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君臣(昨晚的承诺,加更!)
    整个关中像是暴风雨来临前一般,沉闷、压抑、人心惶惶。

    陛下巡幸骊山行苑,居然有中郎将阿史那结社率内外勾连、犯阙刺驾!

    这可如何得了?!

    时下虽然战火不休,但是帝国腹地却承平日久,谁能想得到,便在关中居然有此事生?

    一时间,“百骑”暗访,武侯明察,左右羽林军、左右千牛卫严阵以待,出入四关者严加盘查,整个关中风声鹤唳。

    太极殿。

    李二陛下脸色阴郁,一言不。

    房玄龄苦劝道:“此事皆由阿史那结社率而起,此僚既已授,便应告一段落。至于是否有人暗中指使,且由百骑秘密查访便是,实不易大动干戈。眼下关中各地,已是人心惶惶,无论商旅行客、中外人等,但有可疑者,必被下狱盘问。然三木之下,何求不得?陛下,须得提防有心怀叵测之辈浑水摸鱼,公报私仇、混淆视听!若是处置不当,眼下多年经营之大好局面,怕是要毁于一旦!”

    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陛下遇刺,朝廷震动,有些人为了撇清关系,必然极力追捕、大肆声张,以示自己的忠心!

    这其中会不会有人趁机打击报复、排除异己?

    肯定会有!

    李二陛下不知道这个道理么?

    他比谁都清楚!

    而且,一个不成气候、仓促而起的刺杀而已,见惯风雨、豪气冲天的李二陛下其实并不在乎,像是此等跳梁小丑,便是再来两个、十个,又能如何?

    土鸡瓦狗耳!

    怎能任凭这么一个鼠辈,将君臣多年来夙夜难眠、殚精竭虑经营来的大好局面破坏?

    他早就想收手。

    可他心里别扭的是,朕这是被刺杀啊!虽然没有被杀死掉,但是你们这些大臣起码也要表达一下对朕的关心、紧张好不好?

    就比如这个房玄龄,张嘴闭嘴苦口婆心的让朕收手,听听这话里什么意思?

    反正又没有被杀掉,算了吧……

    和着你们就等着朕真的被干掉了那一天,才会怒火冲天的揪出主谋为朕报仇?

    那还有个卵用……

    李二陛下心里不痛快,阴着脸,任凭房玄龄说的嘴皮子都破了,也不一言,毫不松口。

    他是皇帝,但他先也是个凡人,是人就有情绪……

    房玄龄也没辙了,该说的都说了,他相信陛下也都懂,可为啥就是不松口呢?

    没办法,只好瞥了一眼旁边的程咬金以及长孙无忌,你俩别在那干瞪眼,倒是也说两句啊……

    长孙无忌是个老狐狸,他也没有摸准李二陛下的脉,打死也不会轻易参合。

    程咬金不管那个,让我说两句?那成,就说两句!

    这老货瓮声瓮气的忿然说道:“简直不知死活!那些突厥崽子都是吃了豹子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陛下,且给老臣一支令箭,老臣即刻点齐十二卫精锐,将关中所有突厥人统统缉拿归案,枭示众!某倒要看看,以后还有哪个敢干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房玄龄脸都吓白了,怒道:“闭嘴!你可知关中各地内附了多少突厥人?不用你真的去干,只要这番话传扬出去,都必然引得关中震动、群情汹汹不可,简直胡闹!”

    真要是按着程咬金说的这么干了,房玄龄敢保证,立马就是关中大乱之局面,不可收拾……

    李二陛下也不淡定了,程咬金这货说话虽然糙了点,可谁知道外面有没有人也打着这种心思?这万一有那心怀叵测之辈,打着替朕报仇、捉拿元凶的借口,弄出这么一出……

    嘶——

    李二陛下倒吸一口凉气,刚刚还觉得房玄龄未免有些不通人情,现在才反应过来,此乃老成之言,这种事实在是太有可能生了!

    可就这么算了,面子还是有些下不来……

    “太子最近如何?”

    李二陛下开始打岔。

    房玄龄一愣,这怎么就跑到太子身上去了?

    他是太子少师,以前是太子詹事,跟太子李承乾的关系很亲近。

    闻言回道:“太子自年前便不曾离府嬉玩,每日里尽在崇文馆刻苦学业。”

    李二陛下微微颌,略感欣慰。

    对于太子,他心里纠结得不行。

    李二陛下虽然作为大唐帝国高高在上的天子天可汗,但是在面对自己的儿子时,却只如同天底下千千万万个最普通的父亲一般,细心栽培耐心教导,特别是自己的这个长子将要继承自己的帝业,李二陛下更是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与精力。

    太子不足六岁时,李二陛下便让赫赫有名的儒学大家6德明教导他;十二岁时,李二陛下便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其处理政务的能力;在太子年岁渐长不循法度后,李二陛下亦是煞费苦心地想要将他引回正道,甚至一听说有人猜测太子储位不稳,立马将魏徵任命为太子太师以绝众望……

    对朝中人心了如指掌、对天下大势运筹帷幄的李二陛下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那个“性聪敏、特敏惠、丰姿峻嶷、仁孝纯深”的儿子,怎就变成如今荒诞不经、奢靡浪费、任性骄纵的模样?

    想了想,便说道:“终日读书也不是学习之道,还需劳逸结合才是。此次叛军犯阙,遗爱功劳甚大,不仅擎天保驾,更舍生相救于公主,现在既已告病在家,便让太子代朕前去慰问一番,多多赏赐。”

    房玄龄连忙代儿子谢恩,也算是明白了李二陛下的意思,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

    可是刚刚为什么还一副“朕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态度呢?

    房玄龄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摸不清李二陛下的心思……

    程咬金“嘿”了一声,大咧咧说道:“赏赐什么啊?那小子有的是钱,前儿官家去采买府上用度,买回来两斤雨前新茶,呵!好家伙,猜猜多少钱?一斤十贯!依我看啊,这天底下的钱,终有一天得被老房家都给赚去了……陛下您还是看看赏个什么官儿吧。”

    房玄龄尴尬的笑笑,心里暗骂:你个老杀才!不就是嫌弃茶叶买得太贵,想跑到咱家打秋风被老夫拒绝了吗,至于跑陛下面前上眼药?

    那雨前茶实在太过稀少,早就没有了啊……

    长孙无忌笑道:“据我所知,这雨前茶产量极少,却堪称茶中精品,所谓物以稀为贵,又不是米面粮油等生计民生的必需品,便是贵一点,也无伤大雅,喝不起就不喝呗!”

    他跟房玄龄不对付,但并不意味着随时随地都跟房玄龄唱反调,弄得像仇人似的,太低级。

    这也正是他的聪明之处。

    李二陛下容许臣子不合,甚至彼此之间有些龌蹉,这样有利于他平衡朝局。你要是嘻嘻哈哈大家好得穿一条裤子,愁的就该是李二陛下了,搞不好哪天这些大臣一商量,就把皇帝给换了……

    可若是时时刻刻针尖对麦芒,李二陛下照样不爽。

    李二陛下是个大气的人,同样也希望手底下的大臣们也一样大气。

    政见不一,闹些矛盾很正常,可要是事事都想着去揪对方的小辫子,处处下绊子,这样的人李二陛下不喜欢。

    上有所好,下必效焉。

    所以贞观一朝,大臣中彼此面和心不和的大有人在,但是弄得跟生死对头似的整日里争吵不休,几乎没有。

    李二陛下笑道:“官职……就算某不封,人家房二郎也会来讨……”

    对于房俊跟李二陛下讨官之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李二陛下自己就当一个趣事在后宫念叨了好几回。

    程咬金顿时哈哈大笑:“这楞怂的脾气,我喜欢!而且长得跟我一样黑,简直太像我儿子了!”

    房玄龄顿时脸黑如锅底,恼道:“几十岁的人了,缘何胡言乱语?”

    程咬金乐不可支道:“这咋叫胡言乱语?唉,陛下,长孙老狐狸,你们给评评理,房俊那小子跟我长的像不像?”

    长孙无忌忍着笑,像模似样的端详一番,啧啧有声:“哎呀你还别说,这么看来还真有点像……”

    调侃房玄龄的机会,那可是来之不易。

    这老家伙整日里一本正经,不苟言笑,任何事情都滴水不漏,让人想找点错处都束手无策。

    李二陛下捧腹大笑道:“房爱卿,不如回家去问问你家夫人,这到底是何原因?”

    如此龌蹉的话题调戏大臣,简直如同市井无赖之徒,哪里有半点帝王的样子?

    房玄龄恼羞成怒,面红耳赤,刚要说话,却被程咬金打断。

    这老杀才翘起兰花指,捏着嗓子,尖声尖气的对李二陛下道:“哎呀,陛下讨厌,明知道人家不敢问的嘛……”

    “呕!”

    “哈哈哈!”

    长孙无忌笑得差点倒仰过去,上气不接下气,难得有机会调戏房玄龄一番,实在是太开心了!

    李二陛下被程咬金这个大黑熊似的老爷们儿捏着兰花指的样子吓得差点吐出来,却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房玄龄怒不可遏,拂袖而走!

    什么皇帝啊,一点规矩都没有!

    不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