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八章 犯阙(三)
    虽然已陷绝境,但坐以待毙,不是房俊的风格!

    既然怎样都是死,何不搏一回?

    房俊咬着牙关,奋起余勇,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手里横刀像是一条匹练一般斩向面前之人。

    锋锐的刀锋切豆腐一般割入皮肤,然手顺势一拖,甚至能感觉到刀身破开皮肉,刀锋在骨头上滑过的滞涩感……

    然后,这位顶盔掼甲的武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嘶,仰天跌倒……

    房俊有些傻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手里染满鲜血的横刀,难道不知何时我已继承刀术的神髓,傅红雪、胡一刀、天枫十四郎灵魂附体,在这一刻,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

    不过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房俊一刀将此人砍翻,门口大开!当下脚步不停,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门外居然诡异的安静,杂乱的嘶喊声已经延伸向日华门那边去了,身后门里居然无人出来追杀自己,都在那儿大呼小叫哭天抢地,也不知道闹腾个啥,妄房俊通晓三门外语,这突厥话却是半点不会……

    不敢多做停留,一手拎着刀,一手按住腿上的伤口,步履踉跄的向西跑去。李二陛下今夜应该宿在前殿,房俊自此向西,翻过一道围墙,便是太子汤,绕过太子汤,便是前殿!叛军走的是日华门,他抄的是小路,应该先一步抵达前殿。

    这时候身后才传来追赶的脚步。

    虽然明知李二陛下必然无事,否则哪里来的贞观盛世?

    可正是明确李二陛下定会安然无恙,房俊才要赶去投机……

    没错,就是投机。

    说实话,若是李二陛下真的被围在千军万马之中,即便是李二陛下的铁粉,房俊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转身就跑……

    既然明知李二陛下无事,那可就是千载难逢的护驾良机!

    瞧瞧,多么忠贞的臣子,为了维护自己的皇帝,不畏艰难,无视危险,奋不顾身,舍生取义……简直是大唐王朝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重臣的模范,道德的标杆……

    这可是救驾之功,哪怕是破一城、灭一国,也比不得这个!

    房俊挑拣的尽是偏僻之处,罕有人迹。

    翻过一道围墙,将将绕过琼楼阁宇的太子汤,钻出参天的林木,迎面便碰上一群脚步匆匆的羽林军。

    为一个身材魁梧的将军,全副武装脸色凝重,冷不丁被钻出林子的房俊吓了一跳,大喝一声:“什么人!”

    腰间横刀“锵”的一声就拔出鞘,身后的羽林军也各个刀剑出鞘,迅围了上来。

    房俊赶紧举起手中的横刀,叫道:“阿史那将军,我是房俊!”

    那将军很是意外:“房二郎?你为何在这里?昨夜没有离开?”

    房俊苦笑道:“昨夜陪陛下饮酒,贪了几杯,一时困顿不慎在汤池子熟睡过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史那结社率神色不善的瞅了房俊几眼,这才还刀入鞘,冷冷说道:“有叛军作乱……二郎为何从这林中出来?”

    房俊不虞有他:“某就在星辰汤那边,树林中有一道稍矮的围墙,翻过来便到此处。”

    阿史那结社率眼神微微一凝,瞅了一眼房俊身后的树林……然后才看向房俊:“某前去护驾,二郎伤势可否要紧,可是要同行?”

    房俊连忙点头:“自是要同去的……不過,高阳公主尚在星辰汤,还请将军派人前去救援。”

    自己还是去李二陛下面前刷刷功绩,那臭丫头就让别人去救吧……

    阿史那结社率居然笑了一下,痛快的点头:“正当如此。”

    身边有人道:“将军,某去吧。”

    阿史那结社率看了这人一眼,摇头道:“不用,你跟在本将身边即可,王忠,你带两个人,去星辰汤,救援高阳公主殿下,切记呃,一定要将公主殿下待到安全地方!”

    另一个校尉模样的武官自他身后走出:“诺!”点了两个人,大步去了。

    一行人汇合了房俊,急忙向前殿赶去。

    绕过少阳汤,前殿在望,已可见飞起的檐角隐约出现在树林之中。

    厮杀声也打了起来。

    这还是房俊第一次接触大规模的冷兵器冲突,虽然说不上千军万马,但鲜血飞溅血肉横飞的场面,仍看得房俊面色白胃部抽搐。

    房俊刚刚就杀了人,但这跟杀一两个人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前殿门前几乎成了修罗地狱,两股人马交缠不休,舍命死战!

    那种断肢残臂肠穿肚烂的惨状,宛如置身屠宰场,即便是最凶残的凶徒,亦会两脚软!

    房俊一瘸一拐随着阿史那结社率小心的绕过交战的人群,快步走进前殿。

    他们的任务不是击杀叛军,而是擎天保驾!

    李二陛下面色肃然,身着常服,双手负后站在前殿的门口,冷眼注视着战阵厮杀。

    李君羡带着一干“百骑”精锐,重重护卫,确保万无一失。

    阿史那结社率到了台阶下,脚步微微一顿,然后用手扶了一下腰侧的刀鞘,迈步走上台阶,向李二陛下走过去,直到被“百骑”拦住,才惶然的单膝跪地,口中大呼道:“末将救驾来迟,请陛下降罪!”

    房俊微微一撇嘴,刚才镇定得跟什么似的,这会儿又哭又喊的表忠心?忒虚伪了点儿。刚刚看你的神情,还以为巴不得陛下快点完蛋呢……

    诶?

    一想到这里,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星辰汤外面,叛军说的是突厥语;自己斩杀那个将军模样的人之后,那几个叛军叫得也是突厥语;而这个阿史那结社率,他是突利可汗的亲弟弟,也是个突厥人……

    房俊吓了一跳,莫非……

    他抬眼去看,正巧看到阿史那结社率距离李二陛下已不足五步之遥,他的手刚刚好隐蔽的背在身后,放在刀柄上……

    房俊目眦欲裂,大吼一声:“护驾!”

    手中的横刀猛地一刀向阿史那结社率背后斩去!

    这一声喊,震动了前殿门口所有人!

    李二陛下惊愕的望向已经抽刀在手的阿史那结社率,满脸不可置信。

    李君羡飞身向李二陛下身前扑去,想要挡住阿史那结社率进击的路线,挡在李二陛下身前!

    阿史那结社率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眼看就要偷袭得手,特么是谁喊这么一嗓子?

    没等他回头,身后的刀刃破空之神便已传来。

    阿史那结社率暗骂一句,知道依然全无击杀李二陛下的机会,一咬牙,大喝一声:“#a#!”

    说的是突厥语,房俊没听懂……

    不过没关系,随着阿史那结社率这一声喊,刚刚随着前来的队伍之中,数十人暴起,抽出横刀将身边猝不及防的同僚砍翻在地,然后嘶吼着向李二陛下冲去。

    李二陛下身前的“百骑”结成阵势,死死守住,一步不退!

    与此同时,阿史那结社率回身挡住房俊的一刀,并不恋战,在手下冲上去动自杀攻击的时候,他却抽身疾退!

    原来打的注意是要手下去送死,挡住追兵,而他自己则见事不可成,想要全身而退!

    房俊恍然,此次犯阙,居然是里外夹击!

    不过他也如同“百骑”一般,被疯狂的叛军挡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史那结社率从容离去。

    面对精锐的“百骑”,再加上大部终于陛下的羽林军,叛军的反扑就像是扑火的飞蛾,虽然看似凶残狠历,实则不堪一击,转瞬间就被清剿干净。

    房俊身上又被砍了一刀,血迹斑斑,喘着粗气来到李二陛下面前,嘶声道:“微臣救驾来迟……”

    特么的本想混个大功,谁知道居然弄了一身伤,真是够悲催的……

    李二陛下皱皱眉,劈口问道:“你为何在此?”

    房俊赶紧解释一番,若是不说明白,别说什么救驾之功,搞不好被李二陛下怀疑是叛军同党,那可就悲剧了……

    “微臣昨夜醉酒,至星辰汤处,不堪酒力,熟睡过去……”

    说到这里,他猛地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