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穷衙门翻了身
    韦挺人情送到底,直接将房俊送到民部大堂的正门口,他站在门口这么挥手相送,可算是将民部上下惊掉了一地眼球。

    这自家姑爷的冤家对头,怎地到了此处反倒如此和谐友爱?咱家尚书大人那也不是个好相与的,据说当年前隋那会儿,那也是敢跟现如今的陛下顶牛的纨绔……

    不过自有那心明眼亮的,从韦挺的举动,联想到此次其擢升京兆尹,便知必是房玄龄在其中起了推手,韦挺韦尚书这是再投桃报李。

    不论如何,韦挺如此举动,民部上下自是心里有数,起码在韦挺尚未调任之前,房俊的事情必须特事特办。即便韦挺调任,人家那也是擢升,前途无量,只需新任尚书不是跟房俊实在不对付,也不会有人去可以为难房俊。

    房俊自然看的更清楚。

    总而言之,这就是纨绔的好处了,可以随意的接收老爹的政治资源……

    到了门房,吩咐任中流留下:“你现在就去度支司等着,本官已与韦尚书说好,他批下去,度支司就拨钱。”

    任中流没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那位韦尚书难道不应该难为一下吗?

    不过到底是好事,水部司这边没米下锅,都快愁死人了,赶紧答应一声,向度支司跑去,这民部大院他来过无数次,早就熟门熟路。

    跑了两步,想起一事,又折返回来,问道:“不知上官报了多少数目?”

    “呃……”房俊觉得自己真的患上尴尬癌了。

    居然把这茬忘了!自己这穿越过来,似乎思虑不如以前严谨,行事亦过于随性,是心态膨胀忘乎所以了,还是无欲无求精神懈怠了?

    简直丢尽了“全省优秀干部”的脸……

    “那个……二十万贯如何?”房俊想了想,说道。

    任中流吓了一大跳,和着您根本没提具体数额?

    顿时哭笑不得说道:“房侍郎,别闹了!这春汛拨款,是每年的定例,不拘花了多少,不够可以再要,剩下可以截留。其余整修水利、维护堤坝、清理河道、宫殿营造修葺、以及应付突灾情,都是可以单独申请的……”

    房俊明白了:“也就是说,这春汛的拨款,越多越好,而且跟全年其他事项的花费没啥关系?”

    任中流点头:“没错,越多越好,春汛花剩下的,咱们想干嘛就干嘛,只要别揣自家腰包里,谁也管不着!”

    房俊摸摸鼻子:“部里也管不着?”

    若是给别人做了嫁衣,他才不干。

    任中流犹豫了一下:“理论上如此,但是……”

    房俊摆摆手,心情好:“只要规矩如此即可,咱为人最讲规矩,谁要是跟咱不讲规矩,那咱也不跟他讲规矩!真要是不讲规矩,这满长安城,还真就没怕过谁!”

    任中流被一串“规矩”弄得有些晕,不过他惦记着正事儿:“那咱们到底申请多少?”

    房俊沉吟了一下,韦挺既然能答应他给予不过二十万贯的额外支持,那就说明这老家伙打算再调任之前,利用手里的权力,在规则之内尽可能去偿还房玄龄的人情。

    既然如此,自己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反正老爹也不稀罕韦挺那点人情,正好便宜咱……

    “就要二十万!若那度支部推三阻四,你就说,某与韦尚书已经说好,他若是不信,自去寻韦尚书求证便是!”

    任中流心领神会,这是打着韦尚书的幌子招摇撞骗啊……

    他这边感慨,房俊又说道:“还有一事,韦尚书答应本官,会给予一笔不过二十万的额外款项,专门用于新式海船的试制,你顺带着跟度支部提一下,让他们尽快准备好。”

    任中流完全傻眼。

    二十万之后又二十万,自己在工部衙门干了半辈子,何时见过这么多钱?

    房侍郎,您这是要飞啊……

    中午时候,房俊在松鹤楼宴请同僚。

    席间任中流亢奋的说出今年春汛的拨款数额,顿时引起一阵狼嚎!

    工部是个清水衙门,更别提有功劳看不到有责任就给拎出来的水部司,几时见过这么大一笔钱?

    水部司诸位同仁瞳孔都变成了方型……

    自家老大实在是太给力了,有这样的领导,哪个不是干劲儿十足扬眉吐气?

    既然有钱了,那就得琢磨一下应该怎么花。

    郑坤常岁数最大,生活经验也更丰富,端着酒杯说道:“据我的经验,今年春天怕是要大旱!黄河春汛的治理,可以适当放松一些,将精力多多放在灌溉水利之上。”

    主事毛玉璋奇道:“冬天刚刚遭逢一场罕见的雪灾,说明今年的雨水必定丰沛,郑主事何出此言?”

    任中流嘿了一声,说道:“毛主事年前到任,大家相处时日尚浅,所以有所不知。郑主事看阴阳察气候的能耐,便是太史局那帮人也都个个服气,没见到李太史隔三岔五就找郑主事请教?郑主事说今年春旱,那十有就是春旱!”

    房俊来心里一跳,太史局……那不就是李淳风那个妖道的地盘?

    “郑主事认识李淳风?”

    郑坤常谦虚道:“常常探讨气候时令而已,可不敢高攀李太史!”

    话虽如此,可神情之间明显对于认识这位大唐的传奇人士颇为自得。

    房俊最怕的就是李淳风、袁天罡之类的“妖道”,因为他来路不正啊……

    当即脸一黑,冷声说道:“水部司乃是工部要地,机密众多,绝对不可让闲杂人等自由进出,若是日后被本官得知,那李淳风私自进了咱水部司,必定重重责罚与你!”

    只要能躲开,那还是不见面的好,实在是心虚……

    众人无语,啥时候水部司也成了工部重地?还有那什么机密众多,我们怎不知道?

    郑坤常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认为这位上官怕是跟李淳风有什么龌蹉,对其极为不喜,连忙答应下来。

    警告了一句,见气氛有些沉闷,房俊便说道:“既然郑主事有这方面的能力,那吾等便相信他。回去之后,商量一下做出一个规划,今年的任务侧重于水渠灌溉等水利工程。对于水部司的具体工作,我是不懂的,但我在这里说一句,只要目标定下,那么无论对错,本官都会全力支持,稳稳的站在你们身后!”

    众人大喜。

    不插手具体事务,还能勇于担责的上官,谁不喜欢?再加上背景强大,便是民部这样的大部,也如入无人之境,短短半天之内就将水部司的人心尽收。

    或许也有那么一两个心里藏着心思的,可能量差距实在太大,也只能悄没声息的乖乖跟着喊口号……

    即是欢迎新上司,房俊自然是酒席的主角。

    官员们酒杯频举,此起彼伏,默契的商演车战。

    房俊见势头不好,他便是再能喝,也架不住这么他自己……

    借着倒酒的间隙,笑问一侧默不作声的梁仁方:“怎么,心里还有气?”

    梁仁方一愣,连忙说道:“下官不敢!只是在这工部干了半辈子,突然之间离开,有些难受而已,但绝无半点怨恨之心。”

    房俊似笑非笑:“那就还是有。”

    梁仁方大急,连忙起身道:“下官真没有……”

    房俊摆摆手打断他,示意他坐下说话,看着他郑重说道:“派你去莱州船厂,依然直属于工部编制之内,不过是正常调动而已,何来离开之说?要调整好心态,保持住你的本心,把你的能力拿出来给本官看!”

    梁仁方恭声应诺,不过神情之间难免颓然。

    莱州那地方,可是鸟都不拉屎的穷山僻壤,但是潮乎乎的海风就让人受不了,怎么调整心态?怎么保持本心?即便是有能力,谁又能看得到?

    这黑脸小子,倒是会说漂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