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章 上元(上)
    相传西汉文帝时期,为了庆祝周勃在正月十五勘平诸吕之乱,特设此节,以后的每一年,每逢此夜,必出宫游玩,与民同庆,因为这是新年第一个月圆夜,也叫元夕、元夜,这一节日中有观灯的习俗,故又称为灯节。

    源在汉代长安的上元节,时光走过了近千年后,还是那座城,还是那些灯,却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上元节前后三天,长安城取消宵禁的限制,以方便百姓赏灯,称为“放夜”。

    在这难得的三夜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无不出外赏灯。以致于长安城里车马塞路,人潮汹涌,热闹非凡。

    房俊这几日都往来于庄园与凌波苑之间。

    这凌波苑亦是平康坊有数的几大青楼之一,估计是背后有一些李震的股份,是以自从那位红袖姑娘进京之后,便驻留此处,成为凌波苑的头牌,近几日更是再次习练房俊编排的歌舞。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原本对这位红袖姑娘身世经历并不感兴趣的房俊,也只好全心全力。

    饱受琼瑶阿姨“荼毒”的房俊心里,比之红袖姑娘凄惨千倍百倍的故事不要太多,早已经免疫力大增……

    上元节这天傍晚,房俊带着武媚娘和俏儿,坐着马车回到长安房府。

    他是被小妹房秀珠一纸诏令传唤回来的……

    唐代风俗较之以往更加开放一些,对于女子的种种桎梏大概是历朝历代最宽松的,尤其是在上元节这一天,“正月十五日夜,灯明如昼,士女无不夜游,车马塞路。”上元节破例大解放,连大家闺秀也可上街,往来于熙熙攘攘人群中,那时的长安城上元夜,无疑是最浪漫的夜晚。

    小妹房秀珠对于上街赏灯雀跃不已,平素可没有如此撒欢的机会……

    但正是因为街上人多,卢氏却严令房秀珠,必有家人陪同方可。

    熟料大哥房遗直临时被朋友叫去吃酒兼欣赏花魁大会,急的房秀珠团团转,便是大嫂杜氏也很是气恼,她也想上街去转转……

    “二哥最讨厌了,整日里躲在骊山的农庄,只顾和媚娘姐姐卿卿我我,都不管妹妹了……”

    房秀珠一见到房俊,便撅着嘴开始控诉,表达对于房俊“见色忘妹”的极度不满。

    武媚娘顿时羞得脸儿通红。

    房俊却是不以为意,张嘴就胡咧咧:“等到将来你找了夫婿,照样也没空搭理我这个哥哥。”

    一句话,将房秀珠说得娇羞不依,小手抓着房俊的胳膊一顿乱掐。

    大嫂杜氏笑着嗔道:“哪里有个当哥哥的样子?嘴上也没个把门的。”

    说着,揽住武媚娘的手臂,伏在她耳边轻声笑着低语几句。

    也不知道说了啥,武媚娘秀美绝伦的脸蛋儿愈娇艳夺目……

    房俊瞅了瞅房秀珠身后的漂亮小姑娘,揶揄道:“哎呦,李大小姐今儿可真是端庄啊,这不认识的,还以为珑儿妹妹真是个知书达理温婉娴静的小美人儿呢,哈哈哈……”

    李玉珑抿抿嘴唇,笑吟吟的白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大嫂杜氏瞪了房俊一眼,斥道:“少说怪话!珑儿也是要出嫁的大姑娘了,你可得注意着些!”

    房俊微微一愣,看了看站在小妹身后的李玉珑,往昔那个秀美灵动、最爱痴缠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居然已要嫁作人妇?

    造孽啊,这才十三岁吧……

    房俊略带尴尬的摸摸鼻子,要出嫁的姑娘,自然不能像是往昔一般开玩笑,这方面是要注意了,否则传出闲话,他倒无所谓,可就苦了李玉珑这小丫头。

    唐朝社会风气的确开放,但是对于女孩子的名节也并不是就不看重了,若是敢跟后世那样没事儿换个男友闲来开个房,打不死你……

    听闻杜氏说道自己的婚事,李玉珑小脸儿上并没有多少羞涩欣喜的样子,而是轻轻垂下臻,神情略带黯然。

    看起来,又是一桩不怎么幸福的政治联姻啊……

    房俊无奈的叹气。

    虽然对这种联姻的方式极度不满,可他又能如何?别说这是唐朝,即便是放在那个讲究爱情追求自由的二十一世纪,为了利益此等事也是屡见不鲜。

    更何况他房俊自己不也是深受其害……

    再是同情,他也没那个能力跟整个社会作对。

    看了看身边这些莺莺燕燕,房俊有些头痛,进城的时候便已经见到街上人流如织,这要是到了晚上赏灯时分,那得是多少人?摩肩接踵绝对不是虚言。

    赶紧叫来几个身材高大的家仆,跟自己从农庄带来的人一起,组成一个临时保镖小组,严令他们就跟在自己一行人身边,不得远离,随时保护好一众女眷的安全。

    “若是有那不长眼的往跟前凑,甭管是谁,给我打得他姥姥也认不出他!出了事我担着!可要是女眷们被冲撞了,回来老子扒你们的皮!”

    房俊很是霸气的交代。

    众家仆轰然应诺。

    卢氏听到院子里的喊声,吓了一跳,急忙跑出来寻问:“二郎,安全为重,切莫生事!”对于自己这个二儿子走到哪里惹祸到哪里的本事,她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房俊敷衍的摆摆手:“母亲放心,只是做好准备罢了,这长安城里,敢跑到某房二郎面前讨便宜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卢氏只好无奈的叮嘱一番。

    一众女眷以及家仆闻言,也都群情振奋,话说这位二郎拿着真是跟在长安横着走……

    呼呼啦啦十几号人,也不坐车,便出了正门,沿着街道溜溜达达,向朱雀大街行去。

    刚刚转上朱雀大街,房俊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实在是不够用。

    眼前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当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自然有许多士子之类的人物,迈着八字步,端颜紧肃的走过;也有那鲜衣怒马的豪室子弟,带着大群的仆从呼啸而去,引得路人纷纷侧目;间中夹杂着身着轻皮裘,辫,脚穿乌皮靴的突厥人;戴耳环,披肩布的五天竺人;以及身穿小袖袍、皮帽上绣着花纹镶上丝网的中亚胡人昂然而过。

    短短的时间里,房俊已经见到了来自数十个不同国家的人,在这长安街头来去。

    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各家的家眷女士,难得的放松机会,女眷们都想趁着机会出来见识见识。

    如此一来,自然招惹了无数无赖地痞,他们嘻嘻哈哈的混在人群里,嘴里说着下流的话语,眼神搜索着长相俊俏的女眷,甭管是盛装的少妇,亦或是娇媚的少女,只要寻到猎物,便三五成群的挤过去,推推搡搡弄得人群混乱,他们混在其中上下其手,痛痛快快的揩油,被占了便宜的女眷们叫声喝吒,脸红耳热……

    房俊赶紧吩咐家中女眷聚拢在一起,被家仆们围在当中,缓缓汇入朱雀大街的人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