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章 忘死
    这船老大以为房俊是在给他下跪……

    房俊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咬着牙道:“帮某把马牵上船!”

    说着,自己勉力爬到船上,顿时四仰八叉的躺下。

    船老大老老实实的将马牵上船,船撸一摇,小船晃晃悠悠离开岸边,向河中心划去。

    房俊趁机喘口气,催促道:“快点!”

    “唉!”

    船老大迎来送往,也是个有见识的,什么也不问,粗壮的手臂一较劲,快摇动船撸,小船飞快的驶向对岸。

    “刚刚有无连人带马的一队人渡河?”

    房俊撕开自己的衣衫,将腿上的刀伤简单包扎一下,问道。

    “有,就在不到一炷香之前,小老儿刚刚摆渡一船杂货到上游的村子,刚巧路过,所以看见了。”

    房俊精神一振:“有多少人?”

    “三艘船,具体人数不晓得,但吃水很深,有人有马,估摸着,得有二十人左右。”

    船老大什么也不问,却知无不言。

    这一段河水不宽,片刻之后小船驶到对岸,房俊深吸一口气,觉得气力回复了一些,一面牵着马淌水上岸,一面冲船老大喊道:“某身上未带银钱,你且去骊山下房家湾,就说是某房俊说的,让管事取一吊钱与你充作船资!”

    那船老大呆了一下,惊问道:“可是房相公府上二郎?”

    房俊点头:“正是!”

    船老大大呼道:“小老儿岂敢收取二郎的银钱?莫要祖宗都蒙了羞!去岁大雪,十里八村都遭了灾,若不是二郎勒石记功逼得那些大户都拿出钱粮赈灾,我等怕是都冻饿而死!”

    房俊一呆,自己居然也有善名了……

    那船老大又道:“小老儿不知二郎追谁,但绝对是坏人无疑!据小老儿观察,那些贼人必是一路北上,着渭水可以摆渡,但是前面的泾水在此处河道狭窄、水流湍急,却是摆渡不易!那泾水之上有吊桥一座,贼人必是从那里过!”

    房俊问道:“可有近路?”

    船老大肯定道:“有!”

    房俊大喜,问道:“如何走?”

    船老大伸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座小山,道:“那山间有一条小路,虽是山路,但行人不少,甚是平整,可以骑马通过!翻过小山,便是那吊桥之处,由此过去,可以节省一半路程!”

    房俊大喜过望,刚到岸边,便翻身上马,大叫道:“若房某不死,必有重谢,驾!”

    驱策骏马,扬长而去。

    船老大摸摸脑门,疑惑道:“说甚死不死的?像是这般大善人,自是要长命百岁才好咧……”

    房俊听不到有人快要给他立长生牌位了,他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一些!再快一些!一定要赶在那帮叛军之前截住他们!

    至于截住之后,凭他单枪匹马的能干啥,他没空去想!

    此刻的房俊,甚至可以说是那命去弥补自己愚蠢的错误……

    山路很窄,确实还算平整,但是马匹跑不快。

    这一路纵马疾驰差不多五六十里,也就是这种耐力奇佳的阿拉伯马,才挨得住这般一刻不停歇的奔跑。

    上到山顶……

    山脚下一条奔腾的河水宛如一条玉带,蜿蜒流过。

    房俊心急如焚,好在纵马驶下山坡,度比上山快了许多。

    山道弯曲,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

    一段笔直的山道,径直对着泾水河岸,那里正有一座吊桥。

    而就在距离吊桥不远的地方,一队骑兵正疾驰过去,眼看就要踏上吊桥!

    房俊心里一跳,眼睛一扫,便见到两个身形纤弱的女子被绑在两匹空马的马背上,马缰则被两个骑兵牵着,走在队伍的最后。

    这是最后的机会!

    一旦跨过这座吊桥,这帮家伙便如鱼入大海飞鸟归林,再也别想追到他们!

    房俊咬了咬牙,深深吸了一口气,一瞬间做了一个最愚蠢、最直接、也最悲壮的决定!

    甩掉一侧的马镫,将腿跨过来,完全凭借一只脚的力量支撑全身,整个身子缩起来紧贴马身,这样从叛军的一侧看上去,这就是一匹无人的空马!

    然后挥着刀子一刀刺在马臀处,骏马痛的长嘶一声,放开四蹄,沿着下山的山路狂奔而去。

    阿史那结社率灰头土脸的待着仅剩的二十几个同族手下一路狂奔,那心情简直郁闷的要死!

    中郎将没了,梦想中的大汗之位没了,就连这些年66续续安插在长安的内线也一下子消耗殆尽……

    还是小瞧了李二陛下啊!

    谁能知道,就仅凭着几十个“百骑”的精锐,就抵挡住击败叛军的冲击?

    当然,最最关键的,还是那个该死的房俊!

    若不是他在那紧要关头的一声喊,自己说不定就把李二陛下给宰了!他深信,只要李二陛下一死,那些“百骑”也好,羽林军也罢,会当即群龙无,弃械投诚,难道谁还会傻到为了一个死人卖命?

    早知如此,就应该在刚现他的时候,不去顾及手底下尚没有收服的那些兵卒的疑惑,直接一刀宰了了事!

    只可惜,事已至此,天下之大,今后就惶惶然如同丧家之犬了……

    不过阿史那结社率倒是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回头瞅了一眼那被绑在马背上的小美人儿,阿史那结社率嘴角扯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最喜欢大唐的美娇娘!

    身娇、肉嫩、水多、就连叫声都那么荡人心魄……

    尤其是南朝的公主,那可是全天地下的王者都渴望得到的极品奖励!

    信义公主嫁泥厥处罗可汗、华容公主嫁高昌王曲伯雅、当然还有自己的嫂子,突利可汗的老婆淮南公主……

    李二陛下最是宠爱这个高阳公主,说不定等到自己尝过了这位美丽公主的滋味,生米煮成熟饭,李二陛下捏着鼻子认了自己也说不定……

    只是不知道那个坏了自己好事的房俊,在得知未婚妻被自己骑在胯下婉转承欢的时候,会是个什么表情?

    他娘的,只要想想就解气!

    正胡思乱想间,突闻一阵急促的马蹄由远及近的响起。

    阿史那结社率吓得亡魂大冒,追兵这么快就追来了?

    抬头四下眺望,却见一匹骏马自一侧的山上疾冲而下,四蹄翻飞、鬃尾飞扬,却是一匹空马……

    阿史那结社率已是惊弓之鸟,不敢有一丝疏忽。

    此地怎会有一匹空马陡然出现?

    太诡异了!

    整个队伍都被这批突然出现的空马弄得有些诧异,行进度顿时缓下来。

    那骏马越跑越近,阿史那结社率心头的危机也越来越严重,陡然间想起一事,顿时魂飞魄散,大叫道:“拦住它!拦住它!那马上有人!”

    队伍一阵慌乱,手下面面相觑,明明马背上空着的,哪里有人?

    许是就在中原,这些人早已忘记马背上的岁月,也忘记了“镫里藏身”那般的绝技……

    阿史那结社率满头大汗,抽出横刀不停的挥舞叫嚣:“拦住它!其他人赶紧过桥!”

    他反应得不可谓不快,但是命令下达的却有些不靠谱……

    当下队伍里有人想拦截,有人想过桥,交错穿插相互误会,乱成一团。

    高阳公主被绑住手脚捆在马背上,娇嫩的肌肤被绳子勒得破了皮,火辣辣的疼,却都抵不住心底的绝望寒意。

    被这些野蛮的蛮子掠走,她清楚自己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悲惨遭遇,那是比死还要屈辱一万倍的下场……

    到时候,自己是要咬舌自尽呢,还是寻一块硬物一头撞死?

    高阳公主再是傲娇,也不过是个小女孩儿,又是害怕又是绝望,芳心一团乱麻。

    就在这时,一匹骏马从山坡上疾驰而下,叛军队伍乱成一团。

    听着阿史那结社率的叫嚣,高阳公主陡然升起一阵希望,单人独骑,难道是……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