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章 学堂
    李二陛下背着手站在房俊面前,饶有笑意的上下打量一番,揶揄道:“免礼吧!如此公忠体国、不顾形象与民劳作的官员勋贵,实是吾大唐的瑰宝。正直无私、道德高尚,更是千百官员的楷模,朕应该号召天下官员,学习房侍郎踏实做事、低调做人的伟大情操……”

    前面说的房俊美滋滋的,但是说到“正直无私、道德高尚”这句,即便是房俊早已修炼到脸皮可以锉刀,也不禁脸红了……

    打个哈哈,不好意思说道:“陛下谬赞了,其实……微臣也不是陛下说的那么完美,哈哈,那个……小毛病还是有一些的……”

    李二陛下哈哈一笑:“还算有自知之明!”

    旁边的高阳公主则给了房俊一个大大的白眼,俏脸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嫌弃房俊的不要脸。

    房俊心说这丫头怎么也跟着来了?

    见到后面的李君羡,赶紧也打了招呼。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河堤后面,跑过来一个粉裙绿罩衫的娇俏小丫鬟,远远的便脆声喊道:“二郎——上课的时候到啦!”

    李二陛下奇道:“你还去上课?嗯,知道上进,多读书总是好的,不错!虽然年龄大了点,不过只要下苦功,还是能有一番成就的。朕观你的那些诗词,虽然有一种浑然天成之感,但字句太多平白,比不得那些锦绣华彩的文章,还要努力!”

    “这个……”房俊尴尬的笑笑,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李二陛下的侧脸,慢吞吞说道:“其实……是去给孩子们上课……”

    高阳公主惊呼道:“你当先生啦?”

    房俊翻个白眼:“房某才高七斗半,当个启蒙先生很奇怪么?”

    李二陛下却愠怒道:“胡闹!仗着有几分文采便误人子弟,岂是君子所为?简直不像话!”

    房俊这个委屈啊,您才不像话呢,啥都不问,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给咱扣一大帽子……

    当下梗着脖子说道:“但是微臣觉得教的还不错!”

    李二陛下气笑了:“还教的不错?来来来,把论语给某背一遍,背出来,某就承认你这个教书先生的身份!”

    房俊顿时卡壳。

    论语……除了几句什么学而时习之、三人行、其余完全不知道……

    原本的房遗爱基本不看书,而房俊即便是大学毕业,可哪里学过这个?

    房俊不服:“您这不是难为人么……再说微臣也不教学生读这些玩意。”

    高阳公主鄙视道:“直接就说不会得了……”

    房俊瞪她一眼,臭丫头不要捣乱!

    李二陛下气道:“好好好!让你背一遍论语,你居然说某难为人……那你说说,你教学生什么?”

    房俊眼珠子转了转,提议道:“要不……待会儿微臣去给学生上课,您旁观一下?”

    李二陛下痛快的说道:“成!某就去看看你这个七斗半的才子,到底是教书育人,还是误人子弟!教的不好,别怪某收拾你!”

    房俊对那小丫鬟说道:“俏儿,你且先给我拿一套干净的衣衫,送到学堂那边,我随后就到。”

    “哦!”

    俏儿不认得这个看上去气质很好、长得很帅的大叔,答应一声,转身欢快的跑远。

    一行人向着庄子里的学堂行去。

    房家农庄原本不大,但是自从接受了上千灾民之后,不得不急扩建,现在的规模几乎是之前的四五倍。

    沿着开矿开出的一大块平整的土地,红砖的房子整整齐齐的排列出去。这些房子虽然间量不大,但胜在规划统一,干净利落,看上去很是震撼。

    男人们大抵都去了码头和河岸,留下来的都是家中妇女和老人,出来进去的收拾房子,各个脸上虽然满是疲劳,但更多的却是灿烂的笑容……

    李二陛下惊叹道:“这房子用的什么材料,怎么会建造得这么快?”

    从开春化冻开始,这才几天的功夫?

    房家解释道:“是用就地挖取的粘土混以煤渣,放入窑中煅烧,这种红砖不如青砖坚固,以之修砌城墙或许不成,但是盖房子却绰绰有余。开春以来,庄子里新建了七座砖窑,日夜不停的煅烧,产量不少,但直至目前,尚有大概两成的灾民无处安身。不过半月之后,所有人都能分到这么一间足以安身立命的房子。”

    烧这种砖不求质量,只求数量,所以产量很大。

    李二陛下点点头,算是无言的称赞。

    等到了学堂,李二陛下也好,高阳公主也罢,即便是一向冷脸耍酷的李君羡,全都目瞪口呆。

    高阳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一排高大宽敞、窗户上安装的全是平整光滑的玻璃的房舍,呐呐道:“这是……学堂?”

    房家挺了一下腰,傲然道:“某跟这里所有人保证过,在房家湾,最高大、最宽敞、最明亮的那座房子,永远都是学堂!”

    李二陛下负手站在学堂前,审视着周边的一切,心潮起伏。

    高大的房舍建在山坡的高处,不虞有被水淹的危险,墙壁大概就是用红砖加上那种新式水泥砌成,看上去坚固耐用。屋顶没有覆以瓦片,而是几乎平整的顶部,稍稍在中间屋脊处找出滚水,使得雨水能流下来,不至于留在屋顶造成渗水。

    最晃人眼球的是那一块块平整光滑的玻璃,太奢侈了!

    直至目前,工坊仍然不能掌握平板玻璃的技术,所造的玻璃大多是残次品,偶尔的成品,都被外面的商家炒成天价。

    这一溜儿窗子上的玻璃,造价怕是就不下于上千贯!

    高阳公主有些艳羡,冬日里,她想将自己住处的宫殿换上玻璃,结果算来算去,换不起……

    而现在,房俊居然将最好的玻璃全都给这间学堂装上了,简直暴殄天物啊!

    便撅起嘴,有些不爽的说道:“这也太浪费了吧?”

    房俊领着他们向学堂旁边的一间办公所用的屋子走过去,一边说道:“再苦不能苦学生,再穷不能穷教育!”

    李二陛下赞道:“说得好!只要你这番心意能保持下去,某敢说,二十年之后,大唐的朝堂之上,必有此处的学子!”

    房俊闻言,稍稍一顿,站住身转过来,面对李二陛下,笑得露出一口白牙:“陛下此言差矣,微臣心中的设想,是在十年之内,让我房家湾学堂的学子,成为大唐所有官吏的标准!”

    “做梦吧你!”

    高阳公主觉得这个房俊今儿是疯了,这都说得什么鬼话?

    房俊哈哈一笑:“公主殿下,请拭目以待!”

    说着,转入一间屋子换衣服去了。

    李二陛下沉默的看着眼前这座窗明几亮的学堂,不知为何,心里却对房俊刚刚那句话产生了一种畏惧感。

    没错,就是畏惧。

    堂堂大唐皇帝陛下,会因为一句话而产生畏惧,是不是很好笑?

    一点也不!

    因为从房俊的身上,李二陛下看到了一种改变,一种绝对不同于以往经验的改变……

    码头、水车、学堂……尽皆与以往所见不同。

    人对于未知的畏惧,是天性使然。

    李二陛下不知道房俊带来的这些改变,究竟对大唐是好还是不好,所以他才会畏惧。

    他甚至在想:要不要把这个棒槌一刀砍了了事?

    可转瞬他就摒弃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因为在这里所有人的脸上,他都看得到那种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于明天会更好的憧憬。

    或许可以看一看,这改变究竟如何?

    正有些走神,房俊换了一套长衫出来,将腋下夹着的一本书向李二陛下扬了一扬,黑脸上满是诡异的笑容:“待会儿,微臣有一件礼物献于陛下。是一件级大礼包,陛下您或许现在就应该想想,是不是将微臣这个侯爵,换成一个公爵……”

    李二陛下没好气的道:“赶紧去讲你的课吧!满嘴胡说八道……”

    房俊哈哈一笑:“微臣敢保证,这件礼物,陛下就算是用一座城池来换,也能感觉值!”

    言罢,推开学堂的门。

    开门的一刹那,李二陛下看到学堂里的学子齐刷刷站起,整齐划一的扯着嗓子大喊:“老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