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官职
    李二陛下怒火中烧,他就想不明白了,这房二莫非是他李家上辈子的冤孽?

    自己的几个儿子,除了李恪好一点之外,其余沾边的都没好事,就像天生对头一样。

    其实对于魏王李泰的所作所为,李二陛下不可能毫无觉察,也不可能听之任之。但是他始终认为,这一切不过都是年少轻狂,待到年岁渐长,必然会稳重下来。

    毕竟,当一个好皇帝,私德绝对没有能力重要。

    嗯,起码李二陛下是这么认为的,就像他自己一样……

    若只是简单的冲突,李二陛下绝对不至于这么大的火,但是房俊今天做的事实在是太过分了。李二陛下几乎可以想见,日后他若是提出由魏王李泰取代太子之位,那些反对派必然会哪今天这卖炭翁说事儿。

    最重要的是,这极有可能成为魏王李泰毕生的污点,搞不好都会写进史书里头!

    作为一个自诩为护犊子的父亲,李二陛下能不生气么?

    心里憋着火气,一脚一脚的接着踹。

    房俊护着头脸,任由李二陛下的大脚丫子往身上招呼,也不敢反抗啊……

    看李二陛下怒冲冠的样子,房俊也猜到大概是因为早晨那卖炭翁惹的事儿。当时他也想到了这后果,所以并不太意外,把人家儿子黑成那样了,还不许人家火?

    可是忍了一阵,现李二陛下一点停脚的意思都没有,房俊就忍不住了。

    当然,反抗那是万万不能的,那又没有活腻歪……

    不过他有杀手锏啊!

    趁着李二陛下喘气的当口,房俊赶紧从怀里掏出那封密折,高高举起,大声说道:“陛下息怒,微臣有密折奉上,事关汉东王刘黑闼……”

    李二陛下心里的火气还没出来呢,正要提脚继续踹,却被房俊这一声大叫惊得心头一颤,赶紧收了脚,讶然问道:“你说什么?”

    房俊吁了口气,说道:“此乃微臣同青州折冲府程处玄共同呈上的奏折,具体事由,均已详细记录,请陛下过目!”

    李二陛下一言不,劈手拿过密折,撕掉腊封,展开来仔仔细细的阅读。

    房俊揉了揉被踹得生疼的肩膀,心里暗呼好险,幸好这封密折白天的时候给忘记了,不然这个时候就没有挡箭牌抵挡李二陛下的怒火了,这位看上去可是真的怒了……

    好半晌,李二陛下才将这份奏折看完,盯着眼前的房俊,脸上的神色一会儿欣喜、一会儿愤怒、一会儿赞赏、一会儿释然……精彩极了。

    心情也是无比纠结。

    原因很简单,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眼光来看房俊了……

    也不知道怎么弄出一卖炭翁,将自己最看重的儿子的名声全毁了,自己恨不得踹死他;但是毕竟有献玻璃的功劳,自己还真就不能卸磨杀驴,何况也得照顾房玄龄的心情……

    可这还不算,一转眼的功夫,这混蛋又拿出一份密折,居然说汉东王刘黑闼的余孽被他给剿灭了?

    这可是实打实的大功!

    或许在世人眼中,影响力不如玻璃那么直观、那么轰动,但是在李二陛下心里,这可是去了他一块心病!

    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着,在那个三十六路反王肆虐、七十二路烟尘并举、神州板荡、四夷交侵的动荡年代,“李氏将兴、刘氏当王”的谶言如何流传天下!

    即便王世充坐拥洛阳、兵强马壮,但是李氏从未将其视为真正的对手,李氏的目光,一直都驻留在刘黑闼的身上!

    在这个年代,千万不能低估所谓的“谶言”对于民间、对于军心的影响力,那是一种对于命运的妥协、对于天地的敬畏!

    所以当李建成于馆陶、毛州打败刘黑闼的战报传至长安的时候,父皇李渊在宫殿里欢喜得手舞足蹈,笑言“天下尽在吾李氏手中矣”!

    所以,哪怕他李世民南征北战战阵无数,打下了大半个大唐的疆土,在父皇眼里,依然比不得李建成!

    所以,听闻刘黑闼的余孽伏诛,等于扒掉了李二陛下心头的一根刺!

    眼下,李二陛下对于房俊,那是又爱又恨,打不得骂不得!

    这前前后后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

    李二陛下真心无奈了。

    不打了?

    这小子毁了李泰的名声,让李二陛下心头恶心的要死,不打不足以出气!

    继续打?

    这小子前后立下两个天大的功劳,赏赐都赏赐不过来呢,还怎么打?

    屋子里诡异的陷入一阵寂静。

    李二陛下手里捏着密折,微微比起眼睛,脑子里思考着怎么处理房俊。

    房俊单膝跪在地上,也不敢抬头,心惊胆跳的等待李二大帝的裁决,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好半晌,李二陛下方才长长的吐出口气。

    “汝既已受爵,岂可身无官职,终日游荡无所事事?还不知要闯出多大的篓子!朕给你一个侍郎之位,上元之后,便去上任吧!记住,多看多学,少给老子惹事!”

    最后这一句,李二陛下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处置房俊是不行了,他这个皇帝还没有昏庸到随心所欲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程度。可是一卖炭翁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他还得琢磨怎么去消除这诗对于李泰的负面影响。

    “诺!陛下若是无其他吩咐,微臣……告辞了?”房俊偷瞄这李二陛下难看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房俊也不知道侍郎是个什么官儿,按着自己这个侯爵的爵位来说,想来必是不低的,反正他也没想什么权倾朝野还是怎么的,赶紧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开面前这头虽是可能爆的霸王龙才是当务之急……

    李二陛下攥了攥拳头,咬着后槽牙:“赶紧给老子滚蛋!”

    “诺!”

    房俊如蒙大赦,干脆利落的应了一声,站起身,弓着腰,撒腿就跑……

    “砰”

    身后的屋子里传出一声闷响,估计是李二陛下又踹翻了一张案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