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那宿命的相逢(上)
    房俊愣愣的看着李治,这个小不点儿还真是缺德啊,这么自然就把咱推出去当挡箭牌了?

    高阳公主怒视房俊:“都怪你!”

    这下子房秀珠不干了。

    这不是欺负我哥吗?

    她倒不是冲高阳公主,高阳公主那是她未来的嫂子,虽然不爽也没辙,晋阳公主那么小,还那么可爱,哥哥都说了他担责任,她也认了!

    可这个豆芽菜你凭什么啊?

    小丫头显然完美继承了老妈剽悍的作风,冲上前去一把将李治手里的糖葫芦夺过来,冷哼道:“吃糖葫芦的是你,到时候挨揍是我哥?想得美!不给你吃……”

    旁边的李玉珑倒是想拉住她,没拉住……

    李治都傻了,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还沾了一点糖,粘粘的,再看看被房秀珠抢走的糖葫芦,想要去抢回来,可是看着房秀珠小母老虎的凶相,没敢……

    这家伙嘴一瘪,一转身,跑到高阳公主身边,扯着高阳公主的手,哭了……

    一边抽噎一边告状:“姐啊,那臭丫头把糖葫芦抢走了……”

    房秀珠尖声喝道:“说谁臭丫头?”

    李治吓得一激灵,这下子只是哭,抬头瞅着高阳公主,眼泪巴嚓的,不敢说话了。

    高阳公主无语的一捂额头……

    一众禁卫也是齐齐无语,扭头四顾做忠心保卫状。

    房俊嘴角一抽,看看这位未来的高宗皇帝陛下扯着姐姐的袖子哭鼻子……这画面太美,你敢想?

    晋阳公主凑到房俊耳边小声说道:“九哥最爱哭了,咱们不理他……去看那个灯塔啊,好不好?”说着,还把手里的糖葫芦塞到房俊嘴里,喂他吃了一颗山楂。

    房俊也笑:“行,哭鼻子的小孩儿最讨厌了,咱不理他!”

    背着晋阳公主,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吃着一串糖葫芦,向最高最亮的那座灯塔走过去。

    高阳公主本想趁着上元节出来溜一溜好生玩耍一番,可现在被李治哭得心烦意乱,满肚子火气不出来,只想赶紧回宫得了。

    都怪那个黑面神!

    若不是遇到他,怎会有现在这么闹心的局面?

    真是讨厌鬼!

    尤其是眼看着晋阳公主被房俊哄得眉花眼笑,根本不搭理自己这个姐姐了,高阳公主更是妒忌得不行……

    可也不能把晋阳公主自己给扔下,运了运气,把怒火压一压,扯着李治的手紧忙跟了上去,眼瞅着身边游人越来越多,再不过去就要被冲散了。

    房俊背着晋阳公主走到不远处这座灯塔近前,抬头一看,竹竿搭成的架子足有一丈高,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有大有小,有花有鸟,有红有绿,每一个灯笼下边都飘着一条彩带,上面写有文字。

    居然都是一条条灯谜!

    聚灯成塔,很是新奇!

    附近围拢了一大圈看热闹的,只见灯塔前有一个又白又胖的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对着围观众人拱拱手,朗声说道:“此灯有一个名目,唤作锦绣乾坤,各位看好了,所有的彩灯上都附有灯谜一条,只需出十文钱,便可得到一次猜谜的机会,若是猜中谜底,那么相应的那盏彩灯便归你所有!”

    说着,他一指身前的一个功德箱,大声说道:“今日所得钱财,不拘多少,都会布施给金城坊会昌寺,由寺内大德高僧主持法会,为天下灾民祈福,本人绝不节流一文一毫!”

    “好!”

    “这人真是有德行啊!”

    “看见没有,这些灯笼做工都不错啊,下面的便宜一些,越是上面的越好看,那几个最便宜怕是也不下于几百文吧?”

    “就是有钱人家图个乐子,又不是为了赚钱。”

    “是啊,自己出钱做灯笼,得了钱捐给寺庙作法事,大善人啊……”

    一时间群情振奋,这位胖子陡然间像是身披了一层慈善的光环,俨然那一张肥脸都变成笑口常开的弥勒佛……

    十文钱是小事,更何况找乐子之余还能行善,何乐而不为?

    当即便有不少人交钱,闹哄哄的去猜自己看中的谜题,有人猜中了,欢天喜地的拿走灯笼,有人猜错了,却也笑嘻嘻的驻足观看,并不失望。

    气氛很热烈,连带着将附近的人都招了过来,人越聚越多,越来越热闹。

    晋阳公主今日大概是长这么大最开心的一天,小丫头完全玩疯了,被房俊背着挤到灯塔前,一手搂着房俊的脖子,一手指着最上面的一个不停旋转的走马灯大叫:“姐夫,我要那个!我要那个!”

    房俊一行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周遭又有侍卫保护,一见便是权贵人家的子弟。

    只不过除了房俊脸有些黑看着有些气势之外,身边几个女孩子各个钟灵毓秀、娇俏秀丽,很是惹眼。

    那胖子摊主便笑道:“好俊的小妹妹!只是那盏走马灯的谜题可不简单,不知道你哥哥能不能猜得中?”

    晋阳公主搂着房俊的脖子,眨巴着大眼睛,奶声奶气的说道:“这不是哥哥,是我姐夫,我是小姨子!”

    高阳公主将将走到两人身边,也抬头看着流光溢彩形状各异的灯笼,却冷不防晋阳公主冒出来这么一句,一张秀丽的脸蛋儿刷一下就变成了大苹果,气得娇吒道:“兕子,莫要胡说!”

    她这么一说话,加之脸上羞窘气恼的神情,那就更显眼了。

    便有好事的围观者调笑道:“哎呦,姐姐比妹妹更漂亮,小郎君好福气啊!”

    更有不少人跟着起哄。

    把个高阳公主闹得是又气又羞又窘迫,平素的腹黑早就长了翅膀飞走了,低垂着头不敢见人,可心里有实在气恼,便伸出纤手,狠狠的掐住了房俊腰间软肉……

    房俊疼得直呲牙,可背上背着晋阳公主呢,也不好当众呵斥她,只得强忍着,赶紧抬头看那灯谜。

    灯笼下边垂下来的红色绸带上,写着一行字:白蛇渡江,头顶一轮红日。旁边尚有一行小字:日常用物。

    胖子摊主笑道:“这是比较难的一道谜题,小郎君不仅要猜出答案,而且还要用同等格式,再出一道谜题,才能得到这盏走马灯。”

    晋阳公主顿时不满,撅起小嘴不忿道:“别人都是猜中即可,为何轮到我们偏生这许多规矩,不公平!”

    胖子摊主有些冒汗,只好说道:“这个走马灯是整个灯塔上最好的灯之一,所以肯定是要有些不一样的规矩……不过小姑娘你这么漂亮可爱,叔叔我今日网开一面,只消得你这姐夫猜中谜底,这灯便送与你!”

    晋阳公主这才转怒为喜。

    房俊嘴角一挑,傲然道:“不需要!此物乃是油灯,对也不对?”

    胖子摊主略微一愣,似是没想到房俊回答的这么快,便点头道:“正确!小郎君果然才思敏捷……”

    “休说这些没用的,某便依你的规矩,再出一道谜题……”

    “哎呦,那您稍等……”

    胖子摊主闻言,便转身在灯塔后面取来笔墨纸砚,还跟着来了一个小和尚。

    房俊瞄了一眼,这小和尚细皮嫩肉的,也就二十岁左右,眉如柳叶鼻似悬胆,唇红齿白俊秀英飒,一袭单薄的灰色百衲衣,神情恬淡温润如玉,居然是一个少见的美男子!

    这时胖子摊主已将纸笔放到一张胡桌上,说道:“还请郎君给记录下来。”

    房俊便微微弯腰,一手揽着背上的晋阳公主,一手拿起毛笔,饱蘸墨汁,一挥而就。

    胖子摊主拿起来一看,大声念到:“乌龙卧壁,身披万点金星,仍是日常用物……”

    那小和尚走过来,仔细端详这幅字片刻,冲着房俊和什施礼,说道:“郎君这字体自成一脉,圆润秀丽,着实难得!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