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坑儿子的爹
    “嘶——”

    大殿中顿时响起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一众大臣各个有些傻眼,这就县侯了?

    眼下已不是当初国家未稳、扫荡群雄的时候,官位随便怎么高,但对于爵位的赏赐却极是慎重,寻常所赏赐的,大多只是勋位而已。

    而现在,陛下居然一下子就拿出一个县侯的爵位!

    大唐的爵位等级,凡爵九等,一曰王,正一品;二曰嗣王、郡王,从一品;三曰国公,从一品;四曰开国郡公,正二品;五曰开国县公,从二品;六曰开国县侯,从三品;七曰开国县伯,正四品上;八曰开国县子,正五品上;九曰开国县男,从五品上。

    第六等开国县侯,不但是从三品,而且世袭罔替、食邑千户!

    众所周知,因李二陛下曾任尚书令一职,所以贞观起始,此职位便一直空缺,现下大唐朝廷具体管事的官职,就是尚书左右仆射、京兆、河南、太原三府的府牧、以及各地军镇的大都督、大都护,这些官职才是从二品!

    从三品的开国县侯,对应的官职是御史大夫、秘书监、光禄、卫尉、宗正、太仆、大理、鸿胪、司农、太府等卿、左右散骑常侍、国子祭酒、殿中监、少府监、将作大匠、诸卫羽林千牛将军、下都督、上州刺史、大都督府长史、大都护府副都护……

    这特么都是在京中则位高权重、在地方则一方诸侯的官职啊!

    不少人眼睛都红了!

    即便这个“贞观犁”很好很强大,也不至于就得了一个开国县侯的敕封吧?

    这叫那些跟随陛下东征西讨、血染征袍的兵将们怎么看?

    要知道,除了极少数的名动天下的国公之外,大多数立下赫赫功勋的兵将们,连个开国县男都捞不到!

    魏徵也有些愣,为难了。

    刚刚自己表态,今儿不跟你作对,这一回头你就搞出这么大个事儿?

    敕封一个开国县侯,过了!

    可自己话说出去了,这一眨眼就要自食其言么?但是要默认了,又实在是如鲠在喉。

    魏徵纠结了……

    房俊心里差点美翻了!

    这就封侯了?

    哥以后也是贵族了啊,不仅哥是,以后咱儿子也是,孙子还是,只要不犯大错,只要大唐不倒,那就生生世世是贵族!

    在这一刻,什么民主什么自由都抛到九霄云外,差点为这个美好的封建社会大唱赞歌!

    说一千道一万,无论是那个体制,只有既得利益者才会去拥护……

    李二陛下却是笑而不语,看着房玄龄,目光闪烁。

    房玄龄似乎也并不怎么惊讶,只是一味的推迟:“未有战功,便即封侯,岂非幸进?万万不敢受。”

    李二陛下略一沉吟,说道:“君无戏言,房卿坚持不受,岂非为难与朕?”

    房玄龄这才说道:“前些时日,小儿遗爱曾与老臣商议,这玻璃之法利益甚大,若是经营得当,可以月入千万。吾房家世受皇恩、荣宠备至、无以为报,便将次法献于陛下,充盈吾大唐国库!”

    言下之意,这个县侯有些重了,单单一个“贞观犁”还不太够分量,所以咱再加上一个玻璃,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然而此言一出,当即震得在场诸大臣脑袋嗡嗡作响。

    房俊更是愣在当场,整个人都傻掉了……

    老爹,我啥时候跟你商量把玻璃献出去了?还指着这玻璃敛财聚富积攒下一个大大的家业,子子孙孙不愁吃穿、世世代代花用不尽呢……

    你这老爹,简直就是坑儿子啊!

    房俊眼睛都红了,当即急忙出声道:“不是,那个,爹啊……”

    房玄龄瞪了他一眼,呵斥道:“住嘴!平素吾虽教你居功不可自傲、行事唯求低调,但此乃是影响国策之大事,必可提振国民信心、激励兵将士气,岂可如同以往那般沉默不言?此事老夫自有主张,汝无需多言!”

    朝臣们纷纷议论,大赞房玄龄心在社稷、甘于奉献!

    虽然不知那玻璃之法的底细,但现在市面上已经有零星的玻璃制品流通出来,那精巧细致的造型、晶莹剔透的色泽,无一不是巧夺天工,每一件都简直连城!

    想来必是极其难以制作的手艺与稀少珍贵的材料,可现在房家说拿就拿出来了?

    大气!

    如此一来,原本还对于陛下敕封的这个开国县侯有所不满之人,都闭上了嘴巴。

    毫无疑问,那玻璃可是能在极端的时间内将房家推上极高的地位,聚敛富可敌国的财富,可人家眼睛都不眨就献出来了,这份气概,谁能不服?

    更不用说陛下得到这玻璃之后,必将大大的丰盈国库,这份功绩,封一个县侯真心不为过!

    别管真心佩服还是暗骂傻瓜,反正大殿之上一片敬佩赞美歌功颂德,俨然大同世界!

    唯独房俊黑着一张脸,红着眼珠子,死死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想不通,老爹你是脑袋被驴子踢了么?

    怎么能干出这般傻事!

    可他也知道,此事既然在太极殿上提出来,那就成了定局,绝对不可能反悔。

    被敕封县侯的喜悦起码消散了一半,心若滴血,那可都是钱啊……

    李二陛下哈哈大笑,对房玄龄隐晦的眨眨眼,说道:“即是如此,朕只赏了区区一个县侯怕是有苛待之嫌啊,不如这样,加左仆射房玄龄太子少师,众卿以为如何?”

    太子少师,官名。与太子少保、少傅,合称太子三少或东宫三少,原是天子或太子左右最亲近的人。“师”是传授其知识的,“傅”是监督其行动的,“保”是照管其身体的,即分别是负责君主智育、德育、体育的人。

    隋唐以降,太子的师傅均以别的官衔任命,“三师”、“三少”均为加官赠官的官衔,没有职事,只相当于一个荣誉头衔。

    众皆称善,谁脑子犯抽了才会去反对,这明显就是陛下跟房玄龄早就商量好的,拿大殿之上唱起双簧嘛!

    再说,以房玄龄的官职资历以往功绩,陛下再厚待也不为过,即便是长孙无忌这样的大臣也无法去反对。

    房俊也算是看明白了。

    老爹这是早已谋划了将玻璃之法献于李二陛下,但估计是怕自己反对,所以干脆拿到正旦大朝会上造成既定事实。

    这算盘打得确实不错,自己就算再浑、再舍不得,也不可能在这个场合、当着这么对人驳了老爹的面子……

    可问题是,玻璃是我弄出来的啊,专利权什么的咱就不说了,可连拥有权都没了?

    真特么没人权的万恶的旧社会啊!

    这货浑然忘记了,刚刚他还因为封了县侯赞美这万恶的旧社会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