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三章 讨官
    李君羡立即出门,打守在门口的“百骑”精锐去崇文馆送信。

    李二陛下这才环视了这些密密麻麻的铅字一眼,随意说道:“朕有些饿了,去备膳吧。”

    房俊无语,这活字印刷术献出去了,什么没捞着,还得搭顿饭?

    “啊!这个……”房俊打个哈哈,搪塞道:“庄子里的厨师今日请了病假,无人可用啊……”

    高阳公主眼睛都瞪圆了,她算是见识了房俊的胆大无耻,拒绝皇帝不算,还敢用这么蹩脚的借口?

    任中流也有些傻眼,呆呆的看着自家侍郎大人,崇拜得无以复加,您是真牛哇……

    倒是李君羡素知房俊性情,吃了亏耍点小脾气,太正常不过了。而陛下今日得了大礼,想来也会与他计较。

    果然,李二陛下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素闻房二郎乃是不世出的烹饪高手,只是不知某可否有幸一尝?”

    房俊这个郁闷,话说到这里,他敢说一个不行?

    保准大脚丫子踹过来……

    没办法,只得带着这一伙吃白食的去了新建的住处。

    所谓新建的住处,便是在温室附近,靠近温泉的地方,建起了一个宅院。

    由于开春才开始动工,只是建了个大概,尚未来得及精装修,两间正屋尚可住人,其余连框架都未完成。

    任中流倒很是想留下,毕竟像他这个等级的官员,等闲基本没有同皇帝陛下亲近的机会。所谓干得再好,也得入领导的眼啊,哪怕是端个盆递个碗把陛下侍候舒坦了,升官财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怎奈房俊心情不好,把他给轰走了,多做一人的饭就得多受一份累不是?

    房俊既然心情不好,也就没心思对于菜品精雕细琢,大鱼大肉倒是不少,绿油油的青菜放锅里一顿爆炒,就算完事儿……

    即便这样,很少吃到正宗炒菜的李二陛下也吃得很爽。

    炒菜本就是从房俊这里流传出去的,皇宫里的那些厨子所学到的只是皮毛,差得远了。

    高阳公主吃得嘴唇亮亮的沾满油渍,现刚夹了几筷子的爆炒莴苣被父皇几下子就吃完了,撅了撅嘴,敲着盘子对房俊说道:“房俊,我要吃这个,你再去炒一盘。”

    房俊眼皮都不抬,随口敷衍道:“抱歉,没食材了。”

    高阳公主鼓了鼓嘴,忿忿的用筷子戳了戳干煸羊肉,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对于房俊完全没用,那家伙根本不给自己面子,只得转移目标。

    酒足饭饱之后,李二陛下看着屋子后面那个覆盖了玻璃的房子,问道:“哪里是什么?”

    房俊看了看,李二陛下指的不是那个育种的温室,便说道:“是温泉。”

    李二陛下顿时来了兴致:“走,吃完饭泡一泡,那才是舒爽!”

    您还是赶紧回宫吧……

    房俊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李二陛下去了。

    高阳公主有些抓瞎,一群大男人去泡温泉了,自己咋办?总不能在这里干坐着吧……

    幸好房俊先前去河边寻他去上课的那个侍女说道:“去把媚娘喊过来,陪着这位……殿下去另一间温泉。”

    俏儿微微咂舌,感情这位还是个殿下?

    瞅了瞅高阳公主的年纪,以及清秀绝伦的脸庞,又突然想到,该不会这位就是以后的主母吧?

    小丫头也是个长眼力的,顿时殷勤起来。

    “唔……”

    滚烫的温泉水烫的浑身皮肤红,李二陛下枕着一块打磨光滑的石枕,舒服的呻吟一声。

    活字印刷术平白被人讹走了,房俊心情极度不爽,身子缩在温泉里,一言不。

    李二陛下也不搭理他,自顾自泡着温泉,眼睛被头顶透明玻璃洒下来的阳光刺得眯着眼,慵懒的说道:“赶明儿也给朕的行苑修一个这样的池子,用这种玻璃做屋顶。嗯,就明天吧。”

    房俊拒绝:“陛下,微臣没空……再者说,那不在微臣职权之内。”

    李二陛下也不生气:“你不是在工部嘛?工部不就管着盖房子!”

    房俊狡辩道:“微臣现在掌管水部司,盖房子不在微臣辖内……”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说道:“温泉池子啊,不也有水么?有水就得归你管!”

    房俊:“……”

    突然现,居然无言以对了……

    可又不甘心被李二陛下指使着干活,便说道:“这种池子花费极大,有些奢靡过度,陛下不怕被御史弹劾?”

    李二陛下无所谓道:“魏徵那老货都快老死了,只要他不找麻烦,朕还怕的谁来?再说,只是个池子而已,到底花费多少,御史们不会在意,也不会知道……”

    房俊幽幽说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君王为天下表率,自当勤俭持家,严于律己……为了大唐万世江山,微臣怎能甘做佞臣,为虎作伥?说不得,微臣会去向御史台举报的……”

    李二陛下大怒,拽过一个装水果的托盘,就向房俊丢过来:“不过一个印刷术而已,至于这般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房俊一闪身,托盘调进池水里,溅了一头水,闻言毫不相让:“我小肚鸡肠?陛下身为帝王,有功自然当赏,便是赏微臣一个公爵又如何,大不了不要俸禄行不行?”

    李二陛下气笑了:“还一个公爵?你可知满朝这些公爵,哪一个不是开国之初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了,如此定鼎天下之功,你能比得上?”

    房俊不服气:“他们帮陛下打天下,微臣帮陛下坐天下,殊不闻得天下易,坐天下难乎?”

    李二陛下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公爵是不可能的,就你这点功劳,没人服气。你自己也知道,这活字印刷术一出,必然遭受到极大的反弹,若是这时候朕升你的官,反倒对你没好处。”

    “这个……”房俊再一次无言以对。

    面对极有可能打破教育垄断的活字印刷术。世家大族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千百年来,这些世家享受着钟鸣鼎食的生活、万人敬仰的地位,怎会容许那些寒门崛起,与他们争权夺利?

    这也是房俊将活字印刷术献于李二陛下,而不是他自己操作的原因。

    他这小胳膊小腿儿的,顶不住……

    李二陛下再次眯起眼睛,缓缓说道:“工部这个地方,对你来说的确有点大材小用,爵位不可能再升了,但是官职可以调整。说说吧,想去哪个衙门?不如,将你调去政事堂如何?作为宰相来培养,朕对你不薄吧……”

    房俊眼角一跳,鄙视的看了李二陛下一眼,腹黑,太腹黑了!

    说得好听,还作为宰相来培养?

    政事堂里可是有自己老爹在呢,怎么可能让父子二人同时进入国家中枢?

    纯粹唬人么……

    房俊眼珠儿转了转,小心翼翼的问道:“政事堂就算了,其他衙门是不是任选?”

    李二陛下不置可否:“说来听听。”

    房俊试探道:“沧海道大总管,陛下以为如何?”

    隋朝时设沧海道,也称作平壤道,统管山东至高句丽之间万里海疆,并管理一众水军、军船事宜。

    隋亡之后,此官职不常设。

    李唐立国,直至李二陛下东征高句丽,才任命张亮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

    李二陛下闻听此言,双眼霍然睁开,盯着房俊。

    “沧海道并不常设,现在大唐水军所属凌乱,而且此官职只是虚衔,要之何用?”

    “没有小官职,只有干不出事儿的人。陛下既然有志于东征高句丽,不妨让微臣去打个前站如何?”

    房俊腆着脸讨官。

    对于房俊知晓自己有东征之意,李二陛下并不奇怪。这厮看似鲁莽,实则心细,必是从房玄龄日常言谈之中窥见端倪,而当着自己的面谋求此职,想来应是在房玄龄那里吃了瘪。

    不过感厚着脸皮当着面讨官,李二陛下登基以来还真就没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