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你家国公算个锤子(下)
    张亮在唐军中混出头之后,便抛弃结妻子,迎娶李氏,便是眼前这位。

    这李氏生性嚣张、骄横,张亮对她既宠爱又惧怕,家中大小事务,都由其掌握,私心愈膨胀,张慎微作为张亮的长子,天然的继承者,理所当然的成为李氏的眼中钉肉中刺,做梦都想着将之除之而后快,所有的家当都由自己的儿子张慎几来继承。

    张慎微对于这位继母,真可谓又恨又怕,无可奈何。

    她即出现,那必定是全无保留的支持张慎几,无论对错。

    张慎微心底暗叹,真当那房家是好惹的?说不得,只能给昨日才启程付相州任上的父亲去信,请他回来向房家解释一二。

    心里正犯愁,屋外脚步杂乱,有家人慌慌张张进来禀告:“房家二郎求见大郎!”

    张慎微一捂脑门,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房家果然咽不下这口气,而且来的还是出了名不讲理的房俊……

    李氏奇道:“那个棒槌来干嘛?大郎你何时跟他走到一处?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依我看啊,这张家往后还得指望着慎几才行……”

    这位尚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张慎几见母亲讥讽兄长,也有些尴尬,连忙制止母亲,对他通报的家人说道:“你且带他进来便是。”

    在他想来,自己还是有错的,既然人家来人了,招待一下认个错倒杯茶,也就是了。

    那家人哭丧着脸:“那个……他不进来啊,要大郎出去见他……”

    李氏顿时就怒了:“放肆!他以为他是谁呀?还要咱们出去见他?你去告诉他,爱来不来,不进来就给我滚!”

    这妇人以往仗着张亮的权势,走到哪里不是高人一等,早养出了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脾气,这整个大唐万里江山,也就皇家让她怵,余者皆不足论……

    那家人吱吱唔唔说道:“那房二郎说了,他不进来,就在门口等,若是大郎不出去见他也行,每过一刻钟,他就剁一条腿,要是腿都剁完了大郎还没出去,他也就不见大郎了,自己回家去……”

    李氏愈奇怪:“剁什么腿?”

    张慎几顿时暴怒,不用问,必然是先前自己留在那绸缎铺子的家仆被房俊给捉了,居然敢跑到张家威胁我?

    真把老虎当病猫啊?

    当下一个箭步便窜了出去。

    张慎微也来不及多说,赶紧跟着去了。

    李氏脸色一沉,讥讽道:“真是没个顶门立户的样子,遇到点事就慌慌张张的,成不了大事!”

    张慎微懒得理她。

    郧国公府占地极广,从大门口到正堂,一个来回刚刚好一刻钟。

    张氏兄弟脚步飞快,张慎微是怕出事,张慎几是气得……

    将将赶到大门口,便见到外边早已被街坊行人围的水泄不通,一个黑脸少年手里拎着把横刀,正在门口踱来踱去。

    在他面前,七八个张家的家仆被强行摁在地上,不住挣扎。

    见到张氏兄弟出现,被摁在地上的那个中年人管事顿时大叫:“大郎救我!”

    张慎几怒道:“把他们放了!”

    张慎微也急忙道:“房二郎,有话好说,此事……”

    房俊摆摆手,扭头问身边的家仆:“可有一刻钟了?”

    那家仆挠挠头,这也没个沙漏啥的,谁知道到没到?便含糊的点点头:“差不多吧……”

    张慎微大急:“房二郎,手下留情!”

    房俊嘿嘿一笑:“房某吐口吐沫就是颗钉子,岂能食言?”

    言罢,手起刀落,一刀砍在他面前的一个张家家仆的大腿上。

    “啊——”

    随着刀光一闪,鲜血飞溅,那家仆的一条大腿便被砍了下来,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呼。

    围观人群出“轰”的一声惊呼,齐齐后退好几步。

    还真是说砍就砍,果然是房二愣子的作风!

    那李氏将将走到大门口,便亲眼见到这一幕,那飞溅的鲜血,那撕心的痛呼,那犹如莲藕一般的断腿……

    李氏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华丽丽的晕倒。

    张慎几目眦欲裂,这些老兵可都是父亲送给他的仆人,正是仗着这些老兵,他才能在相州那边横行霸道无人能制,这才刚刚好推到长安,就被人砍掉了腿!

    张慎几是真心疼啊!这往后自己还想出去胡作非为怎么办?指着家里边这些歪瓜裂枣?还不得被人打死……

    当即大喝道:“房俊,汝简直欺人太甚!可知家父乃是郧国公么?”

    房俊微微一哂,看了张慎几一眼:“郧国公?郧国公是个锤子!老子不认识!”

    张慎几肺都要气炸了,还待再说,却被张慎微拦住。

    张慎微上前一步,拱手说道:“今日之事,是舍弟有错在先,我张家绝不狡辩。房二郎若是有何要求,但讲无妨!张家绝不推诿!”

    房俊眯着眼:“任何要求都行?”

    张慎微也不傻,说道:“只要合情合理,张家断然允诺。”

    房俊点点头:“那行,让你家老二跟某立一个生死契,便在此处比斗一场,是生是死,各安天命!不知这个建议,是否合情合理?”

    生死各安天命,自然合情又合理。

    可问题是,谁不知道你房二勇武过人,让麻杆儿一样的张慎几跟你比武,这算合情合理么?

    傻子才会同意!

    张慎微踌躇道:“这个……”

    他不善于言辞,正琢磨着怎么想个借口推脱呢,谁知道有人却误会了。

    张慎几大叫道:“我不跟他比!大哥,你也太毒了!难不成真想趁机把我给除掉,好独占父亲的家产?”

    张慎微这个无奈啊,心说老二你是个傻子么?即便我有这个心思,也不能再这大庭广众之下使出来啊!你这么一说,咱家这声誉算是臭了,兄弟夺嫡、自相残杀……

    这下子长安城里有乐子可谈了。

    果不其然,张慎几这话一出口,围观的人群顿时喧嚣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郧国公府那些不可见人的秘辛……

    房俊也无语了,都说咱是棒槌,这位张二少爷可是比我还像棒槌……

    张慎微知道必须尽快解决眼前之事,不仅老二信口雌黄惹起非议,单单只是被人家堵着门不敢声张,就足以使得郧国公府的名声跌落尘埃,日后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以为笑谈。

    深吸口气,张慎微抱拳拱手,对房俊说道:“某是真心想解决事情,房二郎有何要求,请讲!”

    房俊见他倒是沉稳,也不胡搅蛮缠了,直接说道:“很简单,让张慎几磕头认错,房某便既往不咎。”

    张慎微一皱眉,似乎未曾料到房俊依旧如此咄咄逼人,可尚未说话,身旁的张慎几便已经大怒道:“放屁!一个妇人而已,老子看上她是抬举她,调笑几句又不会死……”

    张慎微大惊失色,暗道不好!

    如此口不择言,岂不激怒房俊?房俊的暴脾气,那可是全长安城家喻户晓!

    果不其然,张慎几话音未落,张慎微便见到眼前人影一闪,那房俊一个箭步就从自己面前窜过去,手里的横刀光芒一闪,向张慎几砍过去!

    这是要杀人?!

    张慎微惊骇欲绝!

    张慎几也傻了,眼睁睁瞅着豹子一样扑过来的房俊,还有耀目生花的刀光,连跑都忘记了……

    张家乃是将门,府中自然不会缺少身手高的武者。

    眼见房俊暴起,当即便有两人横刀出鞘,抢着护在张慎几身前,一人护住张慎几,一人横刀反击向房俊。他们不敢杀房俊,只求围魏救赵。

    谁知房俊不闪不避,脚下猛力在地上一顿,前冲之势陡然加快了一分,居然硬生生自两道刀光中突破,眨眼到了张慎几眼前!

    张慎几骇然欲绝,只见刀光一闪,手腕剧痛,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

    房俊卓然而立,浑不惧左肩右肋的两处刀伤,冷冷看着捂着手腕在地上打滚哀嚎的张慎几:“这一次剁你的手,当是教训!再有下次,就砍你的脑袋!”

    张家人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置信。

    居然把咱家二郎的手给剁掉了……

    这可是郧国公最最宠爱的儿子啊!

    这房俊怎么就这么大的胆子?

    张慎微咽了口吐沫,气得脸色青,怒道:“房俊,欺人太甚!家父郧国公必然会去跟房相要一个交代!”

    他也只能这么说,什么都不敢干!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房俊果然名不虚传,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棒槌、二愣子!这家伙今日就是抱着见血的目的来的,自己若是命令家仆将其擒拿,必然是一场无法收场的级大事件!

    房俊拎着横刀,昂然不惧:“惹了房家,就得做好承受后果的打算!另外,某刚刚说过,郧国公,算个锤子!”

    言罢,领着一众对其敬若神明的家仆,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张慎微差点气得吐血!

    身边有家仆战战兢兢说道:“大郎……是否报官?”

    张慎微阴着脸:“不必!万年县敢把那房二郎如何?此事说到底也是二弟咎由自取,待某修书一封,你且带在身上,快马加鞭送予父亲,由父亲定夺!”

    “诺!”

    张慎微抬眼瞅了瞅门前指指点点的街坊行人,知道今日张家的脸面算是丢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