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你家国公算个锤子(上)
    房俊心里一紧,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这家仆分明就是之前护卫在大嫂和武媚娘身边的,某非出了什么状况?

    果不其然,那家仆惊慌道:“少夫人和媚娘姑娘,被一群人堵在绸缎铺子里……”

    房俊二话不说,让那家仆带路,扯着小妹和李玉珑的手赶过去。

    尚未散去的人群见到房俊如此匆忙,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任其通过。

    不远处一家绸缎铺子门前,围了一大圈人。

    那家仆在前头驱散围观游人,房俊紧随其后,进了铺子。

    铺子里两帮人泾渭分明,两相对峙。

    房家家仆站成一排,将大嫂杜氏和武媚娘挡在身后,其中好几人脸上带伤,衣衫破碎,明显是曾被殴打。

    大嫂杜氏正嘤嘤哭泣,武媚娘不住的劝慰。

    另一帮人则趾高气扬,各个身躯粗壮,脸上带着狠历,虽然穿着普通家仆的衣物,但相顾之间神情傲然,有几个甚至面上带着刀疤创伤,一见便知不是普通的奴仆,倒更像是一群出身军伍的兵卒。

    为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见到房俊走进来,上前一步略微拱手,微笑道:“在下乃是……”

    房俊伸手,制止他说话,问在场的一个家仆:“说,怎么回事。”

    那中年人面色一僵,料不到房俊如此无礼,不过自家理亏在先,也只好忍了,再次拱手道:“在下乃是……”

    刚一开口,房俊已经一个箭步窜过来,当胸就是一脚。

    “蓬”的一声闷响,中年人矮小瘦弱的身躯被这一脚踹得倒飞出去,撞在背后的墙壁上。

    房俊冷冷说道:“某再跟家仆说话,你没见到?不知死活的东西,某管你是谁!”

    中年人身边的这些家仆反应得有些慢,实在是想不到房俊居然二话不说就抬脚踹人,这也太霸道了吧?当即便“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大声呵斥。有两个人赶紧跑过去扶起那中年人,却见他勉强站起,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嘶声喝道:“都给我住手!”

    再次向房俊拱手道:“在下乃是……”

    房俊看都不看他,盯着自家的家仆:“说,到底生何事!”

    那家仆是个嘴皮子利索的,飞快的将前因后果叙述一遍。

    方才大伙被人流冲散,杜氏和武媚娘并未着急,身边有家仆护卫,也不虞出什么差错,便一边向房俊那边靠拢,一边欣赏着景致。

    恰好路过一个绸缎庄子,两个女人便走进去,商量着是不是买一匹花式好看的绸子,做几套夏日的衣衫。

    正在这时,一伙人耀武扬威招摇过市,刚好经过铺子门口,为那年轻人一眼就瞅见杜氏和武媚娘两个。

    杜氏虽不及武媚娘明艳,但出身书香世家的花信少妇自有一股恬然娴静的温润气质,加之长相亦是清丽脱俗,再加上旁边的武媚娘,当真犹如莲花并蒂、梧枝连理。

    那年轻人当即便进了铺子,出言调戏,还轻佻的去摸杜氏的脸颊。

    房家仆人怎会容得他如此放肆?立即阻止,却被他年轻人指使下人殴打一顿,好在有人认出这乃是房家的女眷,那年轻人这才悻悻作罢,当先而去,留下矮小中年人想跟房家人道个歉,不知者无罪嘛,起码有个转圜。

    房俊大怒,调戏良家妇女都调戏到房家头上了?冷着脸,吩咐几个家仆将几位女眷都护送回府,然后带人过来,现场只留下两人。

    杜氏擦擦眼泪,小声叮嘱房俊:“二郎,切莫惹事!”

    她虽被调戏几句,到底也没怎么吃亏,深知房俊的脾气,就怕他不依不饶,惹出大麻烦。

    房俊轻哼一声:“嫂子且先回去,欺负房家人,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杜氏大急,还待再说,却被武媚娘轻轻拉着,耳语了几句。

    武媚娘到底有见地,明白这事儿若是不讨个说法,明儿就会满大街的谣言房家软弱,人尽可欺。

    目送女眷离开,房家吩咐留下的两个家仆:“守在门口,不许人进来,亦不许人出去。”

    两个家仆领命,站在门口,将围观者挡在外边。

    那矮小中年人终于得到说话机会,喘着气艰难说道:“在下乃是……郧国公府上管事,先前是吾家少爷不识得贵妇家眷,有些失礼,还望二郎看在国公与房相同朝为官的份上,担待一二。”

    说着话,胸口还闷闷的传不上气,眼前一阵阵黑。

    都说这位房二郎是个棒槌,今儿算是见识了,二话不说上来就踹人,果然够剽悍……

    不过见他安排人守在门口不许旁人进来,大抵也是有些低调处理的意思,便稍稍放心。

    原来是郧国公张亮的家人?

    那又如何!欺负了房家人,仗着名头就想息事宁人?

    想的倒挺美!

    房俊背着手,不搭理他,在屋里溜达一圈,眼神四处乱瞟。

    直到看见墙角有一根手臂粗细的木棍,这才施施然走过去,伸手拎起掂了掂,稍嫌短了点,不过轻重倒挺趁手。

    郧国公府上这些个家仆,俱是百战沙场下来的老兵,对于危险的嗅觉极其敏锐,见到房俊拿起木棍,就知道不好!

    果然,房俊抡起木棍,照着离得最近一人劈头盖脸就砸下去!

    那人猝不及防,硬生生被这一棒敲在脑袋上,顿时软到在地,血流满面。

    这些战场下来的老兵绝对不白给,反应很及时,呼喝一声,就把房俊围在当中。

    那矮小中年人一看不好,急的满头大汗:“给我住手!”

    自家本就理亏在先,这要是再把房玄龄的二儿子给打了,陛下岂会轻饶了自家国公爷?无论亲疏远近亦或是功劳地位,咱家这位国公可是拍马也及不上人家房玄龄!

    他这一喊,张家的家仆倒是真听话,老兵嘛,对于命令下意识的就回去服从。可他们停手了,房俊可没停!一根木棍舞得虎虎生风,根本不顾头脸,一顿猛敲猛砸!

    待到张家家仆意识到不还手不行,却觉根本拿这个黑脸的少年无可奈何!这家伙不仅身手矫健反应敏捷,兼之体质出众力大无比,犹如虎入羊群一般,打得一众张家家仆惨不堪言!

    矮小中年人这才明白房俊那句“外面的不许进来,里边的不许出去”是什么意思,这是打算关门打狗啊……

    等到房家的家仆将几个女眷送回去,带着一大群家仆呼呼啦啦赶回来的时候,整个绸缎铺子里躺了一地张家的仆人,各个头破血流断手断脚,哀嚎一片,凄惨不已。

    围在绸缎铺子外面的观众全都傻了眼,都说这房二郎如何如何能打,如何如何棒槌,今儿算是开了眼!那一屋子六七个彪形大汉,被他一个人拎着根棍子想打兔子死的从头锤到尾……

    “全都给我拖着,咱们去郧国公府上,请郧国公给吾房家一个交代!”

    房俊吩咐家仆道。

    “诺!”

    众家仆一哄而上,原本护卫杜氏和武媚娘的那几个家仆这个解气啊!还得是咱家二郎,什么国公爷,呸!惹了咱,照打不误!

    张家那中年管事哆哆嗦嗦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都把人打成这样了,你还不算完,还要要一个交代?

    房俊却是理都不理他,拎着棍子走在前头,身后一大群家仆呼呼啦啦的跟着,各个或是拽着胳膊或是拖着腿,将一干张家家仆就这么拖着,招摇过市,径直向延寿坊郧国公府行去。

    沿途游人见此热闹,岂有不瞧之理?

    于是,上元夜的长安城,便出现了一幕堪比花灯更为惹人眼目的热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