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朕懒得管他
    酒杯轻巧,晶莹剔透,薄如蝉翼。

    撞上坚硬的额头,当即片片碎裂,散落一地。破裂的瓷片划破额头的皮肤,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滑过眉骨,挡住了眼睛。

    周道务只觉得眼前血红一片,却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直到下意识的身手抹了一下眼角,手掌染上鲜红的血迹,这才爆出一声愤怒的吼叫。

    “房二,胆敢如此!”

    周道务怒冲冠,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楞怂还真敢无视自己,非但如此,居然还敢拿酒杯砸自己?

    多少年没有挨过打、丢过面子了?

    周道务已经记不清了,反正自打跟入宫成为太子殿下的侍读开始,几乎就没人敢在自己面前大声说话。即便是陛下的几个儿子,对自己也是面色和蔼。

    周道务霍然起身,脚下力,一拧腰,健硕的身形跃起,隔着桌子苍鹰一般向房俊扑去。

    房俊丢出一只酒杯之后便已起身,见到周道务跃起向自己扑来,想都不想,侧身一脚踹出去。

    活该周道务怒火冲心,只想着打回来,却忘记对面的房俊可不是柴令武这般的软脚虾。他凌空扑来,看似气势摄人、霸气无论,实则身在半空,却是露出浑身的破绽。

    眼见房俊一脚踹过来,半空中的周道务大惊失色,即无法用力更不能辗转腾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房俊这一脚踹在自己前胸心口。

    “蓬”

    “哗啦”

    第一声是房俊的脚踹在周道务前胸出的闷响,后一声则是周道务诺大的身体被这一脚踹得倒飞出去,撞倒了一个摆着花瓶的木架。

    木架破裂,花瓶粉碎。

    周道务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喘不上来气,眼前一阵阵黑,佝偻在地上,站不起来。

    所有人都傻了眼。

    房俊却是一撩衣袍的下摆,越过桌子,冲到倒地的周道务身前,狠狠的又是一脚踢出去。

    打架这种事儿,自然是要打得对手毫无还手之力才行,绝对不给对方喘息之机。

    又是“蓬”的一声闷响,周道务七尺身高健壮的身体居然被房俊这一脚踢得离地三寸,撞到后边的墙壁上。

    几位公主当即尖叫出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大凶威房俊。

    厅里侍候的内侍、宫女也惊声尖叫,乱作一团。

    柴令武完全傻了眼。

    刚刚周道务替他出头的时候,他还心中窃喜。这周道务将门世家,身高体壮,身手绝对一流,在柴令武想来,即便不能打败房俊,也至少是个僵持的局面。

    谁能料到一个照面不到的功夫,便被房俊摁在地上往死里踹?

    柴令武下意识的打了哆嗦,特么的这个房二,战斗力也太凶残了……

    却忘记了去拉架。

    还好王敬直反应够快,大呼道:“快拉住他!”

    这特么踹破麻袋一样,几脚下去还不给踹死了?

    程处亮自打周道务言的时候,便注意房俊的一举一动了。自家几位兄弟都跟这小子关系交好,对于房俊的行事作风,程处亮还是很有几分见地。

    果不其然,一句话不来,这位当即动手。

    程处亮不愿管这闲事,谁打谁也好,谁挨打也好,无所谓。更何况还是房俊把周道务摁住了踹,程处亮更是惬意了。话说这个周道务平素傲的不行,简直把自己等成亲王一般,眼角都飞到天上去了,谁都瞧不起,活该你有今天。

    不过看戏的心思被身边的妻子打断了,清河公主狠狠掐了他一把,怒道:“还不去拉架?”

    程处亮呲呲牙,无奈的起身去拉架。

    没办法,对于这个公主老婆,他是又爱又敬,不知不觉的这地位就下降了,变得言听计从,丝毫不敢违逆。

    程处亮心不甘情不愿的走过去,见房俊依旧不依不饶的往死里踹,赶紧拉住房俊的胳膊:“得了得了,还要踹死谁不成?差不多得了……”

    他本是见房俊状若凶悍,拽住房俊的时候便用了力气,谁知道这一拽之下,房俊轻飘飘的就被拽了过来,差点把他闪个跟头。

    和着这位根本没怎么用力,就等着人来拉架呢?

    程处亮哭笑不得,不过也暗自点头,这房二看似蛮横,实则心里极有分寸。

    周道务这才缓过气来,只不过房俊这几脚虽然并未踹在自己的要害,可也差点要了他的小命,腰像要断了似的,挣扎了几下,也没爬起来。

    从小到大,几时受过这般毒打、遭过这般屈辱?

    周道务到底硬气,躺在地上抹了一下额头还在渗出的血渍,哼哼唧唧的放出狠话:“房老二,你给我等……等着……”

    柴令武早就看傻了眼,不管怎么说周道务都是替他出头,他居然没反应过来,连搀都没上去搀扶一下,就傻呆呆的看着房俊逞完凶还一脸的云淡风轻……

    房俊呵呵一笑,看着周道务:“随时奉陪!”

    高阳公主瘪瘪嘴,心里很是不爽。

    柴令武的软蛋行为就不说了,整日里看似耀武扬威像个人物,虽知道对上房俊就完全变成软脚虾,就连正面对阵的勇气都没有,白白长了这么一副好相貌,还不如黑脸的房俊看得顺眼呢!

    至于这个周道务,不是说年轻一辈里头罕有的好身手么?武将勋贵那帮人吹嘘得如何厉害怎生了得,却一个照面就被房俊给放倒了。放倒了还不算,简直像个破麻袋一样随便踹……

    再看向房俊眼神,难免就多了一层难以言喻的意味。

    说到底,女人天生崇拜强者,哪个女人不希望有一个强大的男人,一辈子保护自己?

    这么一看,好像房俊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诶?

    我这心里想的都是什么,对这家伙产生好感了嘛?

    高阳公主心里激灵灵一下,赶紧晃晃小脑袋,将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甩开。

    本公主的男人必定是丰神如玉、俊秀倜傥、学富五车、温文尔雅的极品男人,绝对不是房俊这样的土包子!

    打了人,房俊的心情很爽,他有些奇怪的现,似乎自己自从穿越之后,性格变得越来越暴虐,往往一言不合就动手,跟以往那个春风拂面、和蔼可亲的副县长完全不同。

    虽然这里头大致都有给自己招黑、让李二陛下厌恶的念头,可越来越冲动的性格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样很不好!

    以后必须注意!

    看看周道务躺在地上起不来,柴令武小脸煞白手足无措,程处亮只是虚虚的拉着自己做做样子,高阳公主漂亮的小脸儿满是不爽,其余诸位公主驸马也都是一脸惊诧的样子,房俊撇撇嘴。

    “抱歉了诸位,扰了各位的除夕宴会,有时间再给各位赔罪,家里还等着某回去守岁呢,告辞!”

    说罢,冲诸人抱拳行礼,扬长而去。

    大家伙都有些目瞪口呆,这可是太极宫立政殿啊!殴打了当朝驸马,这就跟没事儿人一样拍拍屁股就走了?

    就不用等着陛下的责罚?

    事实上,在殴斗刚刚生的时候,便有内侍一溜小跑的溜去告状去了。

    周道务跟太子亲厚,小时候又在宫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不可能没有几个眼线,见到周道务挨了打,自然有人去陛下面前给房俊上点眼药。

    不过这内侍也不傻,他没去太极殿,而是跑去了韦贵妃的寝宫。

    韦贵妃是临川公主的母亲,周道务的丈母娘啊,由她去跟陛下哭诉一番,那效果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李二陛下尚在太极殿的后殿里琢磨着如何消弭掉房俊那一卖炭翁对于魏王李泰声誉的巨大影响,便见到韦贵妃在宫女服侍下一脸怒容的跑来了。

    “打了周道务?”

    闻听韦贵妃加油添醋的将立政殿生的事情一说,李二陛下以手抚额,觉得自己脑仁疼。

    事已至此,李二陛下算是完全明白了,房俊这个不省心的玩意儿,就是变着花儿的作死。他可不像外人那般觉得房俊是个楞怂货大棒槌,这家伙有勇有谋,目的只有一个——惹得自己厌烦了,便可取消婚约。

    简直岂有此理!

    朕最喜爱的女儿,就配不上你一个黑炭头?

    想要以这种撒泼无赖的方式取消婚约,哼哼,想得美!

    不过虽然气得不行,李二陛下仍然明白,那楞怂对于一般的责罚根本不怕,打一顿板子之类的,完全不当回事儿。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从长计议,绝对让你小子后悔所作的一切!

    既然不打算施以体罚,又不能白天封了官儿晚上就给撤了,所以李二陛下给了韦贵妃一个完全意外的回答。

    “那棒槌,朕懒得管他!”

    韦贵妃目瞪口呆,理解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