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孔子曰
    外面天寒地冻,屋子里的炭盆也已渐渐熄灭,被窝里的两人交颈缠绵,也不喊丫鬟进来添上炭火。相拥着感受彼此的体温,体会着心灵的契合,水乳交融,浑然不觉寒冷。

    房俊把柔若无骨的香软娇躯拥在怀里,精神格外亢奋,毫无睡意。

    “媚娘,郎君给你唱个小曲儿吧?”

    房俊闲极无聊,又贪恋怀里的娇躯不愿起身,便没话找话。

    “嗯,那就唱呗……”

    武媚娘哼哼一声,她又困又乏,被房俊几次三番折腾得快要散架,浑身骨头都软了,却不愿违逆郎君的兴致,只得勉力打起精神。

    房俊却浑然未觉,嘿嘿一笑,低声唱道:“数九寒天冷风嗖,转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滚呀么滚绣球……”

    武媚娘嘟嘟嘴,略显不满:“怎么又是唱这个……哎呀,你唱就唱呗,摸那儿干嘛呀……”

    胸前雪腻腻的一对小兔子被捉,武媚娘顿时娇嗔着躲闪。

    “嘿嘿,正好唱到滚绣球啊,触景生情嘛,咱也有一对绣球……”

    “郎君好邪恶……”

    “娘子此言差矣,怎么能叫邪恶呢?此乃夫妻天伦,人间至正之道也……”

    “奴家不信,分明就是借口……”

    房俊佯怒道:“怎么说话呢?孔夫子都说食,色,性也,难道夫子还有错?”

    “咯咯……”武媚娘笑得花枝乱颤,娇软的身子像是一条美女蛇一样在房俊怀里扭个不停。

    房俊奇道:“有什么好笑?”

    “奴家……要笑死了……”这妮子似是得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对雪腻隐在被子下面,半遮半露,更添动人姿色。

    房俊咽了口吐沫,一翻身将其压在身下,四肢缠上去将其固定,动弹不得,恶狠狠道:“到底在笑什么?”

    武媚娘被他压住四肢,相当于两人各自成“大”字型摞在一起,不对,有一个是“太”字……

    感觉到房俊有些恼羞成怒,武美眉弯着眉眼笑不可抑:“奴的好郎君啊,多读读书吧,食,色,性也,那是孟子说的……哎呦,不行了,笑死我了,咯咯……”

    房俊愣住。

    这特么就尴尬了……

    不是孔子说的么?

    要说这些个古人他也奇怪,你正正经经的起个名字不行么?非得孔子孟子墨子韩非子,这个子那个子,傻傻的谁能分得清?

    房俊觉得自己最近流年不利,尴尬癌犯病的次数呈几何状上升……

    太丢人了!

    一张黑脸黑里透着红,红里裹着黑,精彩极了……

    他越是这样,武媚娘越是觉得好笑。

    这个男人就是那么可爱,他会想得出“勒石记功”那样让全关中富商巨贾恨得牙痒痒也莫可奈何的阴损招数,也能犯下弄错孔子和孟子这样低级的错误。

    很幼稚吧?

    可偏偏,他会因为自己的错误尴尬、难堪,却轻易不会因为别人指出他的错误而迁怒于人。

    这才是一个男人最宽广的胸怀,最成熟的魅力!

    房俊感受着身下柔软的娇躯不停的扭动,火热、细腻、纤细、光滑……各种细致的触感不停的撩拨着他的神经,让他的火气再一次涌上来,立即跃马挺枪,耀武扬威。

    “哎呦……不行!”

    武媚娘现自己乐极生悲,灼热的家伙以及抵住自己,顿时吓得花容变色:“不行,都有点肿了呢……”

    “嘿嘿!”

    房俊狞笑一声,剑眉一挑:“肿了,那便是血脉不同、气血不畅,运动运动,疏通一下就会很快消肿……”

    武媚娘哪里肯听他胡说,勉力躲避着房俊的进攻,可惜四肢俱被房俊固定,要害始终处于对方射程之内,如何逃的脱?

    终于在一次扭动之后,不慎误入敌阵,被敌人单骑突破……

    “唔……”

    武媚娘咬着银牙,娇喘细细,眉儿轻蹙,鼻息渐渐粗重起来……

    一夜荒唐,即便房俊年青力壮体质出众,也不免有些腰肌酸软,大清早赖在炕上不起床。

    武媚娘那他没法,只得将早膳端来卧房,让房俊在被窝里享受了一把饭来张口的纨绔生活。

    房俊一边吃着饭,一边打量着被灌溉得容光焕、娇艳欲滴的武美眉,一边啧啧赞叹。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古人诚不我欺哉!”

    武媚娘哪里受得了这般粗俗的话语,羞得脸儿红红,水波一样的美眸千娇百媚的横了房俊一眼。

    房俊吃着饭,突然说道:“媚娘,有空多读些书吧,尤其是算学之类。”

    武媚娘略感诧异:“为何?”

    房俊淡然说道:“昨日我已与韦挺韦尚书说好,由他给齐王李佑去信,给陛下讨要东洋的玻璃经营权。玻璃虽以献于陛下,但目前仍在我的掌控之中,所以齐王的这笔买卖,也会有我房家一份,我打算交给你来管理……哎呀!臭婆娘,你打算烫死我啊?”

    却是武媚娘手一抖,将一汤匙热粥全都送进了房家嘴里,差点烫的他一嘴泡……

    武媚娘有些恍惚,不可置信道:“交给……奴家?”

    房俊知道她为何如此震惊,意料之中。

    在家从父,父死从兄,出嫁从夫,这是几千年来女子必须恪守的准则,决定了女子的附属地位。

    即便是社会风气相对开放的大唐,女子的地位较之其他朝代略有提高,但男尊女卑的本质并未改变。

    男人让女人抛头露面去做事情,这简直不可想象……

    房俊当然不会这么想,因为他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女人能顶半边天”,是“巾帼不让须眉”,即便魂穿到这大唐,也不可能在思想上让他入乡随俗,彻底改变早已形成的世界观、人生观。

    女人能做事有什么不好?

    该给你戴绿帽子,多得是机会给你戴,还能锁着不见人?

    而且武媚娘绝对有能力。

    这不仅仅是房俊能看透历史才这么认为,单单这是这些时日将农庄打理得井井有条、上下归心,便可见一斑。

    说实在的,若非房俊对高阳公主那些现时尚未生的“斑斑劣迹”有心魔,他倒真是想干脆就做一个帝婿、驸马,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多舒坦?

    当然,其实房俊也知道,用“尚未生的恶劣事件”给高阳公主扣上帽子,是不怎么公平的,但是谁家他心魔难除呢?

    按说武媚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那娘们儿当上皇帝之后也是面无数。可是一来这是陛下赏赐给他的侍妾,他推却不得,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二来人家武媚娘好歹是在李治死后才乱来,李治活着的时候,可是老老实实的,房俊才不会让一个寡妇去守什么名节。

    至于武媚娘在李二陛下活着的时候勾搭李治一事,那又如何?

    老夫少妻,李二陛下对武媚娘有几分真心、几分疼爱?就像二十一世界的那些守着有钱老头的小三,不红杏出墙才怪了,出墙了才正常好不好……

    说到底,其实房俊相信武媚娘的关键,在于他看得出来武媚娘是个事业性的女人,她骨子里有一种不甘于平淡的韧劲,这不等于她非得要当什么一代女皇,而是在什么环境下,就想要干得更好、走得更高,说明她比别人强,甚至比所有的男人都强!

    所以,你把武媚娘放在学校,她会努力去做到校长;放在企业,她会努力做到老总;放在皇宫,她会绞尽脑汁的当上女皇帝……

    武媚娘又是紧张有事激动,更有些茫然,她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应……

    高兴?

    那么郎君会不会认为我是个不安分的女人,从而嫌弃自己?

    平淡?

    那么郎君会不会失望?

    紧紧握着粉拳,娇躯微微颤抖,武媚娘不知怎么才好。

    房俊却没想那么多,自顾自的说道:“不过现在的那些算学书籍都很渣啊,不如我自己编一本得了……”

    哥们拿出初中代数几何,估计就可以秒杀这世上所有所谓的算学家了吧?

    起码那个“妖道”李淳风在这一方面跟自己相比,就是个渣……

    武媚娘惊呆了:“郎君……要自己著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