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姑娘与丫鬟
    文艺青年什么的,最讨厌了……

    席间,房俊虽然吃得多喝得多,但是心情不好,吃得不爽。

    被那么多人冷嘲热讽,能好的了么?

    尽管房俊一再压制自己的火气,在褚遂良出言之后,也忍不住弄一柳永的词打打他们的脸。

    至于会不会有人说什么“词不达意”亦或“小小年纪怎知悲愁”这般的言论,他根本就不在乎。

    老子就写出来,你咬我啊?

    说我是抄袭也好剽窃也罢,有能耐你找出作者啊?这一点房俊是极度安心啊,因为绝逼找不到啊……

    回到府里,都已用过晚膳,他也没心情弄一个火锅,胡乱洗洗便恹恹的睡下。

    第二天清早,便同家人告辞,带着几个家仆返回骊山脚下的农庄。

    丝毫不顾那一望江月在长安文坛掀起一阵风潮,颇有一种“我走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洒脱……

    唐人好诗,这不是突兀而来的。

    自隋文帝一统天下、四海升平开始,民富国丰,文学便有了崛起的土壤。

    展到此时,虽然尚未至鼎盛,但民间好诗之风已经盛行,那些享誉天下的文士大儒也都是作诗的好手,佳作无数。

    但是好词绝对凤毛麟角。

    这并不是说唐朝人不爱词而爱诗,这是一个流行问题。

    比如满大街都唱“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并不是代表“让我们一起摇摆”就无人问津了……

    词是长短句,字句依词牌而定,诗则不然,四言,七言,五言,即使杂言,也就那几个字数,不多变。

    诗相对脱离了音乐的束缚,只是注重自身的格律,而词不同,词与当时的流行乐密切相关,

    上古时代诗乐舞不分,由诗入词,经历了一个由雅到俗的过程,达到了雅俗互动。词刚刚兴起的时候,还未被上流文人接纳,只是有些人独辟蹊径,甚至一代词宗的苏东坡当时也颇不屑于词,自己写了词还觉得跟柳永的不同格调,皆源于对词的成见。宋人好说理,所以诗用来说理的较多,而词一般描写生活,初始是送给歌女的,当然人家会觉得俗了,但随着雅俗之间的交流,到宋朝后期,词也为文人所正式承认。

    最关键的一点:词是诗余!

    宋朝人在面对唐诗这一高不可攀的文化高峰之时,望而生畏,但是他们最终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文学,与唐诗共同名垂千古。

    在唐代,民间的词大都是反映爱情相思之类的题材,所以它在文人眼里是不登大雅之堂的,被视为诗余小道,一般有才华的人不屑为之,所以鲜有佳作问世,也便不受世人重视。

    只有注重汲取民歌艺术长处的人,如白居易、刘禹锡等人才写一些词,具有朴素自然的风格,洋溢着浓厚的生活气息。以脂粉气浓烈的祟尚浓辞艳句而驰名的温庭筠和五代“花间派”,在词展史上有一定的位置。而南唐李后主被俘虏之后的词作则开拓一个新的深沉的艺术境界,给后世词客以强烈的感染。

    但是说到底,无论诗还是词,只要写好了,写到极致,都一样受人尊崇,脍炙人口,流传天下。

    所以这望江月一出,瞬间便在长安各个青楼之间轰传,各家青楼的当家名妓几乎人手一份,夜深衾寒、孤枕难眠之时,点上一根红烛,拿出来细细品味一番,回味一下那蚀骨的离别与愁苦,免不得珠泪涟涟,枕畔浸湿……

    “姑娘,三更已过,为何还不安寝?”

    小丫鬟见自家姑娘倚在窗前,单薄的身影有些清冷孤寂气息,正将那副爱不释手的字卷展开在桌上,细细品鉴,却越有些神思不属。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安歇,又恐夜半风寒,便烧了开水,泡了一盏清茶端来。

    明月姑娘以手支颌,凄美的秀眸有些漫无焦距,直到听见耳边温柔的话语,鼻间嗅到清新的茶香,才恍然回神。

    对着自己的小丫鬟笑了笑,伸出纤纤玉手接过茶盏,轻轻掀开盖子,看了看茶汤中载浮载沉的翠绿茶叶,心情莫名好转。

    小丫鬟却对自家姑娘那展颜一笑晃得失了神,即便同为女子,也败在那不经意展露出来的绝世风情之下。

    美人如玉,丽质天生。

    这般全无瑕疵的姑娘,不是生下来就应该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吗?小时候被父母兄长宠着,长大了被男人爱着,一生一世幸福美满,因为,她就是天上的仙子谪落凡间,迟早还会回到天上去的啊……

    可是,为什么却要受那些受苦的折磨呢?

    小丫鬟咬咬嘴唇,看着姑娘清秀的脸颊,有些心疼。

    明月姑娘却没有小丫鬟的伤春悲秋、自哀自怜,素手捧着白瓷茶盏,嗅着淡淡的茶香,满足的叹口气,柔声说道:“从未饮过如此清香的茶水呢。”

    小丫鬟也收拾心性,献宝一般得意道:“这可是褚侍书特意命家仆送来,说是市面上已经炒到五贯钱一斤,而且还有价无市,别的姑娘可没有这么好的福气!据说,好像就是今儿那位房家二郎研制出来才新式制茶之法。”

    房家二郎?

    明月姑娘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桌上的字卷,呢喃着说道:“居然是他么?这可是好大的一笔财源呢……”

    好奇怪,清丽脱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明月姑娘,居然说出这么一句俗不可耐的话语……

    更奇怪的是,小丫鬟居然没有半点违和感,小声说道:“那玻璃之法被他献于陛下,这一转眼就弄出来一个新式制茶之法,这人真的好厉害,莫不是财神转世?”

    说着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显然打着什么鬼主意。

    主仆一场,明月姑娘又是个冰雪聪明的,如何不知道小丫鬟的心思?

    又好气又好笑的伸出春葱般的食指轻轻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轻声嗔道:“难不成要你家姑娘我卖给那个房二郎?”

    小丫鬟揉揉额头,吐吐舌尖,不好意思的笑了:“奴婢哪里敢啊……”

    明月姑娘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那你打得什么鬼主意?”

    见自家姑娘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小丫鬟便轻声说道:“这不是见这位房二郎蛮有才华的嘛,真是下笔如有神啊!眼看上元节便至,若是能让他写一诗余,只消得有这般水准,再配上姑娘优美的歌喉舞技,花魁之名岂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也可早早完成任务,回去老家去……”

    明月姑娘倏地俏脸一冷,斥道:“慎言!”

    小丫鬟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失言,慌慌张张的跑到门口,轻轻将房门开了个缝,左右张望无人,这才喘了口气,放下心又跑回来。

    明月姑娘再次美眸凄迷。

    有多久没回到家了?

    阿爸阿妈的坟前,没有人去祭奠清理,是不是已经长满了杂草?

    还有那个总是出现在梦里的阿哥……背负着如山的血债,继承着沉重的希望,他还好吗?

    房间里一片沉寂。

    手里的茶盏已渐渐转凉,明月姑娘垂眸看着青绿的茶水,淡淡说道:“打听一下,那位房二郎最近的行程以及常去之处。”

    小丫鬟知道姑娘已经同意了自己的建议,微微有些兴奋,小鸡吃米似的点着小脑袋答应下来。

    明月姑娘略微有些意外,奇道:“为什么这么开心?”

    “呃……”小丫鬟一愣,很明显么?

    赶紧掩饰:“只是想到姑娘将会在花魁大会上一鸣惊人,所以才开心啊!”

    明月姑娘却是不信,粉润的菱唇微微勾出一个诱人的弧度,揶揄道:“我家小妹……难不成思春了?”

    “啊?”

    小丫鬟被说的面红耳赤,娇羞不依:“哪有?”

    明月姑娘眉眼带笑,看得小丫鬟一阵心虚,垂下头去……

    “恰如年少洞房人,

    暂欢会、依前离别。

    小楼凭槛处,正是去年时节。

    千里清光又依旧,奈夜永、厌厌人绝……”

    没经过离别的人啊,怎懂得相思之苦、无奈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