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温室
    两个人笑闹了一阵,武媚娘给房俊披上披风,戴好貂帽,上上下下捂的严实。

    房俊被捂的热,可武媚娘担心他受冻,坚决不许他脱掉任何一件,也只好听之任之,心说到了温室那边,不还是得脱?

    出了门,自有家仆提着风灯候着。

    从后院沿着山路而上,不一会儿,便到了温室大棚那边。

    作坊生产的平板玻璃仍旧不达标,歪歪扭扭薄厚不均,虽然基本具有透光隔温的属性,却难为了木匠。将这些奇形怪状的玻璃一块块镶嵌到木头框架上,着实是一件难的事情。

    不过看起来还不错。

    外面天寒地冻,残冬正散着最后的威力,明日便是立春,待到上元一过,惊蛰时分,万物复苏,天地回暖。

    温室的玻璃外罩了一层厚厚的草帘子,是夜间保温之用,到了白天就会撤下去,让阳光照进去。

    待到进了温室之内,顿觉一阵热气扑面。

    房俊感受了一下,估摸着室温大概有十度左右,并不高,所谓的热气多数是温泉水的水汽。

    但是相当不错了,毕竟这温室算是试验品。等到明年入冬,玻璃的质量上去了,再加上工匠有了砌保温墙的经验,保温效果必然更胜一筹。

    刚一进温室,房俊就笑了。

    卢成、柳老实等等几个老人都在,房俊便笑问道:“哟,都在呢?”

    几个人笑呵呵的迎上来,知晓自家家主并不太注重礼数规矩,便随意的见个礼,柳老实笑道:“这不担心几个小犊子贪睡误事么,我和管家一商量,还是过来看着吧,反正上了年纪觉少,白天再轮到年青人守着。”

    他这一说,后面的几个年轻人便不满的嘟囔几句,却不敢大声。

    自从跟着房俊进了一回太极宫,虽然很丢人的在太极殿门口吓软了腿,没见着皇帝老子,但是足以成为让他所有家仆下人崇拜仰望的对象,这气度自然而然的就提上来了。

    房俊颌说道:“却是我的疏忽,这些稻种必须万无一失。”

    一个小身影从后边窜出来,一把抱住房俊的大腿,叫道:“师傅,我可没偷懒!一直盯着那边进水呢!”

    房俊宠溺的摸摸他的头,问道:“你娘最近好些没有?”

    小孩子正是当日房俊在新丰城外灾民区里遇见的卫鹰。

    这小子鬼精鬼精的,被房俊安排到庄子里,吃喝不愁,有一席之地,便起了心思。听闻了房俊的威名,领略了彪悍的事迹,崇拜得不要不要的,死皮赖脸的缠着房俊非得拜师不可。

    房俊见这小子机灵,再加上心里确实可怜他,便无可无不可的答应了。

    卫鹰已经十二岁,但长期营养不良严重影响了育,看上去倒像是个十岁左右的孩童,身高只到房俊的胸口。

    “我娘好着呢,师傅给找了郎中,抓了药,病都好的差不多了。今日我娘还念叨,要好好感谢师傅的大恩大德。”

    房俊拍拍他的脑袋,笑道:“用得着你们娘俩感谢?你小子给我好生习武,多多读书,将来成才立业,那就是对师傅最好的感谢!”

    卫鹰乖巧的应了,一双眼珠子却叽里咕噜乱转。

    卢成见状,苦笑道:“这孩子是真的聪明,跟着几个护院习武倒是表现挺好,但是一捧起书本就犯困,这么老长时间也没认得几个大字……”

    卫鹰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罕有的扭捏道:“那个……念书太难了啊,总是忘记那些字的读音,也记不得笔画……”

    房俊心思一动,想了想,说道:“也不比急在一时,待过几日,某编一本书出来,必然让你加快认字度。”

    众人都有些惊奇,编一本识字的书?

    这口气可真够大的……

    不过想想现在自家家主那也是关中地区有名的文化人,也就释然了。

    房俊看着温室里整整齐齐的修了几块畦田,稻种已经播下,伸手捻了一下微潮的土壤,满意的点点头。

    折腾了一下午,肚子早就咕咕响。

    房俊带着众人出了温室,进到旁边临时搭建的屋子里,吩咐家仆整治一桌酒菜端来,跟众人喝喝酒、聊聊天。

    柳老实不愿意出来,生怕一时疏忽温度低了耽搁了二郎的大事,守着人能够及时放温泉水调节温度。但耐不住房俊招呼,只得把自家老大留下,千叮咛万嘱咐不得出一点差错。

    温室旁边的屋子修得不大,这大冬天的盖房子也不容易,就只是给夜间看守温度的人歇脚用的,大了也没用。

    倒是干净整洁。

    有老有少五六个人围着桌子,坐着胡凳,待到热腾腾的酒菜上来,都放怀吃喝。

    庄上的家仆对于房俊那是真的尊敬,这是因为房俊的能耐而来的,并不是因为地位,所以都是自内心的敬服。但也都知道自家二郎的性情,所以并不忸怩,让吃就吃,让喝就喝。

    家主跟仆人同桌而食?

    这要是搁在任何一家,简直就是不可想象之事,但是在这个庄子里,却是再寻常不过。

    柳老实捏着酒杯,呷了一口小酒,满足的叹口气。

    正往嘴里夹菜的房俊闻之,问道:“老柳叔可是有何烦心之事?”

    柳老实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笑道:“哪里有烦心事?老朽这是感慨啊!二郎不知,自从您到这庄子之后,谁不念您的好,谁家不是都宽裕起来?就说这个玻璃,庄子里可不仅仅出了那几个匠师、技工,这送料的、运料的、帮手的、烧窑的、添煤的……那样不要人?只要干活,二郎就给钱,这庄子里几乎家家受益!有了余钱,才能买米买粮……”

    说着,柳老实手指着几个年青后生,说道:“您问问他们往年这个时候,像是这些饭量大的半大小伙子,那个不是只能吃个半饱?一整个冬天不知道肉味!老朽活了大半辈子,何曾想过会有这般日子?”

    卢成也赞叹道:“不是说家主相公不爱惜咱们这些下人家仆,放眼关中,没人比咱家和善仁慈!大家心里都记着,大恩不言谢嘛,这要是主家有事,豁了命大伙也都维护着,绝无二话!可这年景摆着,哪一家不都是这样?还是二郎厉害啊,您这么一弄,钱就来了……”

    几个老人连带着年青人齐齐唏嘘不已。

    房俊抿了口酒,信心十足道:“这才哪到哪?我房二别的本事没有,这赚钱的本事,谁也比不过我!可人活一世,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十万贯、百万贯,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能吃多少、能用多少?可我为什么还要去赚?就是让我身边的人,都能有个好日子过!一句话,跟着我房二,想吃肉就吃肉,想喝酒就喝酒!”

    众皆叹服。

    人家可不只是说说,也是这么干的!

    新丰城外的那些灾民他们可都知道,一开春就会全部迁来房家湾,平整土地、起新房子、人吃马嚼的,哪样不要钱?对那些无亲无故的陌生灾民都能如此,更何况他们这些家生的仆人?

    一时间,酒酣耳热,气氛热烈。

    美好的生活,似乎就在前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