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那宿命的相逢(下)
    这时那胖子摊主已用一根长杆将最上面的这盏走马灯取下来,递到房俊手里,随即将房俊的这幅谜题粘到一盏鲤鱼形状的灯笼上,用长杆再次挂到灯架上。

    房俊接过灯笼用一只手高高挑起,背上的晋阳公主欢喜得不得了,伸手接过,小脸儿洋溢着花儿一样的笑容。

    房俊这才看着那温文尔雅的小和尚,笑道:“倒教小师傅见笑了,小师傅便是那会昌寺的和尚?”

    和尚答道:“正是,这位施主是寺里的香客,今日再次筹集善款,小僧便过来照应一二。”

    房俊撇撇嘴,最烦和尚道士之流了。

    倒不是本身对他们有什么意见,而是在古代,这两类人不事生产,整天装神弄鬼蛊惑人心聚拢钱财,反过来一次囤积大片土地,导致土地愈集中,农民流离失所,最离谱的是,还不用缴税……

    简直就是社会的寄生虫!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最讨厌这样的花和尚了……

    房俊猛然一顿,上下打量了这和尚一番,试探着问道:“敢问小师傅法号?”

    和尚微微和什:“小僧法号辩机。”

    辩……机?

    房俊直接就当机!

    这特么的,要不要这么巧?

    下意识的一回头,便见到高阳公主俏生生的站着,脸蛋儿微红,小眼神不停的往辩机身上瞟……

    果然!

    奸夫啊!

    难道是宿命中早已注定,这两人甫一见面便互生好感?

    特么的,能不能要点脸?

    房俊浑身僵,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辩机和尚,脸上深色变幻,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立马跳过去把这个花和尚掐死……

    这可是命中注定的冤家!

    哪怕这辈子没打算娶高阳公主,也不代表房俊在见到辩机的时候就能心如止水、形同陌路!

    辩机也见到房俊身后的小娘子似乎一直关注自己,便微微一笑,报以礼貌,忽然觉得周身一冷,讶然看去,正巧遇上房俊眼中露出的凶光,吓了一跳。

    他还以为是自己刚刚跟那小娘子笑,惹得这位嫉妒,他可是听了刚才的话,知道那是眼前这位的娘子,自己却是唐突了。

    但是,那小娘子长得真是好看啊……

    辩机收摄心神,和什施礼,告一声罪,匆匆转身,跑到灯塔后面去了。

    他有种直觉,再在这里呆下去,这位黑脸的小子真能揍自己一顿……

    房俊深吸口气,知道此地人多眼杂,自己就算有什么想法也不能实施。

    回头看了高阳公主一眼,忽然问道:“很帅?”

    高阳公主愕然:“什么?”

    “我是说,那和尚长得真俊。”

    高阳公主雀跃道:“是啊是啊,辩机大师可是会昌寺的高僧,很厉害的!”

    房俊扭头不理这个花痴,一张脸气得更黑了……

    “二哥,我要那个花灯!”

    房秀珠见到晋阳公主得到了花灯,心里羡慕,指着灯塔上一个莲花形状的灯笼说道。

    房俊眯眼看了看灯塔,心里有了主意。

    “放心,见者有份,全部都有!”

    不是指着这个灯塔赚钱吗?老子给你弄黄了……

    吩咐一位禁卫道:“你去付钱,每次十文,不能多给!”

    那禁卫本就负责三位殿下买东西的时候付钱,闻言立即点头。

    房俊便站在灯塔下,微微仰……

    “一劳永逸……打一地名?长安!”

    “走出深闺人相识……打一字?嗯,是佳字!”

    “需要一半,留下一半,还是一个字?雷!”

    “画时圆,写时方,有它暖,没它凉……怎么都是字谜?日啊!”

    ……

    他就像是个专业砸场子的,就站在那里,禁卫每给十文钱,他就答出一道谜语,摘走一个灯笼。

    很快,几个妹妹便都有了灯笼,禁卫们更是人手一个,高阳公主也分到一个……房俊便吩咐把灯笼分给围观的游人,引起一阵叫好声。

    那胖子摊主脸都绿了,这些灯笼最便宜的也不止十文钱,贵的都快要几百文了,这不得赔死?

    只好陪着笑脸,对房俊鞠躬作揖,哀求道:“这位小郎君,此乃为了捐款祈福,您高抬贵手……”

    房俊似笑非笑的瞅着他,还没出言呢,旁边便有人起哄道:“得了吧,你牛德山这个铁公鸡,谁不识得?别拿这些做幌子,那寺庙里的沙和尚信你,咱们可不信!”

    “就是!你个缺德鬼骗人很好玩吧?”

    “哈哈,你可知眼前这位是谁?响当当的镇关中房二郎便是了!人家按规矩拿钱,凭什么不让人家猜灯谜?”

    “房二郎,揍他!”

    “揍他!”

    房俊大汗,回头怒道:“刚刚喊什么镇关中的那个,给我站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没人怕他,反而惹起一阵哄笑。

    房二郎虽然凶名昭著,但那只是对于京中纨绔而言,对于老百姓人家却没有半点狠历。相反,整个关中谁不知道房二郎仗义收留灾民的事迹?

    有人叫道:“房二郎,你身边这位真是你家娘子?”

    房俊一愣,暗道不好。

    果然,立即有人说道:“房二郎的娘子,那岂不是高阳公主殿下?”

    “我滴个天!真是公主啊?”

    “长得那么漂亮,应该差不多吧?”

    “那房二郎背着的那个,会不会是晋阳公主?”

    “哎呀呀,今儿好运气啊,居然见到了两位公主殿下!”

    听到自己的身份被挖出来,高阳公主没有感到羞涩,而是吓了一大跳。这里边人山人海,若是有人冲撞,躲都没地方躲!

    房俊也心惊胆跳,这要是出了事,李二陛下还不得把自己给剐了?

    他连忙吩咐禁卫围在高阳公主和李治身边,忽闻人群中有一人大声说道:“那些个和尚都是装神弄鬼,平素他们还放印子钱呢!人家房二郎这才是真的大善人,就算是纨绔,也是咱长安最有人情味的纨绔!”

    房俊瀑布汗……

    纨绔就纨绔呗,还最有人情味的纨绔?都不知道你是夸我还是骂我……

    前些天不是还弄出来一个什么“长安四害”吗,这一转眼你们这帮家伙就黑转粉了?

    最让他惊奇的是,那人这么一说,居然不少人高声回应,很是认同。

    人群并没有围上来,大家也都没走,而是微微散开,让开一条道路。

    并没有电视剧里头见到皇家便跪地磕头的境况,大家很是好奇的打量着高阳公主和晋阳公主,毕竟平素这样的金枝玉叶可不容易见到。

    晋阳公主还好,小丫头今儿很高兴,甚至活泼的冲大家晃一晃手里的走马灯,奶声奶气的说道:“这是姐夫给我赢回来的,好不好看?”

    “好看!”

    “哈哈,晋阳公主殿下真是可爱啊……”

    “而且殿下跟房二郎的关系真的很好啊,刚才我就一直注意着,房二郎可是背着殿下走了好远的路!”

    晋阳公主更加得意了,甚至趴在房俊肩头,凑过小嘴儿在房俊脸颊上亲了一口。

    人群里哄笑生更大了,大家都喜欢这个活泼可爱的小公主。

    倒是高阳公主被这么多人注视,平素的跋扈嚣张在就不翼而飞,窘的俏脸通红,手足无措。

    好半天,才脱离纠缠的人群。

    房俊一身大汗,心知不可能继续待着这几位逛街了,否则指不定出什么状况,便吩咐禁卫将两位公主以为亲王护送回宫。

    高阳公主浑身不自在,恨不得飞回宫里去才好,晋阳公主却是依依不舍,拉着房俊的手不松开,直到房俊许下无数承诺之后,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房俊这才喘口大气。

    幸好这是在皇家同平明关系极佳的贞观年间,若是放到别的朝代,保准得惹出点大事不可!

    刚刚松了一口气,忽然见到远处自家一个家仆急忙忙跑过来,一路冲撞无数行人,惹得骂声四起,他却丝毫不顾,径直跑到房俊面前,满头大汗,惶急的说道:“二郎,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