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纷至沓来
    关于李震对这位红袖姑娘的青睐,房俊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来,但也正因为看出来了,所以他能够接受,但是不能理解。

    这可不是什么崇尚自由恋爱的现代,这里是唐朝,男尊女卑的唐朝,将女人视为财富、视为货物的唐朝!对于李震这种身份地位的贵人来说,美女就像是菜地里的大白菜,高的矮的环肥燕瘦应有竟有,他能够对这么一个有着坎坷经历,并且坠入风尘的女子用情,简直不可思议。

    可房俊毕竟长在红旗下,所谓的有情饮水饱,他见过听过,所以可以接受。

    在座三人,房俊走神,红袖欣喜,李震落寞,竟是各有心事、神情迥异。

    李震心情不好,虽然帮助心上人有了了却夙愿的可能,但终究知道自己在这位姑娘的心里还是比不上那个负心人重要,任是再豁达的人,又怎能不伤心委屈?

    见到房俊答应下来,嘱咐他抓紧时间,便带着红袖姑娘离去。

    房俊自然起身相送。

    这边厢刚刚送到门口,便见到远远的一辆青色碧油锦盖马车,由一匹白色健马拉着,缓缓驶了过来。

    到的门前停住,车帘撩开,先蹦下来一个白衣棉帽的小丫鬟,清秀明丽眉目灵动。小丫鬟下了车,撩着车帘,搀扶住自车厢里伸出的一只手。

    莹白如玉,十指纤纤,指甲染着淡淡的粉色,轻柔舒美,一只翠绿的翡翠镯子套在手腕处,皓腕如血,浓翠欲滴,构成一幅色彩冲突极其强烈的画面。

    就只是一只手,简直完美到极致,毫无瑕疵。

    房俊敢誓,两世为人,也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手,便是前世那些所谓的“手模”,也不外如是。

    房俊不是个初哥,对于女人,他曾有过很多经验,懂得从何种角度去欣赏一个女人。

    能够拥有这么一只纤纤玉手的女人,非但必是人间绝色,更是身娇骨软温润多汁的恩物……

    一个浑身雪白的女人,由丫鬟搀扶着走下马车。

    乌鸦鸦的秀编盘成惊状之鸟展翅欲飞的式样,插一根银簪,秀美清丽之中添了一丝轻灵,眉如远山,眼似春水,挺翘的琼鼻细腻白皙,樱唇淡施朱红。

    脖间为了一条雪白的狐狸围脖,愈映衬得明眸皓齿,花容月貌。

    身上披着一件白狐皮的披风,雍容华贵,仪态端庄。

    房俊眼神微微一缩,拱手笑道:“竟然是明月姑娘芳驾莅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此女居然便是那醉仙楼新一任的头牌明月姑娘。

    明月姑娘秀眸一扫,微微大量了一下房俊身边的李震的红袖姑娘,然后清亮的眸光落在房俊脸上,落在微微矮身福了一礼,樱唇轻启:“奴家不请自来,做了一回恶客,实在唐突。”

    莺声娇语,人比花娇,这股子淡泊洒然的气质,却尤为动人。

    房俊上前两步,已到明月姑娘身前声息可闻的距离,笑眯眯的近距离欣赏这绝色歌姬,黑脸上一副色授魂与的猪哥相。

    明月姑娘微微一皱秀美,但旋即舒展开来,笑意盈盈。

    但是房俊下一刻说出的话,却让她这一抹堪比冬日暖阳的笑意僵在脸上。

    但听房俊笑道:“是啊,某也觉得是有点唐突。要不……明月姑娘您先回去,下次约个时间再来?”

    那秀丽的小丫鬟傻了眼,愣愣的看着笑容可掬的房俊,这人……怎么这样说话呢?

    李震强忍着笑,轻轻拉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红袖姑娘,告辞离去。

    至于明月姑娘,现在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窘!

    窘得一张吹弹可破的白嫩脸蛋儿染满红霞,窘得微微张开双唇不知如何回答,窘得一双纤手紧紧握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窘得两汪春水般的秀眸“咻咻咻”的飞出无数把小刀子,誓要把眼前这可恶无礼的家伙扎出一身小窟窿……

    怎么可以这样?

    人家只是单纯的客套一下好不好,你居然就当了真?

    明月姑娘轻咬着银牙,笑容不改的看着房俊,柔声说道:“择日不如撞日,房二郎乃是昂藏七尺的男儿,该不会让奴家一个弱女子就在这寒风苦雪之中受冻吧?”

    “呵呵……”房俊笑得很和蔼、很阳光,但是说出的话,却让自诩性情温润的明月姑娘恨不得挠他一脸!

    只听这货幽幽说道:“姑娘此言差矣,怎就是寒风苦雪了呢?人活一世,烦恼缠身,要学会从乐观的角度去积极的看待人生。比如说,此地清风徐徐,白雪如粉,你我二人郎才女貌、心有灵犀,便席地而坐,来一曲琴瑟合鸣,岂不美哉?”

    美哉?

    美你个大头鬼!

    明月姑娘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恬淡性情和良好的修养都快要消磨殆尽了,眼前之人简直就是世间最最不可理喻、最最无礼之人!

    可她同时也疑惑,前后二人相见不过两次,为何此人好像对自己怨隙很深的样子?

    明月姑娘收敛了笑容,淡淡说道:“奴家畏寒,若是能讨二郎一杯热茶,应是不错。”

    虽然今日前来是带着目的,但是也不能无底线的践踏自己的自尊!明月姑娘暗暗打定主意,只消得这黑脸的小子再有半点刁难,便自转身就走,什么任务也管不得了!

    然而她这边主意刚刚打定,房俊这边就跟变脸一般,微微讶然,一拍额头,语带埋怨说道:“哎呀呀,明月姑娘可真是……若是找某有事,直说即可,何必这般兜兜转转的?某这人心眼实诚,还真以为姑娘想走了呢……快快快,这天寒地冻的,赶紧的进屋……你说说你这丫头看着又漂亮又水灵跟棵小白菜似的,咋就这么虚伪呢……”

    他嘴里喋喋不休的说着,却是差点把明月姑娘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咱这只是跟你客气两句,你自己当真也好假装也罢,还说我虚伪?哦,这会儿天寒地冻了,刚不是还什么“清风徐徐,白雪如粉”吗?

    最最可恶的是,小白菜……那是夸人的话么?

    明月姑娘银牙暗咬,脚下却跟着房俊进了大门。

    那小丫鬟也伸出小手拍拍额头,今儿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无耻,先前因为一望江月而对这位房二郎产生的美好幻想彻底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