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功则赏
    李二陛下差点就爽翻了!看着眼前这个黑脸的小子,越看越喜欢,越看越中意!

    朕心甚慰啊!

    而满朝文武,则对房俊的无耻有了清晰的认识,简直就是无下限啊!

    佞臣!大大的佞臣!

    当然啦,其实更多是羡慕嫉妒恨……你说这事儿咋就不是咱办出来的呢?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郑重说道:“郭爱卿,这贞观犁汝定要令司农寺好生复制,待朕颁旨,传行天下!”

    郭嗣本躬身领命。

    李二陛下再看向房俊,见这小子一脸淡然,丝毫不居功自傲,心下甚喜,琢磨着要怎么赏赐才行。他李二手执乾坤,最是赏罚分明,如此大功,若是不能重赏,岂能显示出帝王霸气?

    正琢磨着,身边突然有人咳嗽一声,一人自朝班中站出来,李二陛下眼角一阵抽搐,心底咯噔一声!

    坏了!

    这老货莫不是又要跟朕唱对台?

    大意了啊!面对“贞观犁”一时没能掩饰好心里的得意,这是被这老货抓住痛脚了!

    你娘咧!这大过年的,又恰逢这天大的好事,就不能让老子好好的爽一把?

    李二陛下顿时脸色阴沉,扭头看着从朝班中走出的老者,咬着牙说道:“魏卿可有话说?”

    看着这张方方正正、布满老年斑的老脸,李二陛下恨得牙痒痒,这老货,跟朕找茬找了一辈子,你就不腻歪?可是再看看那原本笔挺的腰背现已佝偻,头胡须已经花白,心里又是一阵唏嘘。

    岁月不饶人啊!

    魏徵昏黄的老眼看看陛下古怪的神色,岂能不知陛下心中所想?

    自己虽然以谏诤之臣立于朝堂十几年,外界皆传正直之名,美誉无数,但是魏徵知道,也就是眼前这位胸怀宽广的帝王,才能容得下他百般的执拗,成就自己注定流传青史的美名。

    若是换了任何一位皇帝,胆敢如同自己这般挑战帝王权威,老早就砍了脑袋、抄家灭族了。

    眼前的陛下从初识之时的俊朗风流、英姿勃,到现在的沉稳厚重、华早生,时光乍逝,这个国家蒸蒸日上,但是大家都老了。

    自己还有几年好活呢?

    陈年往事历历在目,似乎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给眼前的这位胸怀天下的帝王添堵,难道真的要执拗一辈子吗?

    这位,真的千古闪耀的帝王啊!

    英明神武、胸怀天下、扬威域外、赏罚分明……

    虽然道德上有瑕疵,但是这些年的成就,已经注定了必是荣耀万世的千古一帝!

    罢了,罢了……谏诤了一辈子,或许,也该顺着一回……

    想到此处,魏徵将到了嘴边的谏诤之言咽下,微微躬身,说道:“此般利国利民之器,一经出世,必然流传天下、泽被苍生,千秋万世之后,天下子民也必然感念陛下仁德爱民之心,为苍生贺!为吾大唐贺!为陛下贺!”

    满朝文武微微一愣,紧跟着也大声附和道:“为苍生贺!为吾大唐贺!为陛下贺!”

    洪亮的声音在太极殿上回荡,即便是殿外等候觐见的官员,也听得清清楚楚。大家虽然不知道生何事,但随大流拍马屁可是最基本的为官准则啊,当下也都齐声跟着赞颂。

    “为苍生贺!为吾大唐贺!为陛下贺!”

    几百名官员齐声赞颂,那一股激荡寰宇的气势在整座太极宫蔓延开来,直冲云霄!

    李二陛下眼睛都红了,呼吸顿时粗重起来!

    他李二的皇位来路不正,所以,他比任何一位帝王都渴望得到认可!

    所以,从登基即位以来,他夙夜难寐、呕心沥血,做梦都想当好一个千古未有的好皇帝!不允许自己犯一丁点的错误,不允许自己有一丁点的懈怠!

    每一次面对魏徵毫不留情面的谏诤,他都恨不得将这老货挫骨扬灰!

    可他也明白,魏征说的对,想要做个好皇帝,自己就必须认识到错误,按照魏征说的做。

    但是,他也是人!还是一位手执乾坤、掌握着万千人生死大权的赫赫帝王,怎会没有好恶、没有私心、没有欲望?

    但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所有的可能阻碍自己成就宏图霸业的负面情绪,都必须狠狠的压制!

    面对“贞观犁”,他的确有些得意忘形,可就在他一位又要被魏徵斥责的时候,这老货居然一反常态,唱起了赞歌?

    这一瞬间,李二陛下只觉得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汗毛孔都舒坦的张开来,一股沉积了十几年的郁气一朝宣泄,那叫一个舒爽!

    不得不说,人就是贱!

    这要是换了别人说出这番话,李二陛下高兴肯定是高兴,可也仅此而已。身为帝王,好话听得还少了么?

    可这话从一贯唱反调的魏徵嘴里说出来,那效果就截然不同!

    李二陛下哈哈大笑,亲热的将魏徵搀扶起来,客客气气的问道:“魏卿既然也认为此物意义重大,要如何赏赐房俊才好?”

    魏徵微微一笑,恭恭敬敬的说道:“功绩已有定论,赏罚皆在帝心,老臣岂敢越俎代庖?”

    这就表明了态度:今儿给皇帝你面子,你爱咋赏就咋赏,哪怕再怎么不合适,我肯定不跟你唱反调就是了……

    李二陛下心里这个舒坦啊,心说你魏徵要是总这么识趣,老子的心情岂不是每天都这么快活?

    只要魏徵不唧唧歪歪,那就没人敢质疑自己了!

    李二陛下心情好得不得了,就想要封房俊一个大官,反正献“贞观犁”的功劳在这儿摆着,他老爹房玄龄又杵在一边儿,谁不长眼了会反对?

    李二陛下捋了捋胡须,便说道:“房俊大功,功在千秋!朕岂能寡恩?敕封……”

    说道此处,猛然想起一件早就准备好的大事,差点抽自己一个嘴巴!人果然不能得意忘形啊,这一得意,就险些坏了大事!

    幸好反应得快,及时收口,否则现在敕封了,待会儿还怎么封?

    那个功劳,可也不比这“贞观犁”小多少!

    李二陛下及时收口,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话音一顿,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房玄龄,问道:“房卿啊,以你之见,房俊应当如何赏赐?”

    众人闻言,就有些腹诽了。

    谁不知道房玄龄淡泊随和的性子?这人即便是放在眼前的好处都不会去伸手沾一点,你这么一问,他好意思讨一个大赏?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

    果不其然,房玄龄上前一步,走出朝班,恭声说道:“房家世受皇恩,粉身碎骨也无法回报万一,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岂敢邀功?”

    李二陛下很大气的一挥手,说道:“有功当赏,有过当罚,朕岂是赏罚不分之人?朕便敕封房俊为新乡县侯,卿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