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太子
    激流勇退?

    房玄龄真的动心了!

    自打当年进入秦王府典管书记开始,数年来殚精竭虑,半辈子政务缠身,从来不得一刻清闲。以前年轻体壮时尚可,亦曾因为位高权重而沾沾自喜……

    可是最近几年,时常感觉力不从心,去岁关中大雪,那庞大的压力压迫得房玄龄彻夜难眠,几乎崩溃。

    为何?

    精力不足矣……

    若是真能退下来,无事一身轻,倒也不错。

    到了房玄龄这个年纪、这个地位、这种人生境界,俗人眼中的权力、名誉、金钱,早就看得淡了。他在乎的是这个国家的政事能否自如运转,在乎的是那些饥寒交迫的老百姓能否好好的活下去,在乎的是李二陛下的沉重信任……

    若是真的退下来,教教学生,做做学问,闲来三五老友品茗饮酒,赏月吟风,的确是一大乐事。

    便如老二说的那样,再是恋栈不去,不也有不得不去的那一天?

    只是可惜啊,陛下岂会允许?

    无论情面上,亦或是政事上,李二陛下都不会允许的。

    房玄龄悠然长叹……

    开春以来,关中最热闹的地方是哪里?

    不是名妓荟萃、脂粉风流的平康坊,亦不是香客云集、信众如云的慈恩寺,更不是游人如织、文人汇聚的曲江池,而是新丰城外、骊山脚下的房家湾。

    若是在一年前,问起房家湾这个地方,便是长安城最熟络的脚商,亦会茫然不解。

    可是在现在,即便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亦能说出个一二三……

    汇聚天下客商,流通关中百货。

    此处,现已成为关中货运集散地,新式的吊杆装卸、新式的仓储运输、新式的交易方式……

    这是一个全新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包涵着新奇。

    一身锦袍的李承乾走在街上,饶有兴致的游目四顾,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

    父皇亲自下旨,要他对房俊表示慰问,结果一大早自己准备去房府的时候,才被东宫的属官告知,房俊已在房家湾休养多日,并不在府中。

    李承乾很好奇,他生于长安,长在关中,为何却从不曾听闻房家湾这个地方?

    却不知这是他自上次因遭御史弹劾,被李二陛下申饬之后便东宫、崇文馆两点一线,有些孤陋寡闻了……

    当然也不是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起码房俊拳打齐王李佑、卖炭翁骂得魏王李泰闭门不出之事,他还是清楚的,当然,也很喜闻乐见……

    只是并没有觉得这小子有什么本事,比较胡闹罢了。

    但是骊山行苑陛下遇刺一事,却让李承乾对房俊的印象大为改观。

    而且不仅是他,此事一出,上至朝堂大佬国公亲王,下至贩夫走卒地痞无赖,哪一个不得挑起大拇指,说一声“房二郎有种”?

    泾水桥头单骑阻敌,将公主殿下救出,而且最后关头勇断吊桥,致使叛军走头无论全军覆没……这情节现下已被编成各种各样的段子,被各家茶楼的说书先生翻来覆去的夸得天花乱坠!

    李承乾深吸一口气,看着人来人往繁忙兴盛的码头,感叹道:“第一次现,房二那个夯货不仅拳头够硬,脑子也不错……”

    身旁一袭皂色长衫、眉清目秀的杜荷也有些恍然:“是啊,那家伙就像突然开窍了似的……”

    两人互视一眼,都有些难以置信。

    说起来,房俊的年纪虽然和这二人相比有点差距,但是以往相处的很不错。房玄龄担任太子詹事的时候,房俊便经常跟着父亲到东宫玩耍,同李承乾的关系很是熟稔。

    可是一直以来,房俊给人的印象都是木讷沉闷不善言辞,虽然力大无比拳脚娴熟,却总是怯懦怕事没有主见。

    但是自去年入冬之后,这人的变化实在太大。

    这一方面,杜荷的感官要比太子李承乾直观得多,毕竟李承乾只是耳闻,杜荷却是亲眼所见。

    只要想想醉仙楼狠狠锤在齐王李佑脸上的那一拳,以及禁宫大内殴打临川公主驸马周道务时的那股子混劲儿……

    同样是一个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李承乾看着渭水之上来来往往的船只,叹道:“这么一处码头,想来日进斗金不是难事吧?”

    唐朝的流通货币是铜钱,但大宗交易有时候也会以黄金来结算,但是绝对不会出现用银子来结算这种事情。

    从秦汉时代起,黄金就是珍贵价值的代表,西汉的各位皇帝特别专程喜欢赐金给臣下。黄金直到现代也是最盛行的保值品,经过五胡变乱几百年大分裂大动荡,直到隋唐,大家都甘愿容许接受金子作为大额支付手段。

    但银子不同。

    银子是不是钱?

    可以算是,但不流通。就比如在二十一世纪,你会在四儿子店买车的时候支付多少多少银子吗?就算你给了,人家会要吗?

    直至宋朝以前,银子大多作为一种帝王赏赐臣下的财物,它值钱,但不流通。

    比如房俊可以随手打赏家仆一角银子,家仆很高兴,这是钱啊!但是拿去上街买东西就不成,没人要……

    杜荷挠挠头,心说我哪儿知道?

    他就是一名副其实的二世祖,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可是要问他经济之道,那无异于问道于盲。

    可是太子问话,不回答也不好……

    一抬头,就见到不远处一人行色匆匆,杜荷脸上一喜,赶紧一招手:“怀恭!”

    那人一愣,听到有人招呼自己,茫然扫视一圈,才现穿着像个骚包二世祖的杜荷……

    赶紧小跑过来,赔笑道:“哎呦,二郎您也来这种地方?可真是难得!”

    杜荷不耐烦道:“家里在这儿也有生意?”

    此人正是新丰杜家的长子杜怀恭,闻言笑道:“二郎这话说的,这关中有点资财的人家,哪个在这房家湾没点买卖?呃……”

    正说着话,杜怀恭冷不丁的看到杜荷身后的李承乾,开始还没敢认,瞅了好几眼,这才确认了。但他也是个灵醒的,知晓此间人多眼杂,也不叫破身份,只是恭恭敬敬的给李承乾施礼:“见过……大郎!”

    这一声“大郎”,叫得李承乾心里很是舒爽。

    李泰你再是会讨父皇欢心又如何?

    还不是得乖乖都叫我一声大哥,哥哥是老大!

    便和颜悦色的说道:“出门在外,不必拘礼。你也是杜家的?”

    杜怀恭道:“回大郎的话,家父杜连仲。”

    李承乾点点头:“哦。”

    不认识……

    杜荷大咧咧道:“你这是要赶着去那儿?着急忙慌的,年轻人有有点定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嘛!”

    杜怀恭嘴角一抽,拉倒吧,就您这上不了台面的狗肉席,还教训我?

    只不过杜如晦虽不是杜氏主家,也死了多年,但虎死威风在,这大唐朝廷上上下下,跟杜如晦交情好的多着呢,以后用得着杜荷的地方可不少,所以必须得保持尊敬。

    再者说,人家杜荷那也是驸马都尉,帝王佳婿,时不时的觐见天颜,地位不一样……

    便陪笑道:“二郎教训的是……只不过家奴回报,说是昨日半夜时分,码头新近到了一船蜀地桐油,这不家里铺子正好缺货,家父便遣在下去买一些。”

    李承乾奇道:“即是买货,为何不去河边码头,反而往这边走?”

    他们走的方向,是向着码头的中心,亦是去房家湾后山的道路,与码头正好相反。

    杜怀恭笑道:“大郎有所不知,这房家湾码头,想要买卖货物,不能私下交易,都要去交易所才成。”

    “交易所?”

    李承乾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