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下马威(中)
    唐朝是一个由坐塌、坐席、低案之类的矮足家具,向桌子、椅子等高足家具过度的时代。

    初唐时期,还是以榻、床、案等低矮家具为主,长腿靠背的椅子还未出现。后期接近五代十国的时候,带靠背的椅子和高腿桌子,才算在全社会普及了。但即使到那时,甚至直到明清两朝,供人盘腿坐的“榻”也没有绝迹,还在社会各个阶层里广泛地使用着,而且逐渐成为一种逼格的象征——现在红木家具市场上大热的“罗汉床”,就是一种供人盘腿跌坐的“榻”。

    后世某些雷剧里,无论汉唐三国还是哪个朝代,一律高桌与椅子乱飞,纯粹是胡编乱造;但某些号称“纪录片风格”的正剧复古复得过了头,贞观开元年代的皇宫里还在坐地席睡地垫,那也不太可能……矮足家具毕竟也是家具对不?没理由不睡“榻”,反而去睡地垫。

    “衙门里可有木匠?”房俊扭了一下腰,有点酸。

    任中流回道:“咱们工部的木匠,平素都在城里的作坊,不过旁边的将作监肯定有,属下去借用两个过来。不知房侍郎有何用?”

    “让他们做点东西……”

    这辈子可不能像前世那样,为了升官累死累活,到头来自己一命呜呼,政绩还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王八蛋。反正现在的愿望也不是想要当多大的官,要的问题自然是要解决办公环境的问题,正成天坐着个胡凳,早早就得腰托……

    任中流沉吟一下,试探着说道:“房侍郎新官上任……是不是召集水部司的下属同僚,一则认认脸,再则安排一下工作?”

    您再怎么混日子,也得做做样子吧?上任第一天不召集下属显示权威,反而找木匠……太不靠谱了!

    房俊不是没做过官的,怎么会清楚这些必然的流程?

    只不过他最近瞎忙,没空出时间打探一下工部的内情,这两眼一抹黑的,安排个屁的工作?

    本待过个几日熟悉一下情况再说,不过任中流既然提出来了,那就见一见,不表示态度就行了呗!

    房俊无可无不可:“那行,你去把大家都叫来。”

    言罢,低头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汁,在纸上写写画画。

    任中流答应一声,转身出去,在走廊里呼喝两声,没一会儿,便带着五六个人走进来,站成一排。

    众人齐声喊道:“参见上官!”

    房俊抬头一看,嘴角一抽……

    这几位便是水部司的高级官员了,都是七八品的官阶,按说品级已然不低,外放出去进了府县,起码也是个县令、县丞,震慑一方的人物。可这一个愁苦如老农、一个精瘦似竹竿也就罢了,这位颤巍巍的老爷爷眉毛都白了,有没有一百岁?

    好么!这整个水部司,怎么有种老幼病残的感觉?

    怪不得这个任中流能当上员外郎,就属他长相周正身强体健……

    房俊急忙起身,把屁股底下的胡凳给老爷子递了过去,笑容可掬:“哎呦,你老这么大岁数了,是应该某去拜望您的,怎敢劳您过来?”

    老爷子呵呵一笑,也不推辞,便坐了下来。依着他的岁数,便是上了太极殿,李二陛下也是要赐座的……

    众人各自自我介绍一番。

    水部司架构精简,总计也就郎中一人、员外郎一人、主事二人、书办五人。

    其中郎中是主官,员外郎作为副手协助主官工作,主事负责具体事务,而真正的办事人,便是那几名书办。

    虽然报了名字,房俊一时也记不全。

    凳子给了白胡子老爷爷,房俊自己也只能站着,还在他也没想在这个小衙门里头显示什么官威,很是和气的说道:“咱们初次见面,往后可就要同僚为官,理当守望相助、团结一心才是。咱也不废话,有事就报上来,没事就各司其职。”

    很有一种“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的既视感……

    诸位下属面面相觑,略带惊异。

    按理说,每一位新官上任,必然要长篇大论一番,点明自己的态度,展示自己的官威,好利于以后的工作开展。

    这位就这么干巴巴的两句话,就完啦?

    “哦,还有一事……”房俊说道。

    这才对嘛……下属们各个腹诽,一次说完不行,非得玩这一套?

    “本官中午在松鹤楼订了几桌酒席,权当宴请诸位,往后还望诸位多多关照。行了,都先回去吧,赶紧把手头的事儿忙完,可别耽搁了吃酒的时间啊,过时不候!”

    下属们又愣了,按规矩,不是应该他们这些下属凑份子宴请上官么?

    而且,松鹤楼啊!那可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酒楼,出了名的贵!不是达官贵人豪商巨贾,等闲不敢进那个门儿!寻常一桌酒席,也得个三五贯,相当于他们几个月的月俸,谁舍得?

    当然,这些官员俸禄的大头在于年俸和职田,可那也心疼啊。

    不过又一想,这位新任上官,那可是出了名的会赚钱,年前卖了一个什么宝贝,可是得了好几万贯!这点小钱,人家的确不看在眼里。

    如此一来,诸人看着房俊的眼神,就有些变化了。

    当朝宰辅的公子、未来的帝婿、长安城里横着走、偏偏还腰缠几万贯……这样的上官,注定了前程似锦,就算不能紧跟着脚步,拿出去说说也提神啊!

    房俊见众人没什么反应,便挥了挥手:“既然没什么事儿,都散了吧……”

    “属下有事禀报。”

    有人站出来说道。

    房俊微微一愣,看着这人,主事梁仁方,便是那位看着愁苦如老农的,负责水部司的往来账目,算是主管会计。

    房俊沉声说道:“说。”

    梁仁方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账簿,似乎没察觉到房俊的不悦,缓缓说道:“今年春汛在即,治河钱粮需得咱们将去年账目呈报上去,然后才能去户部申请拨款。属下想将去年的汇总给房侍郎做个汇报,以便尽早申请款项,及时布置治河事宜。”

    所谓的治河事宜,便是治理黄河。每年春夏两季,黄河都会水位上涨,一不留神就会有决堤之厄,到时候但凡摊上关系的衙门,谁都没个好。

    按说这绝对是正事儿,可你非得这个时候来说?

    任中流脸一沉,呵斥道:“梁主事,侍郎大人甫一上任,尚未知晓水部司的事务,不必急于一时。”

    梁仁方梗着脖子,很是正气凛然,反驳道:“属下可以等,但是河汛不能等!”

    房俊摆摆手制止任中流,眯着眼看着梁仁方,点点头:“你且报来。”

    “诺!”

    梁仁方答应一声,站着摊开手里的账簿,一条一条往来账目念出来。

    “去年春,正月,乙巳,户部拨款十三万贯,用以治理河汛,劳工、辎重、粮油杂物等等共计花费十五万三千七百六十五贯,差额户部并未补足。夏,四月,戊寅,安州水患,户部拨钱十二万贯,筑成堤坝三十里,花费花费五万四千一百九十五贯,与前次户部拨钱总计,剩余两万八千三百五十五贯,余额截留入库。去年总计……”

    “停!”

    房俊摆手打断他,说道:“这账目不对。”

    众人有些不解,这往来数目听着人眼晕,你就知道不对?

    梁仁方脸色一变:“如何不对?这都是我多次计算得出……”

    房俊断然道:“我说不对就不对!”

    居然敢跟哥哥玩这一套!

    仗着我第一天上任,想趁机让我把这个账目坐实了,玩一出瞒天过海?

    老子会告诉你咱当年得过全市珠心算竞赛的亚军?

    房俊冷冷说道:“进出差额不是两万八千三百五十五贯,而是四万两千零四十贯,缺少的这一万三千六百八十五贯,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