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零九章 犯阙(四)
    李二陛下倒不至于以为房俊跟叛军一伙,没动机……

    见他神情异样,问道:“生何事?”

    房俊猛然想到,这个阿史那结社率居然是叛军,那么自己刚刚将高阳公主藏身之处告诉他,岂不是将高阳公主送入虎口?

    房俊脸都白了!

    几乎可以想见,高阳公主落到这个穷途末路的家伙手里,下场必是惨不忍睹……

    房俊猛地一转身,顾不得腿伤,踉跄着飞奔出去,一面大吼道:“高阳被那贼子捉了!”

    李二陛下面色大变,刚才兵荒马乱的,一时竟未想起高阳公主以及晋阳公主昨夜在飞霜殿安寝,而叛军正是由飞霜殿那边的开阳们进入……

    一想起自己两个闺女落到阿史那结社率手里,李二陛下再也不淡定了,刚刚一副谈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做派瞬间消失,暴喝到:“前去救援公主殿下!”

    “诺!”

    禁军轰然应诺,李君羡带着一队人追着房俊的脚步,留下一队人收拾残局。

    大唐立国一来,虽然如同此次的叛乱极少生,但是这些禁军都是征战四方的剽悍之士,眼前的情况算是小打小闹……

    房俊瘸着一条腿,身上的几处刀伤疼得直呲牙,也不知是累的还是疼得亦或是心里害怕,身上汗水涔涔而下。

    飞快的强忍着痛楚,跑回星辰汤这边一看,那炕板已被掀开,黑乎乎的炕洞里空空如也。

    房俊眼前一黑,最担心的情况生了……

    连忙回头,正巧遇见一队士兵押解着一个叛军从面前走过,房俊一愣,这里怎么还有叛军?

    心里一动,一瘸一拐走过去问道:“这人从哪里抓的?”

    为的兵卒显然是识得房俊的,恭声道:“是在御马厩那边,叛贼刚刚抢夺了马屁逃了,杀伤了很多弟兄,这人因为臀部有伤,骑不得马,被抛弃了……

    他话还未说完,眼前的房俊已经飞快的向御马厩那边跑去。

    御马厩距离星辰汤不远,转瞬即到。

    等到了地方一看,差点气得骂娘!

    阿史那结社率这货太坏了,不仅抢夺了大量御马厩的马匹,还把还不及带走的御马全部砍死砍伤,御马厩中污血横流、残肢处处,不少仍未死去的御马痛苦哀鸣、挣扎翻滚。

    不少兵卒正在四处搜索,看有无漏网之叛军。

    作为最爱马的民族,突厥人生来在马背长大,对马匹最是亲厚,如同兄弟般相待。

    阿史那结社率此举,简直就是突厥人的耻辱!

    而且很缺德……

    让追兵一时无马可追。

    房俊拖着伤腿,五内俱焚。

    只希望阿史那结社率没有丧失理智,明白挟持高阳公主作为人质会让他的生机大大增加。可即便如此,那个宫女秀玉怕是也难逃厄运,死都是最好的结果……

    都怪自己!

    干嘛就告诉阿史那结社率高阳公主的藏身之处呢?

    真是嘴贱!

    若是高阳公主与那宫女秀玉遭遇不测,房俊会一辈子都内疚,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

    正懊恼之间,耳中突然传来一声马嘶,中气十足、音域优美……

    房俊如聆仙乐,瘸着腿跑到最外侧的一间马厩,一把推开门,就看到一匹浅棕色的骏马,似是闻到隔壁同伴的鲜血味道,正昂悲嘶,四蹄刨着地,焦躁不已。

    这匹马并不十分高大,很体型匀称结实,头型很漂亮,前额稍短而宽、成楔型,脸的侧面有些凹陷。眼睛特别地大而且突起,此时有一种深遂且流露感情……

    背短而直,鬐甲长且突出,肩膀强壮,顷斜角度良好,鬐甲突出,马尾灵活的甩来甩去,高高翘起。

    这特么是一匹正宗的阿拉伯马!

    这种马以吃苦耐劳和富有持久力闻名于世,是世界是最著名的耐力赛马种,是世界耐力赛夺冠主力马种。

    房俊也不管怎会有这么一匹“漏网之马”,走进马厩,一手拎着刀子,一手解开缰绳,将它牵出马厩。

    这马刚刚还焦躁不已,这时候却异常温顺,任由房俊跨上马背。

    这个动作让房俊疼得一哆嗦,却也顾不得许多,双腿一用力,夹着马腹,一手扯着缰绳,骏马便“得得得”的跑出御马厩。

    出了日华门,手里的横刀刀背狠狠的抽在马臀上,骏马吃痛,“希律律”一声长嘶,奋起全力,四蹄翻飞,狂奔而去。

    这时候李君羡也到了御马厩,一看满地死马,顿时目眦欲裂,大吼道:“赶紧找马!”

    今夜犯阙虽然有惊无险,但他的责任巨大。

    “百骑”最主要的任务是宿卫禁宫,结果陛下差点被叛军害了;另一个任务是刺探军情,结果叛军杀到眼皮子底下还懵然不知……

    这也就是李二陛下,虽然说不上心慈仁厚,但胸怀大气,不会因他的失职而大肆诛连。若是换了以往脾气暴躁的皇帝,全家抄斩都有可能……

    若是在让那群突厥崽子跑回草原,他李君羡干脆自己抹脖子了事!

    房俊策马一路狂奔,沿着山道就下了山。

    到了山下,却是毫不停留,向着新丰城左侧的那条官道就追了下去。

    阿史那结社率等人刺杀不成,必然一路北返草原,只有到了那里,才是海空凭鱼跃,天高任鸟飞,随随便便找个小部落一躲,谁也找不到他!

    而北返草原,就只有这一条路。

    因为,新丰城附近,只有一个渡口可以度过渭水!

    房俊早已因失血过多而疲惫不堪,脑子甚至一阵阵眩晕,身上的伤口已经渐渐麻木,可他紧紧咬着牙,一刻也不停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追上去!

    哪怕用自己的命,也得把那两个女孩子救回来!

    无尽的懊悔像是毒蛇一样啃噬着房俊的良心,他不能坐视两个花儿一样的少女因为他的愚蠢而凋谢,死也不能!

    骏马一路狂奔,却是不出汗不气喘。

    阿拉伯马的优点就是耐力出色,虽然绝对度不快,但是绝对持久!

    眼前渭水在望!

    房俊的心却沉了下去……

    自此也未追上阿史那结社率一行人,只有一个解释,对方早有预案,事先必是在渭水之畔备好舟船,及时摆渡过河。

    果不其然,等到房俊一路狂奔至渭水岸边,只间河水茫茫,两岸苍苍,哪里有叛军的身影?

    房俊死死咬着嘴唇,咬破了唇皮鲜血流入嘴里亦自不觉,两眼都充满了血丝。

    虽然身体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伤口再次崩裂开,马背上一片血糊糊的,但他依旧紧咬牙关,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放弃!

    只要追下去,那就还有一丝希望!

    若是放弃,那就万事皆休……

    房俊骑着马,疯了一样沿着河岸向上游狂奔,哪里有一个村落,或许可以找到渡船。

    天不负苦人心!

    直奔出十数里,上游处晃晃悠悠一叶扁舟顺流而下。

    房俊大喜,手舞足蹈的将那小船招了过来。

    之前离得远,那船家以为有客上门,所以向岸边靠过来。待到得近前,看清楚房俊一脸血污、情形狼狈,顿时吓了一跳,以为遇到逃跑的歹人,吓得连忙操舟,又往河中间划去。

    房俊大急,伸手摸索了一下,本是想找银钱的,却摸到了装着侯爵印绶的银鱼袋,也顾不得许多了,用尽力气向那穿上掷去,大叫道:“某乃是朝廷命官,奉命缉拿盗贼,汝且快快靠岸!”

    还好准头足够,那银鱼袋正巧落在船上。

    船老大居然是个识货的,捡起来一看,吓了一大跳,这是个大官啊……

    这个万万不能得罪,若是事后追责起来,自己岂不是要遭殃?

    只得又把船划到岸边。

    房俊从马上跳下来,却因为失血过多,双腿一软,“噗通”便跪在地上……

    船老大吓了一跳,赶紧也跪下来,都快吓哭了:“侯爷,小老儿当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