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床前,明月,光(上)
    见到房俊如释重负的模样,高阳公主只觉得受到了莫名的羞辱,和着本公主在你眼里就是一个撒泼打混的泼妇,温柔一下就会让你难以置信?

    简直岂有此理!

    明月姑娘好笑的看着两人,她虽然看得出高阳公主是女扮男装,却不知她的真实身份,只是觉得这小女孩子真是漂亮,就连生气都那么可爱。

    便自以为是的想要平和两人之间的紧张气氛,微笑着插口道:“二郎还未回答这位妹子的问题呢?”

    面对明月姑娘,房俊显然轻松得多,随口说道:“就叫望江南天上月吧……”

    众人闻言,神色古怪。

    明月姑娘白玉也似的俏脸微微一红,暗自睨了房俊一眼,心说你这家伙不是对我不屑一顾么,为何还要如此讨好于我?

    她自是将这词的名字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以为这是房俊的一种暗示,一种示好,殊不知自己却是会错了意。

    这词的名字本来就是望江南天上月,房俊还未无耻到剽了别人的词,连名字都给改了……

    明月姑娘自以为替高阳公主解了尴尬,殊不知此时高阳公主愈恼火了。

    因为不仅是她误会,高阳公主也误会啊……

    我问你,你就傻呆呆的不理我,这个狐狸精问你,你干嘛就回答的那么痛快?

    还取了这么引人遐思的名字,这是要勾引她吗?

    真是气人!

    难道本公主比不得这个狐狸精漂亮?

    高阳公主涨红着秀美的脸蛋儿,气得咬牙切齿。

    姬温算是坐不住了,神色惨然的站起,对着李恪一拱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属下身子有些不舒服,先行告辞了,请殿下恕罪。”

    说罢,也不待李恪同意,踉踉跄跄的告辞离去。

    他先挑衅于房俊,却被房俊一词毁了自己的名声,偏偏自己还毫无还手之力……

    一切豪情壮志都成了海市蜃楼,自今以后,大唐的官场再也不会容得下他这个绝情负义、负心薄幸之人。

    姬温这样热衷于功名的人,当最大的奢望一朝成空,不啻于被掏空了灵魂,一无所有。

    李恪长叹一声:“二郎啊,太狠了……”

    言语之中颇多埋怨。

    房俊闻言倒舒服了一些,若是李恪像没事人一样,他反倒会更加失望,说不定不顾情面提前离席,今后再不往来。

    挑了下眉毛,房俊悠然道:“是他自取其辱,非得要我做一诗词,我做出来了,他反倒不开心了,这可不怨我。”

    李恪苦笑:“你呀,还是这么冲动,以后可得改改,不然容易吃亏。”

    房俊给他面子:“多谢殿下教诲。”

    明月姑娘明亮的眼眸眨了眨,看着房俊,柔声道:“二郎……能否再以奴家的名字,作一诗词?”

    说完,心里有些忐忑。

    她不怕被房俊作诗损几句,而是怕房俊拒绝。前几日在房家农庄自己被房俊言语捉弄的灰头土脸,可不想再经历一次。

    但房俊的诗词对于明月姑娘的诱惑力又实在太大。

    她的职业特质,决定了她不惧怕什么好名声癞名声,只怕名气太小,更何况她自认为自己又没有魏王李泰、姬温那般令人或是鄙夷或是不齿的黑历史,那就不怕被揭短。

    对房俊的“才华”她是彻底佩服得五体投地。

    房俊被她水汪汪的小眼神勾得心肝儿都颤了几颤。

    似明月姑娘这种级别的美女,又身处青楼懂得取悦男人之道,即便仍是处子,亦有不同于良家的烟视媚行,对男人的诱惑力自是极大。

    房俊亦不免有些心猿意马,幻想着若是能将这极品妖精弄上手,肆无忌惮的大加鞑伐,该是何等的畅快……突觉周身一冷,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愕然转头,便见到高阳公主那一双乌黑晶亮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俏脸寒霜,杀气四溢,那眼神好似一把又一把小飞刀“咻咻咻”的往房俊身上戳……

    房俊被高阳公主的反应搞得有点懵,这丫头……难不成是在吃醋?!

    额滴个天!

    咋回事?

    难道哥们的魅力已经强大到可以将这个傲娇女降服的程度?

    太可怕了……

    只要想想这个臭丫头有朝一日腻着自己的样子……那画面太美,根本不敢想!

    怎么办,必须将这妞儿对自己的一点点崇拜扼杀在萌芽之中!

    房俊脑筋急转,笑着对明月姑娘说道:“承蒙姑娘看得起,房某若再是推脱,岂非不知好歹?只是说实话,房某这思路,一般情况下从不走正常路数,姑娘就不怕落得刚刚那位瘟鸡兄一般的下场?”

    小丫鬟在明月姑娘身后闻言,想起房俊至今为止所作诗词似乎都在骂人,顿时急了,伸出指尖悄悄捅了一下自家姑娘的胳膊,暗示她还是拒绝了吧,这位房二郎一看就要起坏心思……

    只不过明月姑娘心有魔障,急需一举成名从而达成心愿,花魁大会毕竟是民间的一个热闹,上不得大雅之堂,那些真正的名仕从未看在眼里。

    而快提升自己名气的最佳做法,唯有房俊的诗词!

    虽然明知房俊这人不靠谱,一时也顾不得许多,哪怕被骂,只要能入得某些人眼中,她也认了!

    打定主意,明月姑娘无视小丫鬟的提示,秀眸看着房俊,凛然正色道:“二郎才华横溢,奴家受教便是!”

    房俊哈哈一笑,见众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尤其是高阳公主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似乎要瞪出两把杀人的刀,将自己碎尸万段,便赶紧正襟危坐,装模作样的思考一下,才朗声吟道:“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李白的诗好不好?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位诗仙大人生平作品无数,狂则狂矣,傲则傲矣,但诗意奔放、卓尔不群,极少有平庸之作。

    这静夜思,更是千百年后亦家喻户晓,被当做孩童的启蒙读物。

    众人听上去,依然是房俊的风格,文字平白,却又兼有平淡于爽朗之胜,语言质朴自然,而又极为精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