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有才,就别藏着
    在英国公府上用了午饭,过晌才回家。

    席间非但不见英国公长子李震,亦不见李思文,据说这小子是去曹州老家吊唁去了,但是就连活泼秀丽的李玉珑也没见着,这就让房俊有点若有所思不是滋味。

    这是要成亲了,开始避着外边的男人么?

    对于李玉珑,房俊到没有什么出格的想法,但是从一个小鼻涕虫一样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丫头片子,直到变成一个冰雪聪明俏丽妩媚的大姑娘,再到就要嫁作人妇成亲生子……

    总是有一点患得患失的不自在。

    回到家里,泡上一壶茶,闷闷的坐在书房,有些神游天外。

    直到日影西斜,一壶茶泡得白,房遗直敲门进来。

    房俊站起身:“大兄,寻我何事?”

    他这位便宜大哥,那性格就是典型的书呆子,平素见了兄弟姊妹都是板着脸,做出一副为兄长者严肃沉稳的样子,等闲不说闲话,若非有事,断然不会到他这书房里来。

    房遗直搓搓手,坐到房俊对面的胡凳上,神色忸怩,眼神在屋里乱飘,却不说话。

    房俊无语,这什么毛病?像个娘们儿似的……

    过了半天,房遗直仍是扭扭捏捏有口难言的样子,房俊只得说道:“你我兄弟一母同胞,自当互敬互爱相互帮扶,大兄若是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但讲无妨。”

    他这么一说,房遗直显然更加不好意思了。

    直到眼见房俊快要没了耐性,这才吱吱唔唔的说道:“那个……二郎,晚间有一个宴会,希望你能陪为兄去参加。”

    房俊奇道:“什么宴会?都有何人?”

    房遗直说道:“都是昔日弘文馆的同窗,皆是贵戚子弟,但亦是饱读诗书志同道合之辈,平素走动不断,闲来清谈诗文佳句,讨教经义……”

    房俊脑袋都大了一圈儿:“大兄,兄弟我啥样你不知道哇?经史子集没一本读全了的,你这让我去岂不是丢人现眼?”

    最讨厌这些文艺青年了……

    房遗直憨笑两声,搓搓手说道:“那啥……可是为兄已经替你报名了啊……”

    房俊觉得这位大哥实在是脑子有问题,你去清谈什么文学,扯上我干什么?还给我报了名?管的有点宽。

    可是毕竟是大哥,也不太好直接拒绝。

    便为难道:“这个……不好意思啊,大兄,您看啊您事先也没跟我说一声,我这边都约好了程处弼他们去醉仙楼喝花酒呢,事有先后,要不……下次?”

    “不行!”

    房遗直刚才还有些不好意思,这听了房俊的话,立马变成一副正人君子的说教模式,喝花酒也能说得这么光明正大、正气凛然?

    “不是为兄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自当将心思用在学业之上,虽说现在的年纪晚了一些,但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下得苦心,必能取得一些成绩……”

    房遗直振振有词的说道这里,突然好似想起了什么,越说越心虚。

    房俊苦笑道:“得了,大兄,您要是真有什么事儿就直说,行不行?我对这个什么诗词文章真没兴趣,也没那个能耐。”

    明明可以靠脸……靠力气吃饭,干嘛显得去显摆文采呢?

    房遗直怫然不悦:“二郎莫非以为我好欺骗不成?”

    房俊不解道:“大兄这话是何意?”

    房遗直正色道:“且不说你那一笔功力深厚笔力虬劲的新式字体便可开宗立派,亦不说那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的豪放诗句,单单长安城外那一文字平白返璞归真的卖炭翁,便足以让多少饱学之士汗颜无地?即是有才华,又何必遮遮掩掩整日里拿出一副楞怂的模样示人?华而不实,心性不定,这很不好。”

    “那啥……”房俊眨眨眼,无言以对……

    有志者事竟成,百二秦关终属楚……我说过这两句话么?

    房俊想了又想,才想起似乎自己以前在书房无聊的时候写出来过,但是后来就不见了,自己也没在意,却不料被这位便宜大哥现了。

    他倒是很想说这不是我写的啊,这是人家蒲松龄写的,可是再一想,难不成那卖炭翁也说是白居易写的?

    白居易他爷爷现在都不知道出生了没……

    卖炭翁只是自己有些可怜那卖炭的老人,纯粹为了恶心魏王李泰而“剽窃”出来的,也曾想过这诗是否会让李二陛下认为自己其实有八斗之才五车之学问……可是居然让房遗直把自己当成文艺青年,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房俊很苦恼,他不想去。

    他去干什么呀?上学那会儿文言文学得就差,跟那些文艺青年根本没有共同话题,之乎者也的听不明白。唐诗宋词什么的倒是背的不少,可是咱是有良知有自尊有理想有追求的四有好男人,谁愿意整天靠抄袭过日子啊……

    可是若不去,恐怕房遗直就会当成他藏私、瞧不起人,一定会影响到兄弟感情。

    房俊不愿意那样。

    重活一回,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凌驾于前途和理想之上的,无比的看重。

    房遗直这人是有些迂腐,但可以说是至诚君子,房俊可不想再把兄弟之间的感情弄得很淡薄,像是历史上房遗直居然去告房遗爱谋反那样……

    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叹气说道:“那行吧,就依大兄之意,我去还不成?”

    房遗直这才点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欣然表情,说道:“到时候露一手震震他们,居然说某不知从何处得来那一副字,凭空按到你身上为你张目,要替你谋求一个好名声……真是的,某房遗直是那样的人么?”

    一边说着,一边忿忿不平的走出书房,离出门还嘱咐一句:“快点换套衣服,时辰不早了。”

    施施然而去。

    留下房俊在书房里极度无语。

    和着这是拿我的字句出去显摆,结果被人家怀疑了,所以非得拉上我去证实你说的都是真的?

    郁闷个天的,这位大兄还真是纯洁得……讨人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