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一章 舍生
    可是,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高阳公主不傻,房俊再是厉害,再是能打,也不可能是这二十多个突厥精锐的对手,何况叛军阵中还有阿史那结社率这样的高手。

    来了,也只是送死而已……

    可房俊傻吗?

    他比谁都聪明,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可他还是来了。

    一瞬间,高阳公主泪流满面。

    她紧咬着牙,暗暗在心里大喊:赶紧走吧,只要来了,就已经足够,大不了我高阳公主李漱,一死为你守节便是……

    可是见到的却是一匹空马,高阳公主暗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也有些小小的失望。

    好像……

    还是希望他能来啊……

    骏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自山坡上狂奔而下。

    到得不足十几丈处,叛军纷纷大惊失色,呼喝出声!

    到了近前,自然再藏不住身形。

    房俊灵巧的翻上马背,依旧紧贴着马鬃,咬着牙关,控制着自己因为恐惧而有些失控的面部肌肉。

    单人独骑,想要自二十余骑中冲阵而过,与找死何异?

    可这,却是唯一挽救高阳公主的希望!

    死,也要试一次!

    下一刻,房俊冲入敌阵!

    他不去反击,不去试图斩杀敌人,杀掉一两个,于事无补。

    只是紧紧贴着马背,护住前身要害,努力的驱策胯下骏马,加!再加!快!再快一些!

    马儿神骏,似乎知晓自己背上这个人的心意,靠近敌阵的时候,仰“希律律”出一声长嘶,意态豪勇,威风凛凛,居然将前方的几匹马吓得躲避开去,让开一条道路,硬生生让他冲进己阵!

    但是更多的叛军涌了过来,刀光四起,不分人马,举刀就砍!

    反击一手持刀,不停的格挡,根本顾不上反击,后背、大腿一阵剧痛,眨眼间已被砍中三刀,却仍旧咬着牙,耳听身后风声响起,赶紧一低头,一把横刀擦着头顶削过,差点让他人头落地……

    却也被他得到难得的机会,上身伏在马背上,手中横刀极其隐蔽的斜刺里一捅,捅进一名叛军的肋下。反击一刀得手,快抽回,同时催马提。

    一股鲜血自那叛军肋下飙出,跌下马背。

    反击根本不去管后阵的高阳公主,他心里明白,即使这时候靠近了高阳公主,也不可能带着逃离。

    唯一的希望,就是组织这些叛军度过泾河!

    他了狠,咬着牙,勉力抵挡身前身后砍来的刀剑,本事神力过人的他此时已是油尽灯枯,实在挡不住,便稍稍错开要害部位,任其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蓦地压力一松,眼前一亮,居然已被他突出重围!

    吊桥就在眼前!

    反击大喜过望,根本不回头,不顾阿史那结社率在身后的咆哮,催着骏马向吊桥处奔去。

    到得近前,想要跃下马背,但是早已力竭,“噗通”一声跌在桥头地上,溅起一蓬尘土。

    房俊死死握着刀,连滚带爬到得桥头,横刀伸出,搁在粗若儿臂的绳索上。

    四根绳索,两上两下,上面两根作为护栏,下面两根铺设厚厚的木板,便于人马通过。

    只消得切断下面的一根,铺设的木板便会掉到河水里,吊桥便是毁了,谁也过不去。

    阿史那结社率眼睛都绿了,感情这小子拼死也要冲过去,就是要斩断吊桥?

    自己真特么蠢死了!

    可是房俊的刀子就放在绳索上,只要轻轻一切,大唐制式横刀锋锐的刀锋便会不费吹灰之力的切断绳索。到时候自己可以有一万种方法将这可恶的小子弄死,可自己也跑不了……

    不用去想,“百骑”的精锐和羽林军的大部队必然正在赶往此处,下一刻,自己就可能陷身重围!

    贺逻鹘被这小子一刀杀了,自己连个垫背的都没有,李二陛下岂会饶得了自己?

    阿史那结社率快要急疯了,却也不看贸贸然冲过去,眼珠子一转,立即调转马头,走到队伍后头,一把拽起高阳公主披散的长,雪亮的刀刃就架在她修长白皙的脖子上。

    咬着牙吼道:“房俊!你敢砍断绳索,老子就一刀宰了她!”

    他也没有蠢到家,知道房俊不依不饶单枪匹马的追来,大抵就是为了这个女人,以她做人质,一定不会错!

    只是可惜,他想到倒是不错,却嘀咕了房俊。

    一个能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岂会如此轻易的被要挟?

    房俊跌坐在地上,倚在桥头,觉得自己的力气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随着身上的血液快流失,再这么下去,不用阿史那结社率来杀,流血就流死了!

    可既然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岂会轻易放弃?

    房俊笑了笑,喘了口气:“随你,只要你动她一下,你们就全都跟着陪葬……”

    突然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内脏受伤了啊……

    阿史那结社率快要气疯了,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不要命的玩意?

    深吸一口气,阿史那结社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放开高阳公主,收起刀子,高声道:“好!我不碰她!房俊,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如此不依不饶?我所求的,是渡河逃命!你所求的,是把你的女人救下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各退一步,我把你的女人还你,你让我过河,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让后到了草原,我阿史那结社率以恩人之礼待你,如何?”

    房俊倒是真想答应他,因为他觉得自己快要挺不住了……

    人的意志力不是无限的,在坚强的神经,都有一个承受的极限,过了这个极限,身体的机能就会强迫你进入休眠状态。

    房俊现在便是如此,随时随地都会昏迷过去。

    可他还是得撑着,他知道只要自己一让开,阿史那结社率就会第一时间杀了高阳公主,然后把自己宰了。

    他就得守在这里,不能退!

    房俊使劲咬破舌尖,剧痛让他神志清醒一些,勉力说道:“你放她们离开,我就让你过去!”

    阿史那结社率暴怒:“你放屁!房俊,逼急了老子,大不了鱼死网破!”

    房俊心里一颤,他知道,这个二百五一怒之下,还真就能干出不管不顾的事儿来。想想,刺杀李二陛下这种事都干得出来,这人得多没脑子?

    想了想,只好说道:“你先把那个宫女放了,你留着他也没用。”

    “行!”

    阿史那结社率倒是干脆,直接回身抽刀斩断秀玉身上的绳索,喝道:“滚!”

    秀玉被捆在马上太久,手脚早就麻了,站都站不住,坐在地上爬了几步,却是放声大哭,哀求道:“你们放了公主殿下吧,我……我给你们当人质好不好?”

    阿史那结社率懒得听她聒噪,怒道:“再不走,就剁了你!”

    说完,也不理秀玉到底走不走,策马向着房俊缓缓靠近,问道:“怎么样,按我说的做吧,大家都好,是不是?”

    房俊呲牙一笑:“你再往前一步,我就斩绳子!”

    阿史那结社率那他没法,只得勒马站定,恼火道:“你到底要怎地?”

    房俊说道:“让她们都走吧,我就在这里,还能飞了?我不是要跟你作对,只是想救这两个女人。只要他们没事儿,你去杀陛下也好,干什么都行,我才懒得管你。”

    说话的有点多,眼前一阵一阵黑……

    阿史那结社率过了桥,真的会放过房俊?

    这话谁也不信。

    那货保准一靠近就一刀宰了房俊……

    但房俊不得不这么说,他只能让阿史那结社率相信,他相信他阿史那结社率……

    也就是说,他是在用自己的命,去换高阳公主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