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你得付出代价
    有人在书评区说让我三天爆五十更,你让我死得了……Σ°°︴

    对于这位朋友,小弟只想说一句——臣妾做不到哇!!

    闲来调戏美女,有益身心健康……

    反正房俊就是这么想的。

    不知为何,面前这个堪称绝色的美女,总是感觉若有若无对自己隐约有些莫名敌意。

    房俊伸手示意两女入座,侍女便将刚刚撤下去的茶盏又端了上来,重新沏了两杯香茶。

    铜炉里燃着上好的香炭,散着温暖馨香的热气,滚热的茶水清澈淡绿,茶香袅袅……明月姑娘主仆二人静坐在铺着厚厚毡毯的榻上,之前的羞恼连带着身上的寒气渐渐消散。

    明月姑娘解开围着脖颈的狐裘围脖,递给身边的小丫鬟。

    三人对坐,一时之间竟然相顾无言,却陷入一种莫名和谐的气氛,似乎若这时有人多嘴,反而打破了这种微妙自然的平衡。

    当然,世间最难便是这“平衡”二字,而打破这种美妙平衡的,自然也只能是房俊这个大煞风景的家伙……

    “咳咳”房俊轻咳两声,惹得对面大小两位美女不悦的看向自己,颇有些莫名其妙。

    “房某是个实诚人,不似明月姑娘这般虚伪世故,尚请多多见谅……姑娘莅临寒舍,若是有何指教,但请直言无妨,某心胸开阔,便是姑娘言语有何不当之处,亦不会与你一般见识……”

    房俊笑呵呵的说道。

    明月姑娘都快要气笑了,很想骂一句你才虚伪世故呢!又这么说话的么?世间居然还有这般奇葩之人?真是活得长见得多啊……

    那小丫鬟更是瞪圆了眼珠子,很是不可思议的瞪着房俊,似乎房俊的脸上已经长出一朵花儿来。

    明月姑娘运了运气,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也不敢兜什么弯子,生怕这位继续“实诚”下去,自己岂非自取其辱?

    便端正坐姿,坦诚直言道:“即是如此,那奴家便直言了。此次冒昧登门,实是因为上元夜花魁大会在即,厚颜想请二郎为奴家作词一,到时能助奴家一举夺魁。”

    又是求词的……如此这般,自己岂不要成了一代文豪?

    就算这时候诗仙诗圣诗佛诗鬼的尚未出世,可大唐以五言七绝而冠绝千秋,总不至于只剩下自己两把刀吧?

    再说,就算自己记得诗词歌赋再多,可也是有限的,绝对不可能真的斗酒诗百篇。有限的资源,自然是要用到正经地方,咱倒是没有什么职业歧视,可你大摇大摆的跑来求词,跟你很熟么?还是觉得你自己长得俊?

    呃……貌似还真挺俊……

    房俊端起茶盏,呷了口茶,决心将“调戏”进行到底,故作为难的说道:“你这人真是……说让你直接点你就这么直接,怎么着也得讲究点谈话的艺术吧?起码要婉转一点,若是我拒绝的话,也尽可能的不伤及彼此情分,对不对?这么平白直叙真刀真枪的光膀子就上阵,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了,这个不好……”

    一边说着,一边还连连叹气,脸上颇为失望的样子。

    明月姑娘今儿算是真的见识了!

    这人的脸皮厚度,绝对绝对没有下限!

    深深吸了口气,压制住心里的愤懑,明月姑娘嫣然一笑,眼波流转:“还请二郎垂怜。”

    说话间轻轻咬了咬粉润的菱唇,秀眸凄凄,一副温香软玉、我见犹怜的柔弱可人。

    房俊心跳偷停了一拍……

    这女人果真是媚骨天生、人间尤物,一颦一笑均有惑人神智的魅力,说是颠倒众生或许有些过,但想来也相差无几。

    抑制住自己一瞬间的失态,房俊嘿嘿一笑,双眼肆无忌惮的在明月姑娘娇柔玲珑的娇躯上下打量:“某是个粗人,只知道买卖公平、童叟无欺四个字。”

    一旁的小丫鬟瞪着眼,鼓了鼓嘴,很想说一句:分明是八个字!

    明月姑娘自然不回去纠结这些,闻言小脸一白,轻声问道:“明月粗鄙,受教了……不过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奴家的来意已经道明,还请二郎开个条件吧。”

    不愧是久历风尘的青楼头牌,应付男人控制情绪的本领,自然低不了。

    只是她天资出色,一入风尘便即名声大噪,往来皆是鸿儒权贵,讲求一个风雅脱俗,何曾见过这般市侩的嘴脸?

    很是让人羞愤!

    “好!”

    房俊大赞一声:“就喜欢你这样的……直接!姑娘既已对房某毫无保留、坦诚相待,房某又岂能遮遮掩掩、临阵退缩?所谓想要有回报,就得付出代价,那个啥,你知道啦……”

    又是一阵嘿嘿的笑,眼神在明月姑娘身上流连,神情猥琐到极点……

    这番直白下流的言辞,顿时让对面的主仆二人红了脸。

    小丫鬟是羞得,毕竟年纪尚幼,随着自家姑娘接触的亦都是彬彬有礼之士,起码看上去彬彬有礼,几曾听过这般等同于市井流氓一般的污言秽语?

    至于明月姑娘,则是羞愤无地!

    何为清倌人?

    那就是只跟你谈理想、谈人生,可以弹琴,可以下棋,但绝对未曾陪客侍寝的妓女。虽然经受过很多床第之间的训练,可毕竟尚未真个上阵。

    什么毫无保留、坦诚相待,什么遮遮掩掩、临阵退缩……这般浅显的暗示,对于一个档次高雅的清倌人来说,绝对次听闻,羞得明月姑娘绝美的脸蛋儿艳若桃李!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房俊对自己毫不遮掩的轻视。

    美女最不可忍受的,便是这种红果果的轻视、蔑视、甚至于无视!

    太伤自尊了……

    难道要自己献上初夜,才能求得一不知质量如何的词句?

    绝对不可能!

    莫说一词,便是金山银山、凤冠霞帔放在眼前,她董明月亦不会有丝毫动心!

    真当自己是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么?

    明月姑娘银牙一咬,霍然起身,凝视着房俊,一字字说道:“二郎如此污秽之言,不嫌太过分么?瓶儿,我们走!”

    说着,柳腰轻摆,莲步微抬,理都不理房俊,径自向门口走去。

    小丫鬟赶紧起身跟上,还不忘幽怨的看了房俊一眼,似是怨这家伙破碎了自己心里“风流词人”的美好形象……

    房俊微微有些错愕,想不到这丫头还有这份刚烈。

    倒是很难得……

    却也并不阻拦。

    只是幽幽说道:“玉螺一吹椎髻耸铜鼓千击文身踊……若我所料不差,姑娘脖颈之上,有一处鸟雀纹身吧?”

    正气呼呼向外走的明月姑娘,闻言脚下一乱,差点自己把自己拌个跟头!

    心口狂跳:这人眼神也太好使了,居然见到自己颈上的纹身?

    当然,最可怕的不是见到了自己的纹身,而是这两句诗!

    玉螺一吹椎髻耸铜鼓千击文身踊……

    这人怎会说出这两句诗?莫非……

    明月姑娘心中惊疑不定,脚下却是不敢耽搁丝毫,快步走出门口,跳上马车,待小丫鬟一脸奇怪的上车之后,吩咐车夫出。

    小丫鬟很是不满,噘嘴说道:“这个房二郎,真是太过分了,都不送送姑娘吗?”

    明月姑娘却没有在意房俊的失礼,只是心里一个劲儿的跳——他都看出什么了?都知道了些什么?

    房俊坐在屋里,连动一下都欠奉。

    捧着茶盏,眼睛微微眯起,这是他遇到疑惑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惊鸿一瞥之间,他见到这个明月姑娘脖颈上的一个纹身。

    并不是这个纹身本身有多神奇,而是……上辈子房俊曾在大学时处过一个女友,恰好,那个女友也有这么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纹身。每当鱼水耳鬓厮磨之时,房俊很是喜欢轻轻的舔舐那处纹身,而女友也很是享受那种程度的温存……

    据说,那个纹身是她老家当地一个流传很久远的风俗。

    这个明月姑娘,难不成是跟他的那位前女友来自于同一地?

    房俊婆娑着茶盏,那可真是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