛下只觉得心里堵得慌,本来已经趋于完美的一件事,就这么留下了一个瑕疵,让人很是不爽。

    不过他到底是有肚量的,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失望和烦躁,有些生硬的问道:“是什么名字?”

    房家犁?

    二郎犁?

    在他想来,也就是此类的名字了,依着这楞怂的性子,必然借此犁杖好生炫耀一番。

    可惜呀……

    房俊好似浑不知众人心态,依旧笑呵呵的,向着李二陛下躬身施礼,口中曼声吟唱:“心潮如浪急翻卷,难按肺腑万千言。太极宫中彻夜论殷鉴,君与臣手相执坦诚吐真言。为君者节欲尊贤莫轻慢,为臣者坦言诤谏才能社稷安。抚今追昔生百感,初衷岂因时日迁?剖肝沥胆,竭诚相见,固本浚源!方能够同心协力,共铸盛世太平年!”

    大殿之上,君臣寂静,只余下房俊晴朗的歌音,在金壁殿宇之间回荡。

    所有人都愣住了,都拿一副见鬼了一样的神情看着房俊。

    这这这……也忒不要脸了!

    房二郎,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便是脸厚心黑的李二陛下,面对如此红果果的吹捧,也是一副赧然之色……

    房俊轻笑着,看着众人的神情,将无耻进行到底:“草民有幸,能生于此国泰民安、贤君当朝的贞观盛世,心底感念涕零,是以,将此犁命名为——贞观犁!”

    贞观犁!

    此言一出,大殿之中轰然作响!所有人都惊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正气的房俊。

    居然是“贞观犁”!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名字更显示出这个年代的华丽耀眼?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名字更能让这位帝王的名字流传于千古之后?

    还有什么能比……房俊更无耻?!

    即便是见惯风浪官居极品的长孙无忌都有些傻眼了,贞观犁?

    特么的房老二,你还敢不敢再无耻一点?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房玄龄也愣住了,贞观犁?呵呵,真是无耻啊,这特么还是我房玄龄的儿子么,丢人呐……

    最激动的人,莫过于李二陛下!

    先是这曲辕犁的巧夺天工,能够给大唐带来的利益,令李二陛下兴奋莫名;接着却是得知此犁已经命名,凭空失去了一个让自己名传千古的好机会,很是郁闷,总不能强行命名吧?再然后,房俊这个混小子给自己来个一个神反转……

    贞观犁!

    对于追求名声甚于一切的李二陛下来说,几乎没有比这个更高的褒奖!

    可以想象,随着此犁风靡天下,“贞观犁”的名字必然会被百姓口口相传,而“贞观”儿子必将流传天下、流芳百世!

    李二陛下咧着嘴,差点就要笑出声来!

    捋了捋颌下美髯,心情那叫一个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