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上元(下)
    晋阳公主起初被房俊背着,很是有些羞涩,不过听到房俊夸张的赞美,顿时笑得像是一朵花儿一般,灿烂明丽,欢喜得不行,便将仅有的羞涩忘到脑后。

    从记事的时候开始,除了父皇,还从未有人能这样肆无忌惮的将宠溺之情表示出来。长久以来所受到的教育,在她小小的心思里,自己是大唐的公主,那就应该以身作则。贤淑、善良、知书达理……这才是一位公主应该展示给世人的美好形象,亦是皇家的脸面。

    可她毕竟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天真烂漫才是她的本性。

    这时被房俊背在背上,听着房俊夸张的赞美,晋阳公主本能的亦觉得有些不好,这是不是有些过分呢?好像是那些故事里头穷奢淫逸无恶不作的坏公主才会做的事情……

    可是再一想,他是我的姐夫啊,是我的家人!

    我的姐夫宠着我、惯着我,愿意哄我开心,这有何不妥呢?

    谁也管不着!

    这么一想,小公主开心了,也兴奋了!

    趴在房俊宽厚的背上,搂着房俊的脖子,小公主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高高的灯架,兴奋的大叫:“马儿马儿,去那边去那边!那里有好多灯!”

    房俊闻言一笑,低声吩咐身边的家仆前去保护大嫂,然后仰起脖子作怪的学着一声“希律律”的马叫,背着晋阳公主,带着小妹房秀珠和李玉珑,一颠儿一颠儿的小跑过去……

    晋阳公主被房俊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立即感到有趣,一张小脸蛋儿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紧紧搂着房俊的脖子,兴奋的大呼小叫:“马儿快跑!马儿快跑啊,咯咯咯……”

    李治羡慕的看着房俊的背影,偷偷瞄了一眼身边冷若冰霜的高阳公主,咽了口唾沫,一狠心,说了一声:“那个……姐姐,我过去看着点兕子……”说完,一溜小跑的追着去了。

    高阳公主银牙暗咬,差点气炸了肺。

    好哇,你个黑面神!居然当着我的面把弟弟妹妹都给策反了,这是要明刀明枪的跟我作对?

    哼哼!本公主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想到这里,恨恨的跺跺脚,提着裙裾也追着走了过去……

    晋阳公主一直都是跟在哥哥姐姐身边,她个子矮,眼前见到的都是腿,等闲也见不到什么景色,所以有些烦闷,觉得这灯会也不像宫里内侍宫女们说的那么有意思。

    可现在被房俊背在背上,有了高度,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都不够使了,瞅什么都有意思,开心得不得了。

    路过一个卖糖葫芦的小摊,晋阳公主趴到房俊耳边,低声哀求道:“我想吃这个……我没吃过……这个应该是甜的吧?”

    女孩温软的语调和淡淡的香气,让房俊微微有些愣神,

    但是糖葫芦这个东西……

    可这位是公主啊!大街上的东西谁敢给她乱吃?

    晋阳公主下巴搁在房俊肩头,房俊略微侧头,便见到晋阳公主粉雕玉琢的侧脸,小丫头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瞅着那红彤彤的糖葫芦,一眨不眨,小嘴儿还抿了几下,显然是馋得很了。

    感受到房俊的目光,晋阳公主转过脸,跟房俊对视,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大概是感觉到房俊的为难,小脸儿一抽,有些失望道:“我知道不应该随便吃这里的东西……走吧姐夫,兕子不吃了……”

    房俊一下子就心软了。

    这个善解人意的小丫头啊……怎么就这么可人疼?

    房俊笑了笑,双手将小丫头往背上挪了挪,空出一只手,便在那插着糖葫芦的架子上拔下一串,对身后众人大声说道:“我请客,人人有份!”

    房秀珠和李玉珑欢呼一声,也顾不得矜持了,上手自己各自拔下一串。

    眼见房俊把糖葫芦递进晋阳公主一只小手里,旁边的禁卫大骇,当即有人阻止说道:“二郎,万万不可!”

    身为公主,乃是皇家的金枝玉叶,虽然比不得皇帝那般每一道吃食都要经过严格检验,确保绝对安全才可食用,但这般大街上的东西,那是绝对不能吃的。即便无毒,也会因为卫生问题导致拉肚子等等,那可就出大事了!

    更何况晋阳公主自由身体娇弱,禁卫怎敢让她吃这个?回头李二陛下能扒了他们的皮!

    房俊岂会不知这个道理?

    也不为难尽职尽责的禁卫,坦然说道:“你等且放心,只是一只糖葫芦而已。若是陛下责问,万事由我担待。”

    嘴里这么说着,还是凑过嘴,在晋阳公主手里的糖葫芦上要下一颗裹着糖的山楂,咀嚼了几下,除了因为糖的纯度不够导致酸多过甜之外,口味并无异样,蘸糖葫芦的糖水都是熬化的,不至于吃坏肚子。

    禁卫互视一眼,不敢言语了,实在是这位凶名太盛,若是惹一顿拳脚,多冤呐?再者说了,这位是公主的姐夫,一家人,有错也找不到他们这些禁卫头上,便都闭口不言。

    晋阳公主眼巴巴的问:“可以吃么?”

    房俊说道:“没事儿,吃吧,好吃着呢!”

    晋阳公主瞅瞅手里的糖葫芦,馋的直咽口水,可还是有些害怕:“姐夫啊……万一父皇生气怎么办?”

    “不怕,若是你父皇问你,你就说是姐夫让你吃的……”

    得!说顺嘴了,他自己倒是自称姐夫了……

    刚巧高阳公主和李治从后赶到,闻言大怒,又羞又气,指着房俊咤道:“无耻鼠辈!你怎敢自称……那个?本宫告诉你,你如果敢给兕子吃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本宫……就回去告诉父皇!”

    房俊怎会怕她?

    撇撇嘴不屑说道:“爱说就说呗,早知道你就是个长舌妇!”

    高阳公主差点气死,怎么就长舌妇了?是你不懂规矩乱给兕子吃东西,还是我的错了?

    若不是大庭广众之下,依着高阳公主的小暴脾气,绝对冲上去挠房俊一个满脸桃花开……可这街上人流如梭摩肩擦踵,高阳公主还真就没那个勇气撒泼……

    倒是晋阳公主懂事,见到姐姐和“姐夫”为一串糖葫芦争执,便丧气的说道:“都是兕子不好,这个……我不吃了,我不要姐夫被父皇责罚。”

    这话说的,听得房俊那叫一个窝心……

    大男子主义瞬间爆棚:“殿下放心,尽管吃就是了!你这位坏姐姐若是告状,哥哥我认罚就是,反正你父皇又不能砍我的脑袋,对不对?顶了天打顿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我三天两头就被你父皇打,也不差这一顿!只要殿下开心,挨顿打也值!”

    晋阳公主又是高兴又是感动,闻言就把糖葫芦往嘴里送,先是伸出小舌头舔了舔,酸酸甜甜正对小孩子胃口,顿时笑得两只大眼睛弯成了月牙,有了房俊撑腰,毫不理睬旁边姐姐的威胁。

    高阳公主这个气啊,和着就我是个坏蛋?一张粉脸都气黑了,掐着腰开始呵斥房俊:“你说你胆子都肥的没边儿了,居然敢给兕子吃这个?想一顿板子就了事?做梦!本宫告诉你,非得让父皇把你……哎呀!稚奴,你赶紧给我放下!”

    却说李治这个小正太眼见身边的小伙伴人手一支糖葫芦吃得美美哒,他也馋的不行,趁着高阳公主和房俊斗嘴,偷偷去拔了一支就往嘴里塞,却是立即就被高阳公主现了。

    这小家伙腹黑的属性丝毫不逊于乃姐高阳公主,闻言使劲儿把糖葫芦塞嘴里咬了一颗,咯吱吱的嚼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事的,到时候你就跟父皇说是姐夫叫我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