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验货
    这顿酒吃得一波三折,最后居然尽欢而散。

    两世为人皆有一个好酒量的房俊,终于不胜酒力醉倒当场。

    房家的家仆正在门房守候,诸人走后,李恪原意是打算将其喊进来,自家再打两个人将房俊送回去。

    高阳公主却轻声说道:“今日三哥怕是有些鲁莽了,抬举那个姬温虽然没错,但借他压制房俊,未免不够分量,事实也正是如此。房俊此人脾气刚烈,怕是已对三哥的做法心怀不满,何不趁此机会将房俊留宿,缓和一下关系?”

    李恪虽然宠爱这个妹妹,但是对其心智亦极为敬佩,闻言深以为然。

    高阳公主便挥挥小手,随意的吩咐身边的两个小宫女:“还不将房二郎搀扶去客房,侍候安寝?”

    “诺!”

    两个小宫女是高阳公主从宫里带出来的贴身侍女,闻言低眉顺眼的应了,上前将早已酣睡的房俊扶起。怎奈房俊看似虽不魁梧,但筋骨结实肩宽背厚,两个弱质纤纤的小女孩儿勉力架起房俊,一左一右将房俊的手臂搭在自己单薄的香肩,咬着牙吃出吃奶的劲儿,方才摇摇晃晃步履踉跄的“扛”了出去。

    李恪起先觉得有些不妥,在自己府上,怎好让高阳公主的侍女服侍房俊?不过转念一想,这二人虽然好似冤家一般相互不对盘,但圣意难违,终究还是要成亲的,自己的侍女去侍候未婚夫婿,也说得过去。

    更何况,自己也迫切希望由婚姻拴住房俊这条鱼,以自己和高阳公主的亲密关系,只需得成亲之后,房俊便必然站在他这一边。

    李恪现在对房俊越来越看重,这人看似粗鄙鲁莽,实则心有锦绣,非但诡计百出,亦有陶朱之能、敛财有术,更有不世之文采,异日必定光华耀目,名动天下。

    兼之自己同房俊之间的友情,如此人物怎能不为我所用呢?

    想到此处,也便听之任之,一切交由高阳公主去打理。

    吴王李恪的这座府邸虽然刚刚接手不久,尚未来得及大规模的改建扩建,但以前留下的底子甚好,稍微拾掇一下,富贵堂皇的大气便显露出来。

    两个侍女将房俊搀扶进客房,“丢”在床榻之上,房俊迷迷糊糊的翻个身,嘴里嘟囔了两句什么,继续呼呼大睡。

    “天呐,这人重死了……”

    红色襦裙的侍女娇喘吁吁,靠在榻上轻声埋怨。

    “就是,这一身肌肉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生硬生硬硌得人疼。”

    另一个绿色襦裙的侍女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嘴里抱怨着。

    “唉,你说为何殿下要我们服侍他呀?这里是吴王府,理应由王府的侍女来才对嘛。”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将来也是我们的驸马,我们也不是外人吧?”

    “这倒也是……”红裙侍女想了想,小脑袋瓜一歪,咬了咬嘴唇,脸儿红红的凑到伙伴儿耳朵,轻声细语道:“你说……将来殿下同这位成了亲,我们俩会不会……当成通房丫头啊?”

    “呸!”

    绿裙侍女啐了一口,白净的脸蛋儿羞得通红,掐了红裙侍女一把,羞道:“瞎说什么呢,不害臊……”

    红裙侍女委委屈屈说道:“怎么就瞎说了?我们两个自幼跟着殿下,最是贴心的,若是换了别个当通房丫头,殿下就不怕被那些骚蹄子争宠?”

    绿裙侍女一想,也有道理哎……

    将来会跟着公主殿下嫁到这个家伙家里吗?

    心里有些忐忑,悄悄回头,瞄了沉睡的房俊一眼,忽然觉得,这位房二郎虽然长得不是那么俊俏,但也很是耐看,尤其是健壮的体魄,刚刚搀扶的时候紧贴在一起,那股健康男人的体味很是好闻呢……

    这么想着,小脸儿已经似晚霞般烧起来了……

    “咦?你们俩干吗呢?”

    高阳公主莲步轻摇,自门口走进来,见到两个侍女一个站着呆,一个靠在榻上揉着胳膊,脸儿都红红的,情况很诡异啊……

    两个小侍女被突如其来的高阳公主吓得像是中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

    高阳公主亦或的看了一眼两个小侍女,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回事。

    不过她现在也没心思搭理她们,走上前两步,见房俊犹自睡得香甜,便吩咐道:“把他一副脱了!”

    “诶?”

    “啊?”

    两个小侍女傻眼,以为出现了幻听。

    高阳公主急的跺脚:“快点动手!”

    两个小侍女你看我,我看你,再一起看着高阳公主,囧着两张小脸儿,期期艾艾的问道:“这个……有些不妥吧?”

    高阳公主心里着急,不定什么时候三哥万一过来,那就没机会了。

    柳眉一挑,咤道:“难道要本宫亲自动手?”

    两个小侍女不敢说了,慢慢吞吞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榻前,动手替房俊宽衣解带,心里委屈得不行:这还没成亲呢,就要把我俩搭进去啦……

    房俊虽然谁得很沉,但两个侍女是惯会服侍人的,三两下将房俊的外衣脱去,只剩下月白色的中衣,红裙侍女拽过一床被子,想要给房俊盖在身上,以免醉酒沉睡受了风寒。

    “干嘛停下?继续脱!”

    高阳公主两只秀眸亮闪闪的,继续号施令。

    两个小侍女彻底傻眼,瞅了瞅房俊身上单薄的中衣,在瞅瞅自家殿下:“那个……还要脱?”

    再脱就什么都没啦……

    高阳公主咬着嘴唇,细腻的脸蛋儿不满红晕,语气却坚定不移:“都脱掉,然后……试试他……是不是兔子……”

    两个贴身小侍女彻底傻掉了。

    红裙侍女都快哭了:“殿下……这个,不好吧?”

    高阳公主也有些羞涩,毕竟一个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指使另外两个白纸一样的小丫头干这等事,实在是严重过心理所能承受的极限……

    可是想想自己后半生的幸福,那就什么也都忍了。

    “外间都在盛传,这房俊是个兔相公……将来本宫是要与其成亲的,这人若果真是……那个兔子,本宫的下半辈子岂不是全毁了?所以,你们两个试试他,本宫的幸福,可就全都在你们手里了!”

    高阳公主不停的给两个小侍女打气,事实上她也心虚得很,毕竟这事儿……实在是太荒唐,可她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只需证明这房俊身有恶习,禀明父皇,那自然可以取消婚事。

    绿裙侍女羞得快要把衣襟都揪撕了,期期艾艾说道:“殿下不是已经排了武媚娘去试探他吗?”

    高阳公主挥了挥小拳头,没好气道:“说起那个武媚娘,本宫就来气!本来是派她打入敌人内部的,结果呢?居然被这个家伙给收买了,本宫几次派人问她实情,都极力替这混蛋说好话!她的话已不可信,自能我们自己来!”

    话说到这里,两个小侍女再是不情愿,也不敢违背高阳公主的意愿。

    她们两个就像是连根树根下稚嫩的小草,全凭高阳公主这棵大树为她们遮风挡雨,别说是“验验房俊的货”,即便是将她们当成礼物送人,也得乖乖承受。

    高阳公主看着两个侍女像是两只小鹌鹑一样抖抖索索的上前,将房俊最后的衣物脱去,赶紧转过身,站到窗前,颤抖着语调说道:“动作快点,本宫……给你们把风……”

    “哦……”

    两个小侍女无奈的答应一声,然后你眼望我眼,都看到对方俏脸如同火烧一般红彤彤的,却一时谁也不敢伸手,局面有些僵持。

    “你先吧……”

    “我不敢啊……还是你先吧。”

    “可你是姐姐啊,应该你先……”

    “这时候想起我是姐姐了?你先!”

    “可是……这东西好吓人啊,我不敢唉……”

    两个小侍女窸窸窣窣窃窃低语,高阳公主简直快要气死了!就干这么点事儿,也怕得要死,怎么就这么蠢呢?

    “你俩快点,难道要本宫亲自动手?”

    两个小侍女心说:那最好不过了,你的男人,自该你自己摆平啊……

    可也只是想想,终究不敢说。

    互看一眼,知道是躲不过了,只好一咬牙一瞪眼,异口同声说道:“一起吧……”

    于是,两个人紧张的闭上眼,四只纤秀白嫩的小手,抖抖索索的伸出去……

    幸好这是在大唐,若是明清朝,干出这样不知廉耻之事,这两位的下场恐怕也只有浸猪笼一途了……

    只可惜纯洁得像是一朵白莲花儿一般的高阳公主殿下,自是不知道这世上的“兔子”其实也是有分别的,最起码按照行为来说,就有两种,一者为“攻”,一者为“受”……

    更别说,“兔子”这种生物,大抵是因为一些心理的因素,抵触一些正常男人所钟爱的事情。但是当他们醉酒而意识不清之时,面对身体遭受的物理刺激,只会天然的引独属于性别本身的天性。

    归根结底,高阳公主殿下的“验货”方式,是极其无知、极其愚昧、极其可笑的,错误的方法,注定了不可能得到事实的真相。

    犹在梦中的房俊,做了个梦。

    梦里他终究还是与高阳公主成亲了,为了避免这个臭丫头出去勾搭和尚,他终日使劲浑身解数,不分昼夜旦旦而伐,誓要将这妖精收服,令其再无心思出去勾三搭四……

    而高阳公主最终还是败在自己的“威风”之下,哭哭啼啼的求饶,房俊正舒服得不行,岂能收兵罢战?高阳公主无法抵挡,只得又叫来两位妖精助阵。

    房俊浑然不惧,愈战愈勇,直杀得天昏地暗星月无光,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一泄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