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心结
    傍晚下值,房俊没有回房府,而是直接骑马回了骊山农庄。

    他今天有点亢奋。

    重生一回,房俊并没有什么想要称王称霸的野心。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三头六臂,没有刀枪不入的BuFF,更没有可以制霸全球的黑科技。

    只是得意于他那个时代的知识大爆炸,所以他懂得比唐朝多一些的知识和见识,当然,这些足以使得他在唐朝比一般人混得更好。

    若说理想,他或许只是想留给这个时代一些小小的改变,留下自己曾经来过的一个印记。

    我来,我见,其实不一定要征服……

    当然,每一个热血青年的梦想,其实都在于那一片星辰一般的大海,只是碍于能力、机遇、环境等等不可抗因素,只能在幻想中yy。

    房俊现在有了追逐梦想的机会。

    他有重生的优势,有显赫的家世,有牛的不行的老爹,居然还当了一个意外的好官职……

    当这些因素汇聚在一起,若是不折腾点什么,怎么好意思说一句自己是个穿越者?

    只不过征途漫漫,阻力重重,一切还待按部就班,现在他急需将自己的亢奋泄出来……

    “郎君……轻一点……哎呀……”

    武媚娘倒在火炕上,身下铺着厚厚的毛毡,娇颜似火,星眸迷离,拱起修长白皙的脖颈,出一声天鹅中箭一般的哀鸣,玉瓷一般优美的娇躯一阵响尾蛇一般的颤动……

    身上的男人俯下身来,唇舌吮吻着香汗漓淋的娇嫩肌肤,一双大手爱怜的抚摸着。

    直到完全满足,那颤动才渐渐平息。

    武媚娘只觉自己的灵魂像是被抛到九霄云外,神智悠悠忽忽,娇嫩的身体像是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潮冲击着,每一处都敏感无比,随着那双大手登山涉水无所不至的抚弄,出一声细细的吟哦。

    “唔……”

    房俊将她晶莹如玉的耳垂咬在嘴里,作怪的啃噬着,低声坏笑道:“小娘子可是尚未吃饱?”

    敏感的耳珠传来一阵阵酥麻,武媚娘打了个激灵,香软的娇躯蛇一样扭了几下,娇吟着说道:“奴家吃饱了,郎君可饶了奴家吧……”

    房俊哼哼道:“可我还未吃够,怎么办呢?”

    武媚娘都要哭出来,搂住他宽厚的肩膀,两副身体毫无缝隙的紧贴,以免他的大手继续作怪,轻声哀求道:“奴家快被折腾散架了……”

    说着,她轻咬着红唇,秀眸水一般荡漾着无尽的春意:“要不……奴家把俏儿唤进来,服侍郎君?”

    房俊故做不满,恶狠狠道:“恶婆娘,这是打算祸水东引,亦或厌倦了本官?”

    武媚娘“噗呲”一笑,娇靥如花,奉上香吻,娇笑道:“哎呦我的大老爷,这才当了一天官,就回家跟娘子耍起官威了?啧啧啧,您可真有出息……哎呀……不行……奴家错了……唔唔唔”

    胆敢挑战官老爷的权威,自然要受到惩罚。

    房俊猛冲一阵,直至将火气尽数泄,这才偃旗息鼓。

    武媚娘勉力打起精神,强忍着酸软的身体,起身收拾残局。

    房俊四仰八叉的仰躺着,神清气爽的眯着眼,这时候若是抽一支事后烟,简直不要太舒坦……

    歪过头,看着武媚娘不停的清理下身,奇道:“你干嘛呢?”

    武媚娘没有说话,直到完全清理干净,才上炕钻进被窝,搂着房俊健硕结实的腰身,出满足的一声轻吟。

    “我问你刚刚干嘛呢?”房俊对于她刚刚的行为有些好奇,好像是……

    武媚娘将臻抵在房俊肩窝,轻轻拱了两下,寻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才轻声道:“奴家现在不能怀孕……”

    房俊默然,伸展手臂,搂住她瘦削的肩膀。

    她刚刚是用皇宫里那些事后避孕的手段吧?

    正室的公主尚未进门,有侍妾侍寝没什么,但若是侍妾先行受孕,甚至诞下孩子,那可是大大的不敬。

    “对不起,难为你了,都怪我只顾着自己……”房俊歉意说道。

    这种事,虽说过瘾的是两个人,但女人毕竟麻烦一些。

    武媚娘柔软的娇躯倏地一僵,扬起头,两只亮晶晶的眼眸充满诧异与感动。

    她不仅仅是因为礼数,从而不能再公主进门之前先行受孕。

    更重要的是,她有个心结。

    她之所以能够进入房家,是因为和高阳公主的那个协议——试探房俊到底是不是个“兔子”……

    事实上,房俊若是个兔子,那么自己就是一根香甜可口的大萝卜,被吃的干干净净……

    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的行为属于“监守自盗”。

    虽然“试探”本身就要达到最亲密的程度,可问题是自己不仅身体“亲密无间”了,芳心更是彻底沉沦……

    最最重要的是,她有些纠结了,纠结于不知要不要跟高阳公主说房俊是个正常人,因为一旦那样,房俊同高阳公主的婚事便不可避免。

    可哪个女人愿意同别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爱人呢?

    即便这是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即便女人只能沦为男人的附属,即便几乎所有的女人面对男人纳妾表面上都是宽和大度……

    但是,嫉妒是女人的天性不是吗?

    她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只是一个男人的附属品,待到公主嫁过来之后,自己更是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花瓶、宠物!

    可是,房俊的这一句道歉,却让武媚娘彻底将所有的念头都抛弃了。

    这种事,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向女人道歉呢?

    因为……他从未将自己当做一个侍妾、一个花瓶、一个宠物、一个泄欲望的容器……

    在他的心里,一直将自己当成他的女人!

    是的,是一个“人”!

    武媚娘芳心掠过一丝颤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呢?

    似乎他的观念、想法,从来就不与这个世界的规则相同,他能破家舍财将那些无家可归的灾民收容,亦能对自己这样一个陛下赏赐的侍妾真心相待、平等相对。

    遗世而独立吗?

    武媚娘不知道。

    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天上地下,绝无仅有!

    自己怎能自私的想要独占呢?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尚一位公主对于房俊的重要性,房玄龄终究会老、会死,那么以后,一个“驸马”的身份才是房俊安家立命的根本。

    更何况,就算房俊与高阳公主的婚事取消,以房俊的家世,也必然再寻一桩门当户对的亲事,自己这个陛下赏赐的玩物的一样的女子,怎么可能成为房俊的正室……

    武媚娘翻过身,趴在房俊的胸口,双手捧着他的脸,深情的凝视着,爱怜的用纤长的手指婆娑着他刀锋一般的眉毛、挺直的鼻梁、略厚却很好看的嘴唇,秀眸里的爱意浓郁得化不开……

    房俊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她亮晶晶的眼眸盯得有些毛,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大白牙:“怎地,本郎君长得太好看,让娘子爱不释手、情根深种了?”

    武媚娘唇角一挑,露出一个足以颠倒众生的甜美笑容:“就是有点黑……”

    房俊笑容顿时僵住,恼羞成怒:“臭婆娘找打?”

    话音未落,武媚娘的香吻已经雨点般落在他的脖颈、胸膛,沿着棱角分明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一路向下……

    然后,嘴里像含住什么东西一样含糊不清:“敢打我,我就把它咬断……”

    “嘶……”

    房俊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像是弓弦一般绷起。

    未来的女皇陛下给自己“咬”……

    那种精神上的强烈刺激,无数倍的强大于感官本身湿热柔软的触觉,即便是刚刚厮杀一番,房俊也只是坚持了那么一小会儿。

    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