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四章 监工
    若是旁的什么无关紧要的官职,李二陛下当场就应下了。

    毕竟这个活字印刷术所能产生的影响,实在是太重要,正如房俊所言,有功不赏,不是李二陛下的作风。

    但沧海道大总管这一官职事关日后东征之时的粮草辎重运输,很是重要。

    最重要的是,一旦东征开始,这个官职必然加上“行军”两字,变成沧海道行军大总管,手握一方军权,成为节制水军的统帅。虽然李二陛下并未对水军在东征之中有何厚望,可那毕竟是一镇节帅,岂可轻易交给房俊这个楞头楞脑的小子?

    但是纵观房俊近日所作所为,确实有一种不落俗套、不羁常理的才华,若是真把这官职交于他,谁知道会不会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

    沉思半晌,李二陛下才缓缓说道:“不必急于一时,且先沉下心,做出一番成就再说。”

    房俊松口气,只要没有当面拒绝就好。

    反正东征必然是在消灭高昌国之后才能提上日程,而且必须事先做一些部属,时间来得及。

    泡了一会儿温泉,李二陛下神清气爽,摆驾回骊山上的别苑。

    临走之时,还不忘嘱咐房俊:“明儿清早,便带着工部的工匠来修池子。”

    房俊只得不情不愿的答应了,这边一堆事儿呢,谁耐烦去给你修澡池子……

    骊山“崇峻不如太华,绵亘不如终南,幽异不如太白,奇险不如龙门”,然而三皇传为旧居,娲圣既其出冶,周、秦、汉、唐以来,这里一直作为皇家园林地,多游幸离宫别馆,绣岭温汤皆成佳境。

    上古时期,女娲在这里“炼石补天”;西周末年,周幽王在此上演了“烽火戏诸侯”的历史典故;秦始皇将他的陵寝建在骊山脚下,留下了闻名世界的秦兵马俑军阵;一百年后,唐玄宗与杨贵妃也将在此演绎一场凄美的爱情故事……

    骊山风景秀丽,相传周幽王在此建骊宫,秦始皇时改为“骊山汤”,汉武帝时扩建为离宫,唐太宗营建宫殿取名“汤泉宫”,这便是“华清池”的前身。

    当然,此刻非但没有“温泉水滑洗凝脂”的华清池,亦没有瑰丽堂皇的“汤泉宫”,那得到十多年后李二陛下才会修建……

    春风微拂,万物复苏。

    院子里的杨柳芽吐鹅黄,花圃里的牡丹亦抽出新叶,便是远处的山峰也披上了一层青绿。

    春困秋乏,按说在这样的气候,这样的时辰,最美莫过于喝一壶小酒,拥枕高卧……

    只可惜给皇帝当差,谁也不敢大意,房俊歪倒在凉亭里的石墩上,无聊的看着工部的工匠小心翼翼的将整块玻璃镶嵌到屋顶的木格子里,恨不得用根草棍儿把眼皮支起来……

    人家帝王别苑的装饰、用料,自然非是房俊那个土里土气的房子可比。

    为了镶嵌玻璃屋顶,李二陛下下令将原本的屋顶全都掀了……

    整个汤池子共分五间,虽然没有什么高大恢弘的雄伟,但典雅精致、内敛奢华,房子主体用楠木制成,内里铺设花梨木地板,所有器具皆出自邢窑的白瓷。

    如果让房俊评价,那么就是一句话:高端大气上档次!

    或许,回去之后在家里鼓捣一个汗蒸房?房俊恹恹的想着,打个哈欠,眼皮不受控制就耷拉下来,黏在一起……

    鼻孔有些痒,房俊耸了耸鼻子,没有在意。过了一会儿,又痒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便听到耳边想起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房俊一伸手,便抓住一个软乎乎的小家伙,惹来一声惊叫。

    房俊睁开眼,果然是晋阳公主在作弄自己。

    拉着她肉呼呼的小手,拽到自己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肚子上,佯怒道:“扰人清梦,是不可赦之罪,难道你的父皇没有教过你么?”

    晋阳公主颠了几下,觉房俊的肚子坐上去软软的很舒服,便不起身了,盘起两条小短腿把房俊当凳子,下巴支着下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房俊,奶声奶气说道:“姐夫骗人!父皇又不是昏君,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罪名?还有啊,兕子不是扰你的清梦,兕子是在督促你干活儿,你太懒了!”

    这小丫头,简直有周扒皮潜质啊……

    嗯,不愧是你爹的闺女!

    房俊瞄了一眼干得热火朝天的工匠,吹嘘道:“所谓上位者用人,中位者用脑,下位者用力,现在我这个用脑的中位者,被你父皇那个用人的上位者指使着监工那些用力的下位者,这叫做各司其职,怎么能叫懒呢?”

    “诶?”

    小公主虽然聪慧,但毕竟幼小,被房俊绕的有点晕晕的:“是这样么?”

    “兕子妹妹,他在骗人!”

    李治这个小正太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义正言辞的揭露房俊的诡辞。

    晋阳公主有点懵:“可是姐夫说的不错啊,父皇让姐夫修池子,难道还要姐夫亲自动手?自然是安排工匠们干活啊,反正只好把活儿干好了,那姐夫想睡觉就睡觉,谁也管不着!”

    房俊乐不可支,双手支着小丫头的咯吱窝,将她轻飘飘的身子架起来,凑过去亲了一口脸颊,夸赞道:“还是兕子聪明,比你这个傻乎乎的九哥强多了!”

    出乎意料的,兕子居然被房俊的亲昵搞得有些忸怩。

    挣扎了几下,羞羞的说道:“宫里的嬷嬷说,兕子是女孩子,不能让男孩子亲……”

    房俊楞了一下,哈哈大笑道:“话是不错,但姐夫不是别的男孩子啊,是姐夫嘛!”

    旁边的李治对于房俊说他是“傻乎乎的九哥”有些不忿,可他是真的打怵这个姐夫,也不敢争执,眼珠儿转了转,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顿时计上心头,大声说道:“姐夫,父皇叫你修池子,可你在这里睡大觉,就是你不对!”

    房俊嘴角一挑,有些好笑,这小子果然一肚子鬼主意,腹黑的属性难道是李二陛下的遗传么?

    便说道:“殿下此言差矣,功过赏罚,那是治国之道。可你姐夫我立下大功,你父皇非但不赏,反而打我过来干活儿,你认为是谁对谁错?”

    李治有些愣神:“这个……”

    晋阳公主已经坐在房俊肚子上攥起小拳头,彻底站在房俊一边:“是父皇不对,赏罚不分,父皇是个昏君!”

    “咳咳咳……”

    房俊差点被这丫头吓死,口水把自己给呛到了。

    李治也傻眼了。

    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自李治身后的月亮门后走出,一张方脸黑似锅底。

    晋阳公主也傻了,差点把拳头塞进自己的小嘴儿里去,呆呆的叫了一声:“父皇……”

    李二陛下面沉似水,太阳穴腾腾直跳,对于自己的小闺女投诚到房俊一方说自己的坏话,非常的不爽!

    “房俊,是不是很闲?”

    感觉到李二陛下压抑的怒气,房俊咽了口吐沫:“那个……微臣这就进去监视工匠干活,真是的,这帮家伙离了人眼就偷懒……”

    爬起来将晋阳公主放到石凳上,一溜烟儿跑进去干活儿。

    剩下李治洋洋得意,晋阳公主则愁眉苦脸皱着小脸儿,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父皇……兕子错了。”

    对于自己这个小闺女跟房俊亲近,李二陛下也很是无奈。虽然并不反对房俊哄着兕子玩儿,可那厮总是唆使兕子说自己的坏话,这就让人恼火了!

    当然啦,一切的错都是房俊那个混蛋的,跟自家纯洁可爱小公主没有一毛钱关系……

    把房俊撵走,李二陛下立即多云转晴,拉起兕子的小手,笑道:“你那黑姐夫做菜很有一手,晚膳就让他来做如何?”

    兕子立时瞪圆了眼睛:“真哒?”

    李二陛下正色道:“千真万确!”

    兕子顿时挣脱李二陛下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去找房俊:“我去跟姐夫说我想吃什么!”

    李二陛下无语的看着跑远的晋阳公主,有些嫉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