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过年
    房玄龄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是无语到极点,他就想不明白这小子为何就是看不上高阳公主,还要以这种自以为是的幼稚手段想要迫使李二陛下亲口解除婚约。

    话说,你小子真以为那李二陛下是吃素呢?

    君臣几十年,房玄龄对于李二陛下的性格再熟悉不过了,说不好听的,那就是属倔驴的,你越是跟他拧着干,他就越是不让你如意!

    现在可好,进宫一趟,也能跟人打一架!

    李二陛下岂能不生气?

    若是打一顿板子倒还好,气出了,也就没啥大事儿;可现在不闻不问的架势,越让房玄龄感到不妙,这必然是记恨在心,打算秋后算账啊!

    本来想着跟房俊好好谈谈,可这小子一回家就哈欠连天,联想到确实舟车劳顿困顿不堪,房玄龄也就忍住心里的气愤,挥手让他回屋睡觉,也不比守岁了,反正不差他一个。

    房俊如蒙大赦,立马回屋睡了个天昏地暗。

    只不过说是天昏地暗,实则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老娘揪着耳朵从被窝里给拎起来了。

    没辙,今天是大年初二,年还没过完!

    “故岁今宵尽,新年明旦来”,“烛尽年还别,鸡鸣老更新”。

    新年的时候,古往今来始终如一,先高兴的就是孩子,“燎火委虚烬,儿童炫彩衣。”而且唐朝人过春节时爆竹便已经是必不可少的,“新历才将半纸开,小庭犹聚爆竿灰”,写的就是唐朝人过春节放爆竹的情景。

    在唐朝以前,春节的时候是将竹子投进火堆里,出爆裂的声响,寓意驱赶邪祟。到了唐朝的时候,人们开始将竹筒填满火药,安上药线,点燃后响声宏大,声震四方。

    房俊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看着院子里孩子们欢天喜地的燃放爆竹,心里琢磨着是不是把火药的配方改良一下,咱也研制出火枪火炮这些玩意。不过这两样都需要优良的材质作为枪管炮管,又想起骊山农庄里的炼铁炉,不知何年何月能炼得出优质的钢材……

    至于梦想中的那些个榴弹炮啊加农炮啊什么的,就只能“呵呵”了……

    门上有家仆用桃木板写上神荼、郁垒两个名字,称为“仙木”或“桃符”。话说唐朝时虽然已经出现了楹联的形式,却还没有春节贴春联的习俗……传说神荼、郁垒是兄弟俩,他们“性能执鬼”,居住在桃树下。

    放了一阵爆竹,一家人围着一桌吃了一顿饺子,席间房遗直总是去看房俊,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有话要说,却终究没说出来。房俊精神不太好,也没留意。

    吃过饺子,又要吃“五辛盘”,这玩意又盘”,是由五种有辛辣气味的蔬菜拼成的,说是吃这种东西可以散人的五脏中的陈腐之气,从初一吃到初三,每天一顿,要连吃三天。

    反正房俊迷迷糊糊的吃了两口就不吃了,即便被老娘呵斥了几句,也打死不吃,这玩意实在太难吃了……

    吃完饭又补了一觉,直至日影西斜,才再次醒来,算是睡足了觉,养足了精神。

    尚未开饭,便有客上门。

    李思文和程处弼联袂而来,先是向房玄龄夫妇拜年,接着就凑到房俊的房间里。

    “吸溜……话说二郎这茶叶真不错,我爹在家直念叨好喝呢,还有没有,再给我二斤?”

    程处弼呷着茶水,说道。

    房俊无奈说道:“你都把你爹抬出来了,我敢说没有吗?真要是不给,保不准你爹明儿就杀上门来……不过真没多少了,这都是去年的陈茶,先给你一斤吧。眼瞅着开春了,新茶便可采摘,到时候要多少有多少。”

    一想到程咬金那混世魔王抖着满脸横肉捋着大胡子人五人六的喝茶,房俊就觉得那画风太美,简直不敢想……

    李思文盘腿坐在榻上,装模作样的呷了两口茶水,觉得不过瘾,嚷嚷道:“被我爹禁了酒,大过年的也不自在,嘴里快要淡出鸟来了,赶紧把你那烧刀子还是什么的弄一坛来!”

    房俊只得吩咐家仆去拿酒,否则这小子绝不会消停。

    程处弼看似形象粗豪,实则却是个稳妥的性子,一口一口呷着茶水,津津有味。

    李思文想起一事,看着房俊扼腕叹息道:“你可真有两下子,玻璃啊,那得是多大的利润?说献出去就献出去了,也不知道说是傻,还是赞你有魄力!”

    一说这事儿,房俊就心塞得不行,特么你当我愿意么?每年几十万贯啊,就换了这么一个破侯爵,简直郁闷得要死……

    倒是程处弼说道:“昨晚我爹还说,二郎这事儿干得不赖。玻璃那玩意利润太大,朝中那些个脸厚心黑的家伙一个两个全都红着眼珠子盯着呢,说不得啥时候逮着机会就一哄而上,到那时候可就坏事了。这时候献出来,实在是最好的法子。我爹还说,别看丢了利润,但是换来的东西绝对值。”

    “值个脑袋!就这么一个破侯爵,有什么稀奇的?”房俊没好气的说道,心里还是为那丰厚的利润心疼,若是有这些银钱在手,能干多少事儿?

    这时家仆送来一个小泥坛子,几只酒杯,还有几碟下酒的小菜。

    房俊让其放在案几上,挥挥手将其赶走,亲自拍开封口,给酒杯斟满。

    一股馥郁香醇的酒香瞬间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李思文最是好酒,拈着酒杯轻轻啜了一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赞道:“这才是酒哇!以前喝的那些玩意,简直连马尿都不如。”

    夹了一口切得薄薄的酱牛肉,放在嘴里咀嚼着,压低声音说道:“二郎你这就短视了,钱财这玩意多有多花,少有少花,其实无所谓。作为臣子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四个字:简在帝心!”

    这句话的出处在论语尧曰:“帝臣不蔽,简在帝心。”大意是说上帝的臣仆不敢蒙蔽,这都是上帝所知道的。

    “帝”在夏、商是君王死后的称呼,在周朝则专指天帝、上帝。随着皇权的神化,后人也把皇帝简称为帝,遂用“简在帝心”表示被皇帝所了解。

    “简在帝心”就是衡量一个人在皇帝心中的标准,如果简在帝心,说明皇帝已经知晓你的能力,并且注意到你,那你就离飞黄腾达咫尺之遥了。

    简单来讲,那就是皇帝看中你了!

    房俊不晓得这句话的来龙去脉,但是明白真实含义。

    “陛下难道就这么缺钱?”房俊不太理解,怎么献上一个玻璃就“简在帝心”了,那玩意在现阶段来说完完全全就是一种高档奢侈品,一点战略意义都没有。李二陛下虽然霸道,但是并不穷奢极欲,不像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啊?

    李思文嘿嘿一笑,续道:“陛下不是前隋炀帝,可他老人家心心念念的却总是想干一件前隋炀帝一辈子也没干成的事儿!”

    房俊秒懂!

    “东征高丽?!”

    李思文摇头晃脑:“孺子可教也!”

    房俊总算是明白老爹为何执意要将这玻璃之法献于李二陛下,不是为了换取什么侯爵、官职,而是要为李二陛下筹集东征的军费!

    换句话说,就是为房俊谋求这一句“简在帝心”!

    在李二陛下最想干、最难干成的事情上出了大力,以李二陛下的为人,还能不记着你一辈子的好?

    不过话说回来,李二陛下东征高丽是哪一年?

    房俊手指下意识的叩击着案几的桌面,微微眯起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