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交易所
    对于这房家湾的一切,李承乾都感到新奇,自然要去这个什么“交易所”看看。

    杜怀恭跟他父亲杜连仲一样,都是魏王李泰这条线上的人,可也不能凭白得罪太子李承乾,遂在前边引路。

    一路穿行在密密麻麻的高大仓库之间,直至转了好几个弯,方才见到一栋房舍矗立在街边,门开五间,轩敞气派。

    粉墙黛瓦,雕梁画栋下,是气派的大门,门楣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是遒劲有力的三个大字:交易所……

    恰在此时,一辆双马驾辕的马车由远而近驶来,到得交易所门前停住。

    车帘撩开,一个盛装丽人款款下车,在一群护卫以及丫鬟侍女的簇拥下,莲步轻摆,进入院内。

    李承乾愕然道:“这是谁家娘子?好大的气派!”

    杜怀恭笑道:“当然气派,现如今这房家湾谁不识得武娘子?这整个房家湾都是她家的!”

    “莫非就是陛下赐予房俊的那个侍妾?”杜荷想起这码事,问道。

    杜怀恭道:“正是。”

    李承乾奇道:“她来这里做什么?”

    “那房俊搭好架子,现在几乎不怎么过来这边,这个码头以及交易所的日常运作,全都是这武娘子做主。”杜怀恭解释道。

    李承乾啧啧称奇:“这房二果真处处出人意料!居然将这么大一个家当交于妇人管理?”

    杜荷则酸溜溜的说道:“这小子是真好命啊,这武娘子当真是艳如桃李……”

    武媚娘一身盛装打扮,雍容华贵。

    身上是嫩黄颜色的罗银泥九褶裙,上身穿着一件儿五晕罗银泥衫子,衫子外闲披着一袭大幅的单丝红地银泥帔巾,头一改往日九贞髻而梳成成熟的倭堕髻,饰也由金步摇簪子换成更显淡雅的乌木珍珠簪,淡远的远山眉中心处有轻轻一点艳红欲滴的芙蓉形花子,正与嫩吴香的唇样相得益彰,唇眉之间的脸上淡扫腮红。

    她本就是艳丽无双国色天香的美娇娘,这番精心的盛装打扮出来,更是漂亮的扎人眼。

    难怪杜荷这般见惯美色的纨绔,也有些想入非非,很是嫉妒房俊的艳福。

    李承乾却只是笑笑,未作评论,信步向院内走去。

    杜怀恭咧咧嘴,心说难不成这位太子殿下真如外界传闻那般,不喜欢千娇百媚的美娇娘,而是喜欢“兔子”?

    三人一同步入这交易所,护卫李承乾的禁卫想要跟进去,却被李承乾拦住,命他们在外等候。

    步入会堂,便见其中采光充足,布置富丽堂皇,在大厅中央,呈口字型的整齐排列着四行宽大的交易台,每行一共九个窗口,一共三十六个。

    在中央交易台的周围,大厅的东西两面,是一排排带靠背和扶手的座椅,这是供前来拍卖行交易的商人就坐歇息,观看水牌的。所谓水牌,便一块块悬挂在交易台顶上的木牌,每个交易台对应一块,上面贴着三、四种商品的当曰指导价……这个价格由拍卖行结合上一曰行情给出,以供交易者参考。

    “那这玩意是怎么交易呢?”李承乾好奇问道。

    “是这样的。”杜怀恭虽然纨绔,但是基本业务还算熟稔,解释道:“每只交易柜,兼做三、四种不同的商品……就像您看到的,上面的水牌写什么,下面的柜台就做什么交易。先货主要提前一天,将要出售的商品在柜台登记,然后由拍卖行派出专员验货、并封存,最后统计出总件数,在水牌上写出来……这个数,便是翌曰可供拍卖的该类商品数。”

    “然后呢?”

    “第二天开盘时,柜台后的经纪人,便将自己负责的几类商品的指导价写出来,然后接受报价。”

    杜怀恭很熟悉其中的流程,他也不是第一次来这边交易了。

    “然后价高者得?”

    李承乾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一个三岁的孩童,什么都不懂,什么都看不明白,这感觉很不好,皱眉道:“有些哄抬物价的感觉,还是我想岔了?”

    他虽非商贾,但是长期被李二陛下作为未来继任者培养,怎能不知经济之事?

    “没那么简单。”杜怀恭微笑道:“房二当时创立这个交易所,打的就是平抑物价的招牌,维持稳定是他的宗旨。”

    说着,很是叹服的说道:“房二却是有些本事,他设计的方法,可以有效遏制哄抬物价和囤积居奇;为交易各方提供一个稳定且合理的物价,这也是现如今房家湾贸易如此兴盛的基础!”

    李承乾寻了个空座位坐了,饶有兴致的说道:“且给某好好讲讲这里边的道道儿。”

    杜怀恭并未入座,有些焦急的看了看交易台上悬挂的水牌,没见到有桐油出售,这才稍稍松口气。

    此时他是万万不敢走开的,别看这位太子殿下看上去人畜无害,实则也不是个好脾气的,自己若是甩手走开,必然惹恼了他,到时候就算是魏王殿下也拦不住这位的怒火……

    便详细讲解道:“当交易台接受报价时,购买方便可以参照指导价,将自己预备购买的数量,和愿意支付的最高单价写下来,密封在放在信封里。然后放进相应柜台前的木匣里。”

    杜怀恭指一下身边柜台上,一个方方正正的木匣道:“每个匣子正面,都写着相应的商品名,不会弄错的。”

    见李承乾点头,杜怀恭接着道:“投标时间,从每天的辰时到未时,一共四个时辰,未时一过,便停止接受报价,由经纪人当众打开匣子,将所有价格按从高到低的顺序,写在水牌上。出价最高的,会得到他需要的所有件数;次高的会得到剩余件数中他所需要的,以此类推,直到该商品全部分完……所有得标的价格都叫成功出价。其中最低的一个,叫最低成功出价。”

    “那岂不是一样的东西价格不一?”李承乾虽未见识过这种交易模式,但他脑子绝对不笨……要是真的笨,李二陛下也不至于幸幸苦苦培养他这么多年,老早就换太子了……

    杜怀恭笑着解释道:“殿下……大郎问得好,不过那房二解决的更巧——等所有件数分配完毕,所有得标者都按最低成功出价成交,公平着呢。”

    李承乾细细琢磨,越琢磨越觉着这法子真是绝妙,先公平、公开,白纸黑字做不得伪,价高者得呗。

    而且这种一口价、容不得反悔的竞拍,使恶意哄抬变得非常困难……除非你准备用高价包圆,不然就别想用托儿,将某样商品的价格炒上去,对买家来说,这无疑是个福音。

    而且这种比单价不必总价的做法,对于那些有迫切需要的商家更是有利,只要把价格开得高些,总会拿到的……且成交价大多会低于开价,不担心损失太大。

    “这对买家的保护,确实到位了,”想一想,李承乾点了个赞,随即疑惑道:“可卖家呢,怎么保证他们的利益?”

    “是这样的,”杜怀恭道:“这交易所卯时开门,开门即公布指导价,如果卖方觉着不满意,可以在辰时前撤单或者压单,退出这一曰的交易。”

    杜怀恭续道:“同时在交易过程中,如果想避免成交价被恶意拉低,还可以向柜台申请价格保护。”

    “怎么个保护法?”

    李承乾觉着自己简直就是个笨蛋,完全折服于这一系列奇思妙想中。

    房俊的一系列举动,以及完全过了李承乾对于商品交易的认知,都有点惊为天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