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科研
    “犯阙”那一夜,房俊所受之伤着实不轻。索性都是皮肉之伤,脏腑虽有损伤,并不严重,宫内太医日日前来诊脉察看,各种名贵药材天天赏赐,加之房俊年纪好,体质绝佳,恢复起来很快。

    自打太子李承乾来了一次,被房俊的心灵鸡汤灌得晕晕乎乎之后,房俊便躲到庄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可他也不是个闲得住的性子,闷极无聊,便开始摆弄各种“明”,为大唐帝国的科研事业添砖加瓦光热……

    这一日春光明媚,房俊正在后院,带着一群“学徒”烧锅炼油。

    没错,他打算跟“猪油”耗上了……

    上学的时候是做过这个“猪油”的实验的,只不过年代太过久远,当时只是当个乐趣,之后再也未曾接触过,所以忘得差不多一干二净,但房俊总是觉得这猪油除了做肥皂之外,还有不少用途。

    所以今日重拾“炼油大业”,打算试试“触景生情”会不会勾起一些记忆。

    当然,以房二少今时今日的地位、官爵,能动嘴指使家仆的时候,那是绝对不会亲自动手的……

    支好锅,架上火,开始炼制猪油。

    再拿来生石灰,溶水制成石灰浆,再把小苏打倒入其中,这玩意自打被房俊第一次弄出来,随着肥皂产量的增加,存货很是不少。

    乱七八糟的东西加入锅中,锅中的猪油已经开始了反应,最上层的油黄色皂质开始逐渐凝固。

    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猪油皂,会带有一股子油腥味,就算做完肥皂,也没人愿意用它弄得一身猪油味。

    所以最近肥皂的销量虽然不错,因为确实好用,但是诟病也不少,毕竟都是富贵人家才得起这东西,这些人间爱都是讲究品质的,大多嫌弃这玩意儿有味儿。

    家仆把还未完全凝固的皂质挑纯净的,最大面的一部分撇出来,加入事先准备好的胭脂粉搅匀静置。

    这也算是一次改进,不过不是房俊研究出来的,而是作坊的工匠自己想出来的。其实道理很简单,既然有猪油味,那就加进去点别的东西,将这股味道掩盖住不就行了?

    很简单的一个想法,很简单的一道工序,房俊却赏了那个提出这个想法的工匠十贯钱,将他的月俸提升一倍。

    这是千金买马骨,就是给别的工匠看的,只要你能创造出价值,本少爷不吝奖赏!

    这一招相当有效,最近房家所有的工坊里,工匠们都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也不好好干活儿了,无论做肥皂还是干什么,都想着是不是能改进工艺亦或者创新产品。

    结果自然是成本大大增加,产量却有所下滑。

    不过房俊非但不恼火,甚至乐见其成。

    这个时代不缺少手艺精湛的工匠,但是缺少变通的头脑、改变的意识。

    故步自封,是国人最大的毛病。

    房俊相信,只要激起这些工匠的创新意识,他们必将还给他大大的惊喜。

    因此,他还给工匠们留了一个后门……

    加入胭脂的肥皂会变得有香气,这已经算是初级劣质的香皂,如果将猪油或者植物油等原材料进一步提纯,再加入花瓣提炼的香精,那就是正宗的香皂。

    不过,这一步还是让工匠们去现,算是一道作业题……

    做完肥皂,锅中还剩下一些浑浊的皂质和底层的碱性废液。

    按照以往的工序,制作肥皂到此为止,这些东西都是要倒掉的。

    但是房俊知道,这些“废物”其实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只不过他忘记了这里边都有些什么成分,怎么才能做出别的东西……

    房俊制止了家仆将锅里的废物倒掉,摸着下巴,瞅着锅里的东西极力的会议当初在实验室的情形……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女子说话的声音。

    工匠家仆们愕然望去。

    这个院子,几乎是庄子里的“禁地”,非是工匠和极少数家仆之外,等闲不得靠近,因为这里有太多“秘方”,若是泄露出去,房家赖以敛财的产品就烂大街了……

    等到看清出现在门口的人,工匠和家仆们这才释然。

    武媚娘是二郎的侍妾,在二郎这里,对于武媚娘完全没有秘密可言,没见到码头那么大的生意都交给这个武娘子,完全撒手不管?而且武媚娘在庄子里的威望真不是盖的,对于她的手腕,没有人不服气。

    至于另一位……高阳公主殿下,那就更没问题了。

    这可是未来的主母!

    有必要对她保密?

    况且最近这些时日,高阳公主三天两头的跑到庄上来,大家早就见惯不怪,连忙上前见礼,口称:“见过公主殿下!”

    高阳公主微微颌,和颜悦色,目光转到房俊那边,却是微微一凝。

    房俊正闭目深思,看都没看她一眼。

    高阳公主暗自咬着银牙,微微气愤。

    本宫纡尊降贵,前来探望与你,居然敢跟我摆架子?

    莫非以为救过本宫一次,本宫就什么都得忍着你?

    傲娇脾气作,鼓了鼓小脸儿,不悦道:“房俊,见到本宫,如何不施礼?”

    房俊连头都没回,脑子里那些久远的记忆已经渐渐有了一点轮廓,正是最最紧要的时候,只差一点点,就想起来了,如何肯打断思路?

    记忆这东西最是难以捉摸,若是此次打断,那极可能前功尽弃,下一次想起来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呢,便是再也想不起,那也不是不可能。

    对于他来说,什么东西最珍贵?

    自然是那些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

    眼见房俊居然还是不理自己,高阳公主火大了,咬了咬嘴唇,就待去教训教训这个混蛋!

    武媚娘赶紧拉住高阳公主,悄悄凑到她耳边,低语道:“殿下且慢,二郎……好像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甚至房俊的“天赋异禀”,对于许多新奇的事物都有不可思议的见解,无论肥皂还是玻璃,简直就是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所以每当房俊思考的时候,武媚娘总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不敢打扰。

    高阳公主却是不忿,凭什么呀?

    你想东西,就可以将本宫视为无物?美得你!

    正待说话,却见房俊“嗷”的一嗓子,吓得她花容变色,以为房俊恼了……

    却听房俊语气极快的说道:“卤水,庄子里可有卤水?”

    工匠们面面相觑,他们哪里知道这个?

    武媚娘闻言,想了一想,说道:“庄子上有个豆腐坊,应该可以有。”

    一个家仆当即说了一句:“我去拿!”飞也似的跑去豆腐坊。

    房俊骂道:“毛毛躁躁的,老子话还没说完呢!”

    那家仆却已经去得远了,便有一个工匠凑上来,陪笑道:“二郎尚需何物,小的去找来便是。”

    大家实在是太佩服房俊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了,总是用一些平素常见的很不起眼的东西,烧一烧,就烧出一样神奇的东西……

    房俊完全处在极度兴奋的状态,根本没功夫理会身后的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臭着一张脸俏脸,嘴里碎碎骂着,却也只是乖乖的站着,不敢打扰房俊。

    人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在乎,那么随他怎么都没问题;可要是在乎了,就会担心他的喜怒哀乐,就会变得低了一头……

    房俊先让家仆做了一个简易的过滤装置,这玩意很简单,把大小不一的碎石、细砂,木炭,放入水中洗净,待洗好之后,房俊便指挥家仆拿出一个带细竹管的坛子,在坛底铺上棉布,放上一层块儿大的木炭,又铺一层布再铺小块炭,之后是细沙、小块卵石、大块卵石,整整码了五六层,铺满了大半个坛子,这个粗糙的过滤器就算完成了。液体倒入坛中,再从坛底的竹管流出,就能起到过滤的效果。

    过滤效果最好的当然是活性炭,但是房俊这个两把刀怎么作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