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五章 家宴
    李治赶紧跑过来,扬起笑脸萌萌的看着父皇。

    李二陛下总算舒服一些,好在朕还有儿子……

    这时,一个顶盔掼甲的武将在几名“百骑”跟随下,走进院子,单膝跪在李二陛下面前,朗声说道:“末将,阿史那结社率,参见陛下。”

    李二陛下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朕会在此处驻留一段时间,护卫安全务必要尽职尽责!”

    那武将应声道:“诺!”

    李二陛下点点头:“最近多有御史弹劾于你,是朕压下来了。你在大唐为官,便应熟记大唐律法,切不可依着以往性情行事,莫要连累你的兄长!”

    武将吓了一跳,却是不敢辩解,只得唯唯应诺。

    敲打一番,李二陛下才柔声道:“且退下吧,只需用心做事,忠心侍主,朕绝不亏待与你!”

    那武将这才躬身告退。

    若是李二陛下让房俊担当御厨的重任,房俊说什么也得耍赖不干,凭什么啊?

    可是萌萌哒晋阳小公主殿下说了,房俊就硬不起心肠拒绝,只得捏着鼻子下厨,被晋阳公主逼着,换着花样儿的使出手艺。

    做菜的时候没见到别人,到了晚膳,神神鬼鬼的都出来了……

    宴席在一处露台上举行。

    此次随扈出行的妃嫔,是李恪的生母杨妃,以及另一位杨氏,虽然没人介绍,但是房俊也猜得出来,这位极有可能便是那位“巢王”李元吉的妻子……

    两位杨氏,风华正茂的两个女人,一个娇媚入骨一个清澈娴雅,敬陪在李二陛下左右两侧,一样的笑语嫣然,百种心思却回转于你来我往间。

    房俊则只远远端坐侧欣赏这场所谓的家宴,与这场家宴中的明争暗斗。

    他有些不解,按说这杨氏的儿子也不知道出生没有,即便出生了,能有多大点儿,还能参合到争储中去?

    与典雅贤淑的杨妃不同,杨氏的确讨巧,懂得什么人,什么场合,最喜欢听什么话,往往三言两句便都得李二陛下“龙颜大悦”,难怪曾有传闻,若是李二陛下立后,则必是这位杨氏。

    至于高阳公主,今儿却是让房俊有些惊艳了……

    这小妞儿今天几乎没有什么话,菜也只是挑着爱吃的夹了几口,倒是频频举杯。

    葡萄美酒似流波般漾于玻璃酒杯,映衬得美人双颊酡红如醉,一袭蜜合色鎏金线长裙,既不张扬,亦不至过分黯然,让人直直略过了去,浅杏披帛松松挽于藕臂袖口处是镂花的蔷薇暗纹,平添三分娇媚可人。

    不得不说,温婉起来的高阳公主,到也挺可爱的……

    席间,杨妃显得跟房俊很亲近,频频劝酒,笑语嫣然。

    房俊也觉得跟杨妃的性子很合得来,便往往酒到杯干,气氛还不错。

    只是心里却有些茫然。

    一杯饮尽,酒盏落案,自然而然目光循向了主位的李二陛下所在,骊山一行两位妃嫔自是千娇百媚为博龙颜一笑倾尽全力,只是这种亘古不变的勾心斗角,难道李二陛下就不曾厌烦么?

    大后宫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可与艳福齐享的同时,那聒噪争斗的烦恼,也不是好受的。

    房俊便不去理会这些,只是一个劲儿的给晋阳公主夹菜,一心一意侍候这位可爱的小公主。

    对于晋阳公主,房俊可以说是由怜生爱。

    熟知这段历史的他,很为这个小小年纪便逝去的命运嗟叹,他不是学医的,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去治愈晋阳公主的病情,只有竭尽所能的让她更开心一些,在她短暂的生命里,尽可能多的去感受生活的美好、欢乐。

    可是接触下来,他却现这个小女孩实在是太可爱了。

    李二陛下对晋阳公主的宠爱,世人所知。

    当晋阳公主还在孩提时,长孙皇后就病逝了,李二陛下痛失相濡以沫的妻子,悲恸之下做出了一个震惊世人的举动——亲自抚养了长孙皇后所生的晋王李治与晋阳公主。

    于是唐会要上就此留下了这样一笔令人瞩目的记载:“晋王及晋阳公主,幼而偏孤,上亲加鞠养。”

    试想中国上下五千年出过多少位皇帝,又册封过多少位公主,却从来没有第二位公主能够如同晋阳公主这般亲自被皇帝抚养长大。

    但李二陛下对这个女儿的宠爱远远不止于此。

    众所周知,晋阳乃是李唐王朝的龙兴之地,唐高祖李渊就曾说过:“朕起义晋阳,遂登皇极。”旧唐书地理志中亦记载:“北京太原府……领晋阳、太原、榆次、太谷、祁、阳直、寿阳、盂、乐平、交城、石艾、文水、辽山、平城、乌河、榆社十六县。”

    而“晋阳”这么一个荣宠至极的封号,就这样被李二陛下封给了自己的女儿晋阳公主……

    最为难得的是,即便生于帝王之家,出生便钟鸣鼎食、荣宠备至,却没有让这位小公主生出一丝骄纵任性之气。

    晋阳公主看到父亲对大臣们火了,便上前娇声劝解,而唐太宗看着女儿与妻子几乎是如出一辙的小模样,立马没了火气,因此朝中大臣们无不对小公主感到由衷的喜爱与感激。

    李二陛下常常将宝贝女儿带在身边,手把手的教导下,晋阳公主习得了一手飞白体,小小年纪就能写出风格遒劲的字体,模仿李二陛下的笔迹更可鱼目混珠,拿给周围的人看,大家都分辨不出哪个是皇帝写的哪个是小公主写的。

    如此钟灵毓秀、冰雪伶俐的女孩儿,谁能不喜欢?

    在房俊心里,这个小公主是跟自家妹子房秀珠一样的存在,甚至因为其命中注定的悲剧,更加怜爱三分……

    晋阳公主吃得很开心,不停的指挥房俊夹这个夹那个,甚至叫房俊去夹杨氏面前的一盘炒笋丝,房俊也欣然领命,丝毫不顾及此举是否犯忌,起身就夹……

    李治很是气恼,他个子小,也有很多菜够不到,但是房俊理都不理他……

    李二陛下看着席上最活跃的这两个家伙,有些欣然,亦有些惊讶。

    房俊那言听计从毫不违逆的态度,那望向晋阳公主的眼神里满是浓浓的柔情与宠溺,李二陛下善识人心,那决计不是装得出来的。

    说实话,若不是因为晋阳公主年纪实在太小,他都怀疑房俊这厮是不是看上自家这个小闺女了……

    那巢王妃杨氏也觉得有些新奇,臣子对皇家表现得亲近一些,那是正常的,但是如同房俊这边近乎于宠溺的举止,则大不寻常。

    因而笑道:“真是想不到,名满关中的房二郎,居然也是个体贴心细的好儿郎,这番温柔体贴,怕是不少名门闺秀都芳心暗许吧?”

    这话说的……很歹毒!

    是在说房俊有意染指晋阳公主么?

    亦或是说高阳公主看上了房俊,这才由李二陛下指婚的?

    总之,有些过分。

    李二陛下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滞,却没有说话。

    房俊却当时脸色就沉下来,眼睛微微眯着看了一眼这位天香国色的女人。

    怕是因为高阳公主在宫里跟杨妃走得太近,所以被这位杨氏针对了吧?

    那自己可就真真是受了池鱼之灾……

    愿意宫斗你就斗,为何要把我扯进去?

    是不是斗争已经深入骨髓,随时随地都想着斗一把?

    只是这地图炮有些过分……

    斜眼看了一眼身侧的高阳公主。

    哥哥可是被你牵连了,不打算说两句?

    深邃的苍穹洒下细碎的缱凉星光,高阳公主水眸眼瞳睫毛微垂,一身浅色便装勾勒出曼妙的体态。

    俏丽的容颜在月色下显得有些红润,樱唇如酒,却是一言不。

    房俊的眼波掠过李二陛下身侧的那一对风华绰约的红莲并蒂,最终又落回在高阳公主笑意合宜、眉目婉约的侧脸,醇酒染了微醺醉意的姣美面容,心底暗叹。

    他有太多话可以将杨氏堵回去,但他懒得搭理。

    遂起身,微微鞠躬,说道:“时辰已晚,微臣明日尚有职务,这便告退了。”

    李二陛下略微点头。

    房俊再向杨妃施礼:“微臣告退。”

    却是理都没理那杨氏……

    杨氏气得俏脸青。

    晋阳公主追起来,急问道:“姐夫你明日还回来陪兕子玩儿么?”

    房俊粲然一笑:“当然,明儿给小公主准备一件级好吃的吃食。”

    晋阳公主高兴的蹦了一下,去拍房俊的手掌:“一言为定!”

    房俊伸出大手和她拍了一下:“驷马难追。”

    晋阳公主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