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老套的故事
    李震指着身边那女孩说道:“这位是红袖姑娘。”

    然后又指着房俊,对那女人说道:“这便是房二郎了。”

    那红袖姑娘便即起身,盈盈下拜,声若黄鹂:“奴家红袖,见过房二郎。”

    房俊摸不着头脑,赶紧虚浮一把:“不必多礼。”

    红袖姑娘却是不依,坚持行完礼。

    李震大大咧咧说道:“这家伙最是不讲虚礼,不必在意。”

    房俊眼角跳了跳,有你这么说人的么……

    一一落座,房俊开门见山:“李兄来访,小弟深感荣幸。不知何事用得着小弟,但讲无妨。”

    李震一拍大腿,赞道:“爽快!今日前来,实是受这位红袖姑娘之托,想要跟贤弟求一阙佳词……”

    房俊很痛快:“没问题。”

    “呃……”李震被噎了一下,这还没说小话呢,就答应了?这也太痛快了……而且,咱这话还没说完呢?

    房俊眨眨眼,很萌的样子:“您是思文的大兄,便是某的大兄,今儿就只求这一件事,小弟怎能拒绝?虽然以小弟的能力,作出一好词也很是为难,但谁叫您是某的大兄呢,对吧?”

    “这个……那个……”

    李震有些懵,今儿来可不仅仅只是这一件事啊……可是被房俊这么一说,他有些觉得若是自己的要求太多会很不好意思……

    红袖姑娘也有些傻眼,这……被堵住嘴了?

    这房二郎不仅脑袋瓜子不慢,这口才也蛮厉害啊,往后谁再说这是个棒槌,老娘就跟谁急!

    可是……自己的事情怎么办呢?

    心里着急,便看向李震。

    李震犹豫了半天,还真被房俊给堵住嘴了,再好的关系也不能贪得无厌不是?可是看看红袖姑娘望着自己的泫然若弃的哀求目光,李震一下子就心软了。

    脸皮不要也罢!

    便红着脸说道:“其实……还有一事。”

    房俊将两人目光往来看得清清楚楚,这李震分明就是被这个女人陷进去了,不可自拔的那种!

    苦笑道:“得!您说,只要能办到,绝不推迟。”

    李震犹犹豫豫,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说道:“愚兄想请二郎帮助红袖姑娘夺得花魁大会的桂冠!”

    房俊有些傻眼,花魁大会?

    这女人居然是个不怪他如此意外。

    这位红袖姑娘长得清丽脱俗,一张淡施脂粉的俏脸嫩滑白皙,黛眉婉约,眸含秋水,整个人有着一股天然去雕饰的清幽淡雅,虽然看不真切年纪,但若说是哪位王侯家的千金小姐,房俊绝对深信不疑。

    气质如兰,清新如荷,更像是一个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

    先是丽雪,再是明月,这又出来一个红袖,个顶个的绝代佳丽、气质出众,这特么大唐的都这么高的水准么?

    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

    “大兄,我的亲大兄,这花魁大会又不是我家开的,我哪有那能耐让这位、红袖姑娘夺魁?您这说笑呢吧?”

    房俊苦笑着说道,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写词没啥,脑子里多的是,可帮助这位夺魁……难不成自己去那个什么花魁大会赞助个几万贯,然后玩一出潜规则内定冠军的戏码?

    李震似乎也知道这是难为人,不要意思的搓搓手,看了一脸神色黯然的红袖姑娘,对房俊说道:“只求二郎用心,能作出一冠盖群芳的好词,至于能不能夺魁,那就只看天意了。”

    房俊却破不以为然。

    一好词就能夺魁?

    扯蛋么……

    古往今来,花魁大会也好选美大会也罢,哪一个会是干干净净纯粹的竞争?幕后黑手、暗箱操作这些东西可不是现代人明的,历朝历代都会玩。

    再说,这位红袖姑娘虽然气质出尘明净清澈,但是比起明月姑娘那个档次的名妓,水准还是差了不止一筹,即便有房俊的好词,想要一举夺魁也是难上加难。

    最最关键的是——房俊自然不会将最经典的诗词凭白给一个岂不是资源浪费?傻子才会干!

    房俊瞅了瞅李震,再看看神色黯淡的红袖姑娘,咳了一声,问道:“不知大兄与这位姑娘……”

    李震叹口气,说道:“绝不是贤弟想象那样,某与红袖姑娘一见如故,算得上是红颜知己,但清清白白,绝无一丝一毫亵渎之心。”

    房俊简直都无语了……

    跟谈纯情,你这家伙难道是个情圣?!

    李震也觉得房俊似乎不能相信,又解释道:“红袖姑娘身世多舛,让人怜之……”

    这居然是一段才子佳人、红拂夜奔的老段子……

    这位红袖姑娘本是江南富贵人家的小姐,就像所有的言情乐虎国际国际那般,爱上了一个才华出众的穷小子,以为良配,混不顾家人的阻挠,居然跟人家私奔了……

    凄风苦雨的处境、四处漏风的破庙、相亲相爱的男女……

    再然后,故事来到固有的套路。

    穷小子上京赶考却身无分文,不得已拿着姑娘的金钗典当了银钱充当盘缠,海誓山盟等到高中之后便回来娶她。

    结果自然是穷小子高中,然后娶了富贵人家的小姐,辜负了姑娘……

    姑娘左等不见爱郎回来,右等不见爱郎回来,又无颜回家面对家人,一个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家闺秀,如何自己生活下去?最终的路途,唯有沦落风尘……

    酸的掉牙!

    房俊看着被戳开伤疤悲伤不已的红袖姑娘正吧哒吧哒掉眼泪,心里极其无语,很想问一句:女士,你的智商是零么?

    但终究不好意思问出口,毕竟人家的境遇也实在是太惨了点。

    可心里着实好奇,便问道:“却不知那薄幸男是何人?”

    李震愤然道:“贞观七年癸巳科进士之,姬温!”

    “噗”

    房俊把嘴里的茶喷了出来。

    这名字……很好,很强大!

    也只有在唐朝这个包容万物的朝代,也唯有李二陛下这个胸襟宽阔的一代帝王,若是放在明清两朝,单单这个名字,就注定你爱哪哪去,科举想都别想!

    实在是太霸道了这名字起的……

    房俊就很想把这位抓住问问:“你爹当时起名的时候是咋想的?”

    仔细想了想,这个名字实在是没有一点印象。

    倒不是他孤陋寡闻,唐初的科举其实并不是很受重视,虽然开科取士是国家网罗人才的大计方针,但世家贵族几百年来一直垄断着教育,寒门士子享受到的教育资源实在太少,很少有出类拔萃的人才。

    所以官员的选拔,大多还是依靠举荐,被世家豪族所把持。

    这从史书中对于唐初的历代状元几乎没有记载便可见一斑,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时期实在是名臣辈出、将星闪耀,那些科举出身的官员都被这些牛人的光芒遮挡得黯然失色也有关系。

    总的来说,唐初的状元实在不是一盘菜,没人当回事儿……

    房俊奇道:“难不成这位姑娘是想一举成名、艳冠群芳,让那位鸡瘟公子回心转意?”

    红袖姑娘冷然道:“覆水难收、破镜难圆,奴家虽身入风尘,却也自尊自爱,万万不敢作践自己。只是心中始终有一份执念,想要让那负心人知晓,奴家即便离了他,也能活得很好!便是沦入风尘,也从不屈居人下!”

    这份豪气,房俊很欣赏。不过也正是有这股执拗的性格,才会干出私奔这种没脑袋的事儿……

    房俊脑袋里倒真有个想法。

    斟酌了一下,便说道:“什么夺魁这种事,小弟实在不敢打保票,倒是有点想法,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那红袖姑娘闻言,惊喜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此奴家便感激不尽了,岂敢奢求更多?”

    李震却是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唉声叹气的看着红袖姑娘,显然已是情根深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