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赏赐
    溪水欢快的奔流,浪花追逐,汩汩作响,激起雪一样的泡沫。

    便是在这诗情画意如同画卷一般的优美景致中,房俊昏昏入睡,浑不知人间何世……

    便是杜荷这纨绔子弟也有些醺醺然了,这环境,这景色,这溪水,若是能再有美妓相伴,红桃绿柳、溪水潺潺,来一出儿青天帷幕绿草为席的鸳鸯会,那简直美滴很……

    李承乾也觉得一路走来的疲惫被这清澈的溪水一卷而空,心神涤荡,颇有些心旷神怡。

    制止住身后禁卫前去叫醒房俊,李承乾踱着步子走到溪边,探着身子看了看清澈的溪水下,果然,那鱼钩上空荡荡的,鱼饵早就被鱼儿叼走了。

    抬头看看这山,这水,这柳树,这桃花……

    神韵悠然。

    似乎,这是与九五至尊、御极天下相比,又一番不同的境界。

    房俊被身边的脚步声惊动,悠然转醒。

    微微眯着眼,适应着已经有些刺眼的日光,看着身边这个长身玉立的青年。

    这人年岁大至二十许,眉目疏朗鼻直口方,头上戴着束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着描金石青起花蜀锦长衫,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脚蹬着青缎粉底小朝靴。

    丰神俊秀、贵气逼人!

    “呃……”

    这谁呀?帅的要冒泡,看着有点眼熟……

    转了转脖子,便见到另一边不远处正把鱼篓里自己睡觉之前钓的鱼放掉的杜荷,顿时就清醒过来,大喝道:“住手!”

    杜荷见房俊睡懒觉,心里边极是不爽,这也太享福了吧?见到一边放置的鱼篓,恶趣味顿起,悄悄拎起鱼篓,正在溪边鹅卵石上,将鱼篓倒过来,里边的两三条鲶鱼噼哩啪啦倒进溪水里。

    这一幕正巧被房俊见到,这一声大喝,把杜荷吓得一个哆嗦,脚下一滑,立足那鹅卵石顿时不稳,一跤跌进溪水里……

    好在溪水不深,将将没腰,却浑身湿透,呛了几口凉水,狼狈不堪。

    房俊爬起身,一瘸一拐的跑过去拎起掉在岸边的鱼篓,打过来空了空,一条鱼也无……

    顿时就怒了,将那鱼篓朝着杜荷摔过去,骂道:“你大爷!老子钓两条鱼容易吗?啊?!”

    杜荷躲着鱼篓,脚底下才在河底的石头上,一个不稳,坐进溪水里,差点把他呛死,狼狈不堪的爬起来,扯着脖子喊道:“你要淹死我啊?”

    房俊气得不行,一大早跟武媚娘夸下海口,钓几条鲶鱼做一道水煮鲶鱼。可是鲶鱼岂是那么好钓的?费了一早晨的劲,也不过钓了两天手掌长短的,结果被杜荷这个家伙给放了……

    自己一个半残人士,钓鱼容易么?

    房俊越想越来气,见到杜荷居然还敢站在河水里叫嚣,再想到这货往日种种不讲义气、自私自利的行为,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顺手抄起鱼竿,拽掉鱼钩,挥舞起来照着杜荷的脑袋就抽过去。

    杜荷站在溪水里,躲避不及,被鱼竿正抽在脑袋上,“哇呀”一声惨叫,差点没晕了!

    大叫一声:“殿下救我!”

    这还没完,紧接着那鱼竿雨点一般打来,只能举起手臂护住头脸,被抽的吱哇乱叫,狼狈不堪。

    最后实在躲不过,只得连滚带爬呛了好几口水,才跑到溪水的对岸。

    房俊收了鱼竿,疑惑的看向那锦袍青年,殿下?

    仔细看了看,这才想起来,原来是李承乾啊……

    本来认识的,但是房俊是传过来的,这以往的记忆有时候就有些混淆,有些模糊。长时间不见的人,就有些遗忘了。

    前两天老爹还说要太子殿下来慰问他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看来李二陛下也意识到大张旗鼓的追查“犯阙之事”的余党有些不妥,把李承乾放出来安抚那些突厥人——为啥是李承乾呢?因为这货从小喜欢突厥语言,也喜欢穿突厥人的衣服,内心特别崇拜突厥的颉利可汗。因此,没事的时候,他便和同伴一起,穿上颉利可汗的衣服,玩突厥人的游戏……

    他同突厥人的关系很好。

    这也算是一种态度的释放。

    总体来说,这位太子殿下是很不着调的……

    “微臣见过太子殿下。”

    房俊呲牙咧嘴的弯腰施礼,以示自己重伤在身,这腰也就到一半……

    李承乾倒是没注意这货连敬个礼都要打折扣,一把抓住房俊的肩头,连连说道:“免礼,免礼!孤今日前来,是受父皇之托,一则慰问爱卿的伤势,二则对爱情忠勇报国的行为以示嘉奖!”

    房俊的眼睛便瞄向路边停着的几辆马车……

    慰问什么的就算了,不要钱的好话说两句,跟没说一样;嘉奖就不同了,起码宝贝什么的赏赐两件吧?想来以李二陛下的水准,不至于干出赏你铜钱几车这种俗事……

    房俊便义正辞严的说道:“岂敢当得陛下挂心?精忠报国、死而后己,乃是吾辈之本分!不过,这个嘉奖……”

    李承乾被他转折得有些措手不及,前半句还在慷慨激昂的爱国主义,后半句直接就跑到嘉奖上头去了……

    “陛下口谕,赏赐房俊金十斤、蜀锦五十匹、银饼……”

    唠唠叨叨一大堆,全是钱。

    李承乾叨咕完了,见到房俊明显失望的神情有些奇怪,难道自己是否有什么忘记说的了?想了想,确定并无遗忘,这才问道:“二郎何不谢恩?”

    房俊这才愕然道:“完啦?就这些?”

    李承乾道:“啊,就这些,都在后面车上呢,二郎可是要点查清楚?”

    房俊翻个白眼,郁闷得不行。

    俗,俗不可耐!

    难道哥们拼死拼活,就是为了钱?

    就算不下一道明旨取消与公主的婚事,起码也得升个官吧?

    给一堆钱,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咱是那样的俗人?

    咱现在有的是钱……

    李承乾搞不明白这人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这可是皇帝陛下的明令嘉奖,那是要写进履历里头去的,这玩意可比宰辅家少爷这个出身要好使十倍!

    这么说吧,以后房俊无论靠着老爹房玄龄的门路脸面升官还是调动,不能说不行,但是总会有御史缠上来说三道四,房玄龄的脸面总是要的吧?那么多御史盯着,总要顾忌一二。

    但是有了这倒嘉奖就不同。

    这是功劳,是硬杠杠的政绩!

    房俊哪里懂这个?

    在他眼里,这就是一个人情的社会,一切讲究人治,只要有人,就有一切。

    升不升官,那是陛下一句话的事儿;走不走后门,那得看自家老子人脉硬不硬!

    整这些虚头八脑的玩意有个屁用?

    心里不爽,这态度自然就不好,甭说一个即将要完蛋的太子,便是李二陛下现在在面前,这货也敢甩脸子……

    “那个,时辰已然不早,山里风寒,殿下的任务已经完成,不如……呵呵……”

    李承乾一时没弄明白,这是……送客?

    顿时眼珠子都瞪起来了,东西送到了,连饭都不管一顿?

    再怎么说,孤也是堂堂太子殿下,未来国之储君!

    房二你不要太过分!

    “呵呵,这山里风景秀丽,景物怡人,孤难得出来一趟,房二郎不请孤上门坐坐?话说这一路行来,甚是累人,素闻二郎的香茗乃是茶中极品,可否讨一杯喝?”

    李承乾笑呵呵说道。

    你想撵人就撵人?本殿下偏偏不走,你能奈我何?

    房俊这才想起,眼前这位看上去文雅俊秀风度翩翩,其实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论起作死,自己也得甘拜下风……

    这样的人,岂能随便打?

    只得闷声闷气说道:“承蒙殿下看重,微臣受宠若惊,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李承乾笑得很灿烂:“那就刁扰二郎了!”

    房俊闷哼一声,将鱼竿一收,也不要鱼篓了,就待往回走。

    一转头,就见到李承乾得意洋洋的笑容,顿时心里堵得慌……

    便停下脚步,笑的人畜无害,说道:“殿下久居宫闱,想来必是烦闷不堪,如此良辰美景,不如便在这溪水之畔,饮酒品茶,岂不快哉?”

    李承乾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连门都不让本殿下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