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内情
    房俊跟着内侍战战兢兢的由后门走出太极殿,刚一出门,便遇见多时不见的“冤神”李君羡。

    这位身着皮甲,红色披风,剑眉飞扬虎目含威,很是有点英姿勃的味道。

    只是,可惜命不好啊……房俊啧啧嘴,心里感叹。

    李君羡迎上来,对那内侍挥挥手:“你且回去吧,某送一送房二郎。”

    那内侍面对这位执掌“百骑”的陛下近臣,很是有些惶恐,闻言略带紧张的赔笑躬身,转身走掉。

    房俊拱拱手:“有劳李将军了。”

    李君羡爽朗一笑:“有幸同房大才子同行,可是某的荣幸啊,呵呵,请!”

    房俊苦笑,摸了摸鼻子,摸不准这位是恭维还是挖苦,只得不说话,跟着对方向宫门走去。

    皇宫内的积雪早已清扫得干干净净,脚下光滑平整的青石板反映着宫殿高墙上挂起的红灯笼,有些淡淡的红晕。

    巍峨雄伟的太极宫被这些红灯笼散的光晕隐藏在视线之后,突兀的呈现出一种神秘、压抑的气势。

    正殿里的宴会尚在进行,不时路过的供应食物酒水的宫女内侍俱是行色匆匆,担当见到李君羡和房俊的时候,都会恭敬的让开道路避在一边。

    李君羡手扶着腰间横刀的刀柄,微微错开身走在房俊前头,扭头微笑说道:“二郎可真是好本事,这才几日不见,便已然是侯爵了?等到明日赐下仪仗印绶,某就得口称侯爷,恭敬行礼了!”

    “唉”房俊摆摆手,随口说道:“某这便宜侯爵来得轻松,也就没啥分量,谁会当回事儿?不过是有个官身,能凭白领一份朝廷俸禄罢了,不当事儿,不当事儿!”

    对于李君羡,房俊的心思很是纠结。

    一方面这人的确是很受李二陛下待见,从其能够执掌“百骑”便可见一斑,李二陛下对其极其信任,倚为耳目。可另一方面,却由于房俊“未卜先知”知晓李君羡未来的凄惨结局,也明白即便是交好此人也用处不大。

    但事实上,房俊对于李君羡的观感很不错,此人虽然简在帝心、手握实权,但不骄不躁,为人八面玲珑,是个可交的对象。

    李君羡笑得有些意味深长:“这侯爵或许有人的确看不入眼,但是二郎你这官职,可是有不少人都看的红眼……”

    房俊略感意外,那个什么工部侍郎的官职,可是刚刚在太极殿的后殿里李二陛下敕封的,当时除了一个老太监也没别人了,这李君羡如何知晓得这么快?

    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这是李二陛下老早就准备好了啊!

    也就是说,即便自己没有那封密折、没有在青州立下大功,哪怕真的得罪死了魏王李泰,这个所谓的工部侍郎都是板上钉钉的。

    换个说法,也就是说这个青州的功劳正好撞上李二陛下的火头,就这么华丽丽的白瞎了……

    想到此处,房俊郁闷得差点吐血……

    都怪自己老爹,非得逼着自己连夜入宫呈上这密折,却是亏大了!

    不过李君羡话里的意思……

    “一个工部侍郎而已,谁会眼红?”房俊奇怪问道。

    “咳咳……工部侍郎……而已?”

    李君羡闻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神情古怪的看着房俊

    房俊有些莫名其妙:“工部侍郎啊,很大的官么?”

    也不怪他对这个官职不上心,实则从那前世的历史知识和今世那“粗鄙”的见识来说,这个官儿真心不咋滴。

    为什么呢?

    先这个工部,那就不是个吃香的地方。

    朝廷六部,吏户礼兵刑工,历朝历代大体俱是依次排名。

    掌管人事升迁的吏部最重,主管钱粮的户部次之,而负责工程营造的工部最后。

    怎么看,都是个垫底的地方,而且这是唐朝啊没有什么全国大开楼盘房地产,工部能干个啥?

    李君羡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呵呵……”

    被嘲笑了……

    房俊有些不爽,阴着脸问道:“难道工部还是个好地方不成?即没有人事大权,又握不着钱袋子,也不能指挥军队,就是盖盖房子修修园子,还有很多人抢着去不成?”

    李君羡想了想,觉得应该提点这个自己蛮和眼缘的愣小子:“二郎去了工部具体的分工是什么某不知道,但是某听闻一件事,魏王殿下可是刚刚将自己的心腹送上侍郎之位……”

    房俊愕然:“陛下是要某去顶替了这位魏王殿下之人?”

    李君羡解释道:“非也,六部原本只有尚书侍郎各一位,但是二郎你这个任命是陛下金口御赐,并未提及原先的侍郎,所以自是格外开恩,与原先那位并列……”

    说道此处,他揉了揉脸,颇有些无语的说道:“再说,即便是垫底的工部,可那也是个侍郎啊,六部尚书的副手,你居然好像还蛮嫌弃的样子?”

    李君羡这么一说,房俊也有些恍然。

    我勒个去!他一直对于古代的官职没有什么清晰的感受,原本的房遗爱也是傻不愣登混吃等死的货色,只是知道什么宰相尚书大将军之类的。这么一想,好像也是个司局级的高官啊?

    上辈子仗着一个好文凭,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狗少,整日里殚心竭虑的笼络下级、逢迎上级,勾心斗角、溜须拍马,奋斗了多少年也不过是混了个副县级的官儿。

    可这转世重生一回,稀里糊涂的就是司局级了……

    心里既有荣登高位的欣喜,也有如在梦中的恍惚,更有价值观崩溃的茫然……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正说话间,宫门已遥遥在望。

    一处殿宇之间的阴暗过道路陡然走出一个内侍,站在路边,恭声说道:“房二郎留步,杨妃娘娘有请。”

    房俊二人站住脚步。

    李君羡微微皱眉,看了房俊一眼,欲言又止,似乎对于这个杨妃娘娘的邀请颇为意外。

    房俊则茫然问道:“哪位杨妃娘娘?”

    对于李二陛下强大的后宫,无论前世今生,房俊都缺乏足够的了解。

    那内侍恭恭敬敬的说道:“回二郎的话,是吴王殿下的生母,杨妃娘娘!”

    房俊恍然。

    李恪的老娘?那岂不是隋炀帝的女儿?

    她要见自己干嘛?

    或许是知晓自己跟李恪关系不错,所以套套近乎,赏赐点什么?

    不过无论如何,贵妃相招,那是不去不行的。

    房俊便道:“李将军且自便吧,某随这位公公去见杨妃娘娘。”

    “二郎自去,闲暇之余,某回去府上讨杯水酒,还望二郎莫要怪罪某刁扰才是。”李君羡目光闪动,意有所指。

    房俊心中一动,虽不知他到底何意,却也能收到善意,便笑道:“求之不得!正好,某农庄上新酿了一种白酒,醇如烈火、回味悠长,到时候请兄长尝尝,一醉方休!”

    李君羡哈哈一笑:“一言为定!某要耽搁,去吧。”

    言罢,微微拱手,原路返回。

    房俊这才向那内侍拱手道:“还请公公带路。”

    那内侍面无表情,微微侧身:“请!”

    当先向太极殿旁边一条阴暗的过道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