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这个棒槌!
    不得不承认,李二陛下虽然这皇位来路不正,饱受诘责,但其本人确实气量恢弘,尤其是当上皇帝之后,对以往隐太子李建成的部属并未赶尽杀绝,只要投靠过来,大多知人善用,委以重任。

    “百骑”的建立,与其说是维护京师长安的稳定,还不如说是李二陛下对于刺探别情而组建的一个“试验品”,只不过看其湮灭于历史之中的情况,大抵是没有挥预想中的作用。

    李二陛下自信心一向爆棚,虎牢关敢率三千亲军冲入十万人的战阵,因为他自信自己战无不胜!敢对隐太子的部属委以重任,因为他自信自己掌握着军队的绝对控制权,就算有一两只小鱼也翻不出浪花!敢放任几个成年的儿子为了一个皇位争来夺取,因为他自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绝对不会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人,是耻于组建一个“特务”部门去监视自己的臣子的。

    他手握乾坤,可予以威,亦可予以利,谁敢造反?谁会造反?

    因此,当李君羡训练“百骑”之时,李二陛下严令不可收集大臣的隐私,一些无伤大雅的情报可以作为谈资,但是一些触及底限的消息,哪怕是无意之间收集到,亦必须即可销毁。

    当李二陛下下了早朝,正在寝殿之内饮着茶水休憩之时,无意间问起最近长安城中有何趣事生,李君羡很是纠结了一阵。

    知人善任是李二陛下一个很出色的技能,对于手下的性情才华,他几乎可以做到了如指掌。

    故此,李君羡稍一犹豫,他便看出异样。

    “说来听听。”李二陛下淡然说道。

    “诺!”

    李君羡应了一声,稍微阻止一下语言,简明扼要的将一件事情禀报皇帝陛下。

    闻听是吴王李恪府上生之事,李二陛下有些神色不豫:“某不止一次说过,莫要去刺探那些大臣府里的秘辛,哪怕某是九五至尊,也不能强迫所有人心口如一,若是稍有抱怨亦或不敬之语,便大加鞑伐甚至以罪加身,必然永无宁日、国将不国,汝如何不听?”

    说道后来,已是声色俱厉。

    李君羡赶紧单膝跪于堂中,心里即为李二陛下的气魄感到心折,又很是委屈。

    我本来不想说的,是你让我说,等我说了,你又骂我……

    李二陛下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便柔声说道:“某只是敦促于汝,切记紧守本分,万万不可依仗权势,在长安城里兴风作浪。”

    李君羡恭声应诺。

    “行了,你既然想说,想来也不是什么私密之事,说来听听。”

    李君羡心里吐槽:我没想说,是你让我说的……

    便将吴王李恪府中设宴的经过述说出来。

    尚未开说,便不忘加上一句:“陛下明鉴,此事绝非属下故意打探,而是当时赴宴之人中,有人回府之后当做笑谈,与朋友提及,这才在城中传扬开来。”

    李二陛下微微颌,上位者要随时督促手下,可也不能无休止,那便成了怀疑,成了不信任,亦会令属下产生厌烦心里,此乃明君所不为。

    李君羡说此事乃是因为房俊又有佳作流传,李二陛下便问道:“那楞怂又作诗?”

    心里很是有些惊奇,想到那卖炭翁对于李泰的打击,青雀那孩子现在整日里窝在王府不露头,显然是被那诗弄得焦头烂额。眼下群情激愤,尤其是朝中的御史,逮着魏王这条大鱼,打了鸡血似的把一些陈年旧事鸡毛蒜皮的都拿出来说事儿,大有不把这个“祸国佞臣”绳之以法决不罢休的态势。

    于是便问道:“莫非这次又是骂人?”

    李君羡点头道:“是。”

    李二陛下:“……”

    这混球莫非一天不惹点事就睡不着觉?想那房玄龄老成持重、光风霁月,乃是君子之典范,怎么就生出这么一个混蛋儿子……

    “这次骂的是谁?”

    “癸巳科进士之,姬温。”

    “姬温?嗯,这人某知道。才学是有的,但为人浮躁,心性凉薄,一心钻营却无心任事,难堪大任。上元夜花魁大会,那房俊不是为一个歌姬写了一曲子,将其冷嘲热讽了一通吗?怎地还没完没了?”

    李君羡苦笑:“此次倒非是房俊惹事,那姬温受到吴王殿下邀请,前去赴宴,大抵也是因为上元夜那件事,对房俊很是不满,言语之间颇多挑衅,于是……房俊便作了一词骂他。”

    李二陛下听到姬温受李恪之邀前去赴宴,便暗自一叹,这个三儿子啊,性情果决才华出众,“英果类己”,可惜眼界却终是浅薄了点。

    那姬温作为进士之,七八年却始终徘徊于秘书监,再无寸进,可见能力有限,非是肱骨之才。但是李恪任凭这样一个人在席间对房俊百般挑衅,最后房俊不得不作词反击,可见当时必是李恪听之任之,未加阻止。

    房俊是什么样人?

    李二陛下自认没有几个人能比他更清楚这瓜怂的脾气与才华。

    那是一个骄傲到骨子里的小家伙!

    为了一口气,他能视亲王如无物,一拳打得李佑鼻血长流;

    为了一个老翁,他敢写出卖炭翁那样的诗作将李泰的声誉打击得支离破碎;

    他甚至敢将治书侍御史刘泪摁在身下猛锤……

    李恪居然让姬温这样一个人去压制房俊,可见房俊必然要强力反弹。

    论起作诗骂人,房俊可比抡拳头打人更在行。

    李二陛下饶有兴致的问道:“作了何词?念来听听,不得不说,那货还真是个天才,尤其是在诗词之道上,若是参加科举,拿个状元也说不定。”

    这时代的科举制度,极度不完善,考试的试题大多只是一些诗词歌赋,所以做得一手好诗,是极有可能独占魁当上状元的。

    李君羡不敢插话,直到李二陛下说完,他才轻声将房俊作的那望江南天上月默念出来。

    只是经过一晚,这两诗已在长安城里传播开来,由此可见,房俊的“文名”已是颇有人认同。

    “天上月,遥望似一团银。夜久更阑风渐紧,与奴吹散月边云,照见负心人……”

    李二陛下跟着默念一番,连连点头,赞道:“词为诗之余,次子能将词写到这般返璞归真的境界,很是难得了。另一也是骂人的?”

    李君羡犹豫了一下,道:“不是……但是……那是一艳词,不过现在市里坊间争议最大的,便是这一。”

    李二陛下奇道:“有何争议?”

    “大家都说这是一极佳的五言绝句,但房俊自己却说是一词……”

    李二陛下有点懵:“诗和词各有起形制,这有何分不清?你且念来听听。”

    “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君羡小心翼翼的念到。

    李二陛下捋了捋颌下美髯,品味一番,大加称赞:“平淡的语言娓娓道来,如清水芙蓉,不带半点修饰。完全是信手拈来,没有任何矫揉造作之痕,正所谓平平淡淡才是真,可算是不世出的佳作!此诗分明是五言绝句,何来争议之处?”

    李君羡苦笑道:“因为房俊自己说这是一词……”

    李二陛下怫然不悦:“那瓜怂就是特立独行,明明是诗,却非说是词,他要如何断句?”

    李君羡咳嗽一声,道:“据说,他是这么念的……床前,明月,光……”

    李二陛下茫然不解:“这根本不通啊!”

    “陛下莫非忘记,这诗是有前提的?乃是应名妓明月姑娘之邀,才有这作品。当时在场之人也提出此疑问,房俊……是如此解析的!”

    李君羡将房俊当时的解析叙述一遍。

    李二陛下眼珠子都瞪圆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诗……居然还能这么写?

    “床前……有个叫明月的姑娘……光着身子?去他娘个驴日的怂货!”

    李二陛下怒然大怒,咬牙切齿,将桌案拍得山响:“如此妙句佳词,居然隐藏着如此龌蹉的心思,可惜了这几足以流传千古的诗作,简直暴殄天物,气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