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君子藏器于身
    云收雨散,已是华灯初上。

    俏儿擎着两盏红烛放到烛台上,淡淡的光晕散开来,屋内的气味尚未散去,让人心跳耳热。

    武媚娘初承恩泽,一下午被房俊折腾得差点散了架,初始时固然爽透身心连魂儿似乎都飞到九霄云外飘飘忽忽的,但到得后来,便成了勉力支撑,猫儿一样苦苦求饶……

    俏儿领着另外两个丫鬟抬进来一个浴桶,放好热水,伺候两位主人沐浴一番,见到武媚娘雪白娇柔的身子一片狼藉,股间红白混浊,一塌糊涂,顿时又羞又恼的嘟嘟嘴:“太狠心了……”

    把房俊噎得不行,只得狠狠瞪这个无法无天的小丫鬟一眼了事,心里却想,着武媚娘果然自带Boos属性,这才几天,就把自幼跟着自己的丫鬟收买了,都敢跟自己作对了。

    武媚娘浑身酸软无力,被俏儿侍候着穿好衣衫,闻言伸手在她脸蛋儿上捏了一把,轻笑道:“小丫头,你也逃不过这天啊……”

    俏儿顿时羞得面红耳赤,垂不敢说话。

    武媚娘穿好衣服,将几个小丫鬟打出去,自己勉力起身,给房俊梳头更衣。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么?”武媚娘一双纤手灵巧的给房俊梳头,将他一头“秀”挽成髻,插了一根簪子固定,轻声软语说道。

    房俊坐在榻上,却不老实的向后歪着,半边身子倚在武媚娘怀里,感受着温软馨香,舒服的眯起眼睛。

    “温室已经建好,稻种也已种下,但是那帮夯货肯定看不住温度,我得去盯着,否则功亏一蒉,那可就太可惜了。”

    温室大棚建好,房俊却未用它来种菜,而是进行水稻育苗。

    这个时代,水稻都是直接播种种到稻田里的,根本不明白育苗的好处,也没那个技术。

    但是这难不倒房俊。

    育苗的原因是减少生殖期,水稻经过育苗可以提前一个月成熟,而且把幼苗集中进行施肥管理,病菌防治既省钱又省力。稻苗生长之后移栽到稻田里,可也极大程度避免幼苗期抵抗旱涝病虫害,提高产量。

    通过育苗之后移栽,还能促进根系更达,有助于增加有效分蘖、提高水稻的单位面积的产量。

    这才是房俊的专业领域,其他玻璃啊炼铁啊肥皂的乱七八糟的,都是玩票性质,全是两把刀,有点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哦……”

    武媚娘想了想,从后面贴上房俊宽厚的肩背,伸出手臂搂着房俊的脖子,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奴家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别讲呗,估计不是什么好话。”房俊毫不在意的说道。

    武媚娘被噎了一下,气得攥起粉拳给房俊的肩膀来了一下。

    哪有这样的人?

    不是应当接一句“但讲无妨”的吗?

    房俊嘿嘿一笑,侧过头看着她娇艳秀美的脸颊,揶揄道:“娘子但讲无妨!”

    “你这人……”武媚娘心儿一颤,这就是心有灵犀么?自己刚刚想到的话,他就说出来了……

    恋爱中的女孩儿啊,甭管古代还是现代,也甭管武则天还是小丫鬟,都是一个样——智商明显下降!

    心里美滋滋的欢喜了一会儿,武媚娘才柔声说道:“郎君平素行事多是率性不羁,而且……为什么总是感觉在故意招惹陛下呢?”

    说着,她咬了咬粉唇,偷偷打量房俊的脸色,没见到恼火之色,这才续道:“若奴家所料不差,郎君似乎……不太中意跟高阳公主的这门亲事?”

    房俊心里暗叹,果然不愧是女皇帝啊!着揣摩人心的本事,绝对一流!

    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达到“负距离”,自然没有好隐瞒的。

    “那臭丫头被他爹给惯坏了,傲娇得不行,还任性。最关键的是,那丫头他看不上我啊!媚娘你可以想想,一个女人若是看不上一个男人,这成亲之后若是一旦有机会,还不得红杏出墙?”

    “诶?”

    武媚娘呆住了。

    她的确隐隐约约感觉房俊对高阳公主似乎有很大的成见,在她想来,陛下的女儿、金枝玉叶的,性子刚强一点不讨房俊喜欢也是有的,可就算敲破她的头,也想不到房俊的想法居然是这个。

    这是霸气无论、楞怂棒槌的房俊应该有的想法么?

    这个男人,对于一切都胸有成竹、自信到爆棚,居然怕自己未来的妻子红杏出墙,所以打算推掉婚事……

    “咯咯咯……”

    武媚娘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家伙平素一副谁都不服的样子,竟然会有如此幼稚如孩童的想法,简直笑死人了……

    房俊顿时黑了脸,恼火道:“有什么好笑?难道这担忧不应该么?某顶天立地一男儿,什么都能忍,唯独这件事,那是万万不能忍!话给你撂这儿,要是有一天你敢……”

    话未说完,就被两片柔软湿热的嘴唇给封住了。

    好一顿唇舌缠绵,武媚娘才微微喘着气,伏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道:“哪个女人摊上你这个家伙,还有心思去想别的男人呢?奴家可以保证,只要高阳公主尝过郎君的滋味,必然死心塌地,绝对不会起外心,自家郎君都侍候不过来呢,哪里还有那心思?”

    这话说得,比什么“你是我的太阳啊”、“今生就爱你一个啊”之类的都更让男人满意,这是委婉的夸赞你作为一个男人的最基本能力啊!

    房俊被她说得心里一阵火热,反手揽住了柔软的腰肢。

    武媚娘嫣然一笑,说道:“可是郎君有没有想过,如此锋芒毕露,并不是什么好事呢?身在官场,讲究的就是一个和光同尘、谦逊低调,等闲低调做人,关键时刻猛然力,才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所谓君子藏器于身,便是这个道理。郎君以为,奴家说的对不对?”

    谁敢说武则天谈论官场人心的理论不对?

    这丫头虽然还只是初丁阶段,没有觉醒、也没有进化成终极模式,但是天赋如此,对于官场的见地一针见血!

    房俊哪里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前世多年的官场也不是白混的,那些个无论仗着家世还是能力傲娇的不行的家伙,往往都是跌的最惨的,见的不要太多。

    只是武媚娘固然天赋异禀,但到底缺乏实战的经验。

    理论上她说得都对,但摊到房俊身上,却有些偏差。

    为啥?

    因为房俊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升官财,他只想摆脱高阳公主这个命中注定的冤家!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他在所不惜!

    在强大的历史惯性,和调教高阳成为贞洁烈女这两个可能性之间,房俊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只不过……

    房俊嘿嘿一笑,眉头轻佻的挑了一下,搂着武媚娘的腰肢,低声笑道:“话说……君子藏器于身这句话,下一句是什么?”

    武媚娘微微一愣,说道:“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时而动……”

    “哎呀呀!”

    房俊一脸嫌弃的打断她,揶揄道:“真是想不到啊,娘子居然这个庸俗……”

    武媚娘愕然反问:“奴家怎么庸俗了?这可是孔子说的话……”

    房俊笑得很猥琐:“孔子怎么了?他老人家也是人,也是五谷杂粮,也有坏心思,为夫给你解释一下!所谓君子藏器于身……所藏何器?”

    武媚娘懵懵的:“这个器不是某一样东西,是指的才华或者能力……”

    “不不不!”

    房俊站起身,绕道武媚娘身后,挺了挺胯。

    武媚娘只觉翘臀一阵火热,那个又热又硬的东西顶了上来,娇躯一阵酸软,哀求道:“不要……”

    房俊邪笑道:“所谓君子藏器于身的器,就是指这个,以此类推,待时而动的意思,嘿嘿嘿……”

    “哎呀!”

    武媚娘恍然大悟,又好气又好笑,这人可真是,怎么会想到这么龌蹉的解释?

    不过,还蛮形象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