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未雨绸缪(上)
    大隋在文帝杨坚的统治之下极盛一时,但是隋炀帝杨广上台之后,短短十几年就土崩瓦解灰飞烟灭。历数朝代更迭,也就二世而亡的暴秦有的一比……

    总结隋朝的覆灭,开运河、修驰道、筑长城,这些把家底都败光的举措,都是直接的原因,但是要说最重点的一条,莫过于三征高句丽的失败,直接将大隋王朝送进了历史的坟墓。

    隋炀帝三征高丽的失败,高丽将隋军阵亡将士的尸骨筑成了一座京观。

    “身既死矣,归葬山阳。山何巍巍,天何苍苍。山有木兮国有殇。魂兮归来,以瞻河山。”

    寒风吹来,京观上的薄土被吹去,立刻便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所谓尸山血海并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而已。几十万烈士的忠魂便在此不断地嘶喊,召唤……

    几十万汉家儿郎倒在辽东的冰天雪地里,哪怕改朝换代,也不能磨灭那一份牵挂与耻辱。如论男女老幼,哪一个汉人不想把这笔账讨回来呢?

    而国人并没有让他们长久的等待,李二陛下上台不久,在贞观五年,立刻派广州司马长孙师进入高丽,毁掉这个京观,将前隋将士的尸骨一一收殓安葬。这次的行动是一个明显的讯号,他预示着远在长安的唐帝国并没有忘记高丽这块东北一隅最后的领土。高丽方面自然也收到了这个讯号,于是高丽荣留王高建武开始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工程,他用了十六年的时间在东北自扶余城,南至大海修了一条长达千余里的长城作为屏障,以此作为对抗唐军的本钱,两国之间的火药味再次浓厚起来。

    高丽,是一条横垣在李二陛下面前的一道坎。

    或者说是心魔也不为过。

    若不能征服高丽,他李二陛下也不过一代帝王而已,古往今来,帝王的数量还少了么?什么贞观盛世、什么天下可汗,都不过是泯然众人矣。

    可若是能横扫高丽,坐到隋炀帝未曾做到、甚至是古代所有帝王都未曾做到的事,那么他李二陛下就是功盖千古、彪炳青史的千古一帝!

    这是一份无与伦比的功业!

    当然,宝剑有双锋,一旦不能征服高丽或者是惨胜,李二陛下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国内的反抗势力死灰复燃,大好局面毁于一旦,更有可能让自己背上与隋炀帝相同的名声。

    要知道,隋炀帝那个“遗臭万年”的名声,可是少不了他李二陛下的宣传造势!

    若是自己也走到那一天,怎么办?

    但是,李二陛下就是李二陛下,哪怕后果不堪设想,可他强大的自信任然让他勇往直前。

    高丽,绝对不能任其统一半岛,必须去打!

    即便不去思考那些虚名,一个统一的半岛也是绝对不容许存在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这是李二陛下心中的执念,这也是国策,不容动摇!哪怕失败,自己没能征服高丽,自己的继承人也必须去完成这个伟大的战略目标!

    当然,李二陛下是明智的,隋炀帝前车之鉴,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国家战略就去贸然开战。

    为了万无一失,李二陛下现在就已经为了东征高丽做准备。

    不顾一切的筹集军费物资!

    所以说,房俊献上能够快聚敛钱财的玻璃,被李思文说成是“简在帝心”!

    也所以,房玄龄才会让他献出这么一个可以富可敌国的宝贝,因为没人比房玄龄更明白,对于李二陛下来说,将会对玻璃如何的看重。

    那相当于给房俊弄了一块免死金牌!

    古往今来,新年都是一个拉近距离的好机会。

    甭管亲疏远近,在这个普天同庆的节日里,都会笑呵呵的道一声“新年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不知是被李二陛下敕封了爵位官职,还是因为房玄龄觉得这个儿子已经成年,能够拎出来遛几圈儿,反正过完年这几天,房玄龄都会把房俊打出去,亲朋故旧朝中重臣挨家挨户的去拜个年,混个脸熟。

    房俊也是无奈,即便再不耐烦,也知道这是官场的应酬手段,这时候他不仅是代表自己,更是代表房玄龄。

    房玄龄位高权重、深得帝宠,不是所有人都够资格去给他拜个年的,可官场之上也不能交上不交下,对于那些送来了年礼却没资格面见的官员,便由得房俊和房遗直兄弟两个上门拜会一番,送点回礼,表达一下态度,关系就算是维系下来。

    不仅如此,关系亲厚一些的朝中重臣,也需要两兄弟亲自上门拜年,这是展示一下通家之好的手段。

    房俊最头痛的就是这个,因为大唐的这些个开国功臣里头,实在是有太多的奇葩……

    尉迟恭府上拜年的时候,这老黑货看着房俊那一张小黑脸,似乎极是中意,饭都没吃,就拉着房俊来到演武场,较量了一番。

    房俊虽说天生神力,但毕竟年幼缺乏对阵的经验,加之又不能真的伤了尉迟恭,很是被这老黑货狠狠的收拾了一顿,鼻青脸肿腰酸腿疼连饭都没敢吃就借着尿遁跑了……

    等到了程咬金那里更是要命!

    这老魔王领着一群小魔王当陪客,把房俊摁在酒桌上,高度数的烧刀子、秋天新酿的果酒、江南的花雕,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直把房俊灌得天昏地暗,醉得日月无光……

    直到第二天辰时末到了英国公李绩府上,房俊还盯着一双鱼泡眼,昏昏沉沉的宿醉未醒。

    “酒色均是刮骨钢刀,年青人自当节制,莫要等到老了才后悔。”

    李绩微微皱眉,看着哈欠连天、精神萎靡不振的房俊不悦说道。

    他是聪明人,房玄龄也是聪明人,这两个聪明人从来不参合朝中那些关于储位的站队问题,所以素来亲近,教训房俊两句自是不在话下。

    若是换了旁人,想要爱惜羽毛的李绩教训两句亦不可得。

    房俊歪在榻上,闻言苦笑道:“英国公不知,昨日去卢国公府上拜年,被那老匹……咳咳……老人家摁着灌酒,不喝又不行,实在无奈。”

    李绩想想程咬金那副混世魔王的痞像,连自己也拿他没脸没皮的脾性没法,年纪轻轻的房俊又能如何?也不禁莞尔,笑道:“那老匹夫却是混蛋,须怪不得贤侄,某冤枉你了。”

    房俊嘿嘿一笑,抿了口茶水,精神振奋了一点。

    话说他的“炒茶”被他不要钱的白送给长安城中的王公贵族,反响极好,不出意外的话,待到春茶上市正是售卖,又是一个来钱的渠道,虽然比不得玻璃的暴利,想来也是不差的。

    “小侄听闻,陛下有意远征高昌国,可有此事?”

    房俊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绩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呵斥他妄谈国事,而是淡然说道:“怎么,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