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条件
    房俊并不知道自己现如今也是文豪级别的名声了,柳永虽然很牛,但是他抄袭的这望江月在柳大神的无数佳作之中并不出色,他也只是顺着明月姑娘的名字信手拈来,实在是想不到一夜之间便传遍整个长安。

    他也不在乎。

    即便这是个可以把脸当信用卡的年代,可房俊为了取消高阳公主婚约这件“百年大计”早已自污得不像样子,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破罐子破摔吧……

    所以相对来说,他更在乎骊山农庄的展。

    年关一过,春季便至。

    春耕的开展、炼铁炉重新启动、玻璃的移交、温室大棚的建造、温泉度假山庄的建设、灾民的生计……全部都要提上日程。

    房俊的本科是现代农业生产,对于统筹学还是有些了解的,这百般事由若不能妥善安排、统筹得当,到时候仓促之下一齐开动,保准状况百出、乱成一团。

    偏偏这些事又是一个都耽搁不得。

    偏偏,还总是有人不识趣……

    大厅里,房俊正与工部郎中田文远商议玻璃作坊移交之事。

    在房俊看来,既然已经献于李二陛下,那就没有继续将作坊留在农庄的道理,一来是眼不见心不烦,那么一大块肥肉被狼叼走了,那就赶紧叼得远远的,眼皮子底下每次见到都让人很烦躁!心塞啊……

    二来也确实有些麻烦。作坊在房俊的地头上,工人匠师都是房家的家仆,这不是逼着房俊伸手犯错误么?在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也没啥,贪点占点国家便宜也不算大事儿,顶了天一个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可这是唐朝哇,那李二陛下认为天底下所有的东西都是他个人的,谁敢乱伸手,还不绑到午门直接咔嚓了?

    可问题是房俊自知自己没那个定力,流水一样的银钱从眼皮子底下流过去,怎么可能不伸手捞一把?可是捞了就犯错误了,还是要命的那种错误……

    这不是煎熬人吗?

    所以房俊让工部的人赶紧的把作坊迁走,但是工人匠师一个都不给,房俊还留着有大用呢,顶多帮助工部培训一批合格的技工。

    工部这位叫田文远的郎中当然不干,开玩笑,弄些生手开工,产量哪年哪月才能上的去?陛下可是有明旨,每一年、每一个季度都有绩效的硬杠杠,不达标,唯负责人是问!

    房俊想要脱清净,田文远想要将房家捆绑着,心思各异、同床异梦,自然是好一顿扯皮。

    房俊很是不爽。

    这个田文远看上去文文静静细皮嫩肉的,可怎么就这么墨迹呢?关键还没眼色!老子都明确表态不干了,你还叨叨叨的没完没了,两片薄嘴皮子上下翻飞……

    “砰”

    房俊拍了桌子,怒道:“你这厮有完没完?某每日十几万上下,谁耐烦和你在这边扯皮,赶紧滚蛋!”

    田文远暗自撇嘴,吓唬谁呢?还几十万上下……也不怕牛皮吹上天!

    他这人也是有牛皮糖属性,还自带唾面自干的加成,被骂了也不恼,依旧和颜悦色的劝说:“侯爷莫生气!这要是气坏了,下官如何担待得起?可是侯爷也得体谅下官的苦衷啊……这玻璃乃是侯爷您得天之授才做出来,您要是一推二五六,谁玩得转?这陛下是有明旨下的,若是完不成任务,工部七八个郎中,那可都得要充军流配!下官能力不足,不能为君分忧,即便是配也是认了,可下官家里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若是下官被配,这个家可就散了啊……您就看在我那老母的份上,答应了如何?”

    说到后来,已是泫然若泣、悲伤莫名。

    这么大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苦哀求别人,偏偏还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能有什么不好意思呢?

    对面这位可是未来的帝婿、敕封的侯爵,更马上就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无论身份、官职、爵位,那都比自己高上不知道几筹,低三下四也不丢人。

    房俊却是被他说的脑仁疼。

    他这人有一毛病,那就是吃软不吃硬。

    你要是跟他横,他比你还横,亲王也敢摁着锤!可你要是跟他服软,他就没辙了……

    拒绝的话也说了,骂也骂了,还能真的摁住捶一顿?

    房俊没招了,心知这人不达目的必然不会罢休,今儿撵走了,保准明儿还来……

    再想一想,自己好像还跟齐王李佑有一个协议呢,若是真的将作坊完全交出去,便没了玻璃的支配权,那份协议也就成了空口白话,自己也算是失信于人了。

    这么一想,房俊便说道:“某算是服了你……这样,你回去给你们那位尚书大人回个话,就说是某的条件。作坊放在某这农庄也不是不行,但现在只是小打小闹,产量肯定上不去。若是想要扩大生产,就得需要大量土地,你让他给某弄了千八百亩的土地,当然越多越好。还有一个,最好是将这个玻璃作坊从工部的作坊序列中独立出来,由某负责生产以及销售,由工部派出专门人员负责往来账目……就这些,你且回去回话,若是答应,自然一切好说。若是有一条不答应,那就另请高明,爱找谁找谁,别特么再来烦我!”

    那田文远闻言,二话不说,提笔刷刷刷将房俊列出的条件记录下来,然后起身告辞。

    房俊无语,这时候你特么倒是干净利落了?

    赶紧拽住他的袖子,说道:“吃过午饭再走不迟。”

    他是真有些欣赏这个为了工作可以毫不顾忌的官员,虽然粘糊糊的确实有点烦人……

    田文远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还是拒绝道:“多谢侯爷好意,不过还是下次吧。待下官将这件差使做好,下官在荟萃楼给您摆宴赔罪!告辞!”

    田文远刚走,后堂门口边有人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往厅里偷瞄。

    房俊起身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出其不意的大叫一声,将门口之人吓得一蹦三尺高,哇哇尖叫,这是丫鬟俏儿。

    房俊故意板着脸,训斥道:“没见到办正事儿呢?没规矩的死丫头!再有下次,就把你卖了!”

    俏儿丝毫不怕,拍拍已经颇有规模的胸脯,嗔道:“二郎吓唬人!”说着,拽着房俊的袖子就往后院拖:“姑娘让我来叫你,快点跟我过去!我都在这儿等了半天了,再等下去姑娘好不高兴了!”

    她口中的姑娘,自然只能是武媚娘。

    房俊被她拽着,不由自主的跟上去,嘴里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说俏儿啊!你还知不知道你吃谁的、住谁的、穿谁的?成天姑娘这个、姑娘那个的,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一家之主?”

    俏儿脚步不停:“当然有啊!不过这次姑娘真的叫你有事儿呢……”

    房俊问道:“好事儿坏事儿?”

    那武媚娘不愧是天然有着“帝王”属性,短短几日之内,农庄上下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条,所有人都对她心服口服,就差没有宣誓效忠,将他这个主人干掉……

    进了卧室,武媚娘正等在屋里,见到房俊,袅袅婷婷的走上来,伸出白玉也似的纤纤玉手,轻轻解开房俊腰间的玉带,俏脸儿染霞,眼波儿如水,轻声说道:“奴侍候郎君更衣……”

    房俊“咕咚”咽了口吐沫,急吼吼的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