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宝贝
    过滤装置做好,那去取卤水的家仆也回来了。

    命人把中层浑浊之物撇出,单放入一个盆中,这里面的成分主要是末反应完全的猪油和杂质,还有少量皂质。

    房俊让人把兑好的卤水加入其中,用力搅拌。

    不多时,盆中的猪油再次生了变化,逐渐凝固。

    房俊看着泛着油光的猪油块,心里激动的不行,以往在实验室做过的实验,现在完全想起来了!猪油之中加入火碱,反应之后会得到肥皂,加入盐酸,则会生成另一种物质。

    蜡!

    也就是用来照明的蜡烛。

    但是在这个年代,蜡是一种奢侈品,上等蜡是由白蜡虫分泌的物质做成,或者是蜜蜡,简直是天价唉!即便最普遍的都是用上好的油脂炼制出来的,所以经常叫做牛油大蜡,贵的不行!

    而寻常百姓人家照明,最普遍的是用油灯!

    只要这猪油蜡一出,凭借低廉的价格、远油灯的品质,必可风靡天下!

    果然知识就是力量啊!

    房俊美滴冒泡!哥太有才了……

    连忙命人又拿来一段绵线。

    注意,是“绵线”,不是“棉线”!

    有差别么?

    差别大了去了!

    在棉花传入中国之前,中国只有可供充填枕褥的木棉,没有可以织布的棉花。宋以前,中国只有带丝旁的“绵”字,没有带木旁的“棉”字。

    “棉”字是从宋书起才开始出现的。

    可见棉花的传入,至迟在南北朝时期,但是多在边疆种植。在较远的古代,我国人民的衣服原料主要是丝、麻和葛。御寒的衣物被褥也是用这些材料做成,里面可以充塞一些动物家禽的羽毛。

    至少在唐初,棉花绝对没有在中原地区出现!

    不经意间,房俊又现一处商机,心情大好!

    把自己的茶盏当做模子,现场做了一个简易蜡烛点燃。

    一灯如豆,光天化日之下,却依然看得出很明亮,而且,几乎没有油灯点燃时的黑烟!

    一个工匠兴奋道:“额滴天!这可比牛油大蜡的成本便宜多了,而且质量几乎犹有过之,这可是能赚大钱啊!”

    房俊哈哈一笑,这不废话么?这种油蜡之中的杂志几乎达到这个时代的最低水平,所以点燃之后的烟灰也比一般蜡烛少得多,油灯更是不能比!

    当然,这还没完。

    房俊目光灼灼的盯着最后的半锅“废液”,这才是皂化反应的精髓!

    这些废液之中含有一种比皂和蜡更加珍贵百倍、千倍的物质——甘油!

    甘油是一种无色味甜的澄明黏稠液体,是极为重要的化工原料。用途之广,几乎涵盖了大多数的化工领域。在食品加工、制药、化妆品制造、工业机械润滑、有机合成、塑化等等领域都有应用。

    在二十世纪初,甘油更是制造炸药的主要原料!

    当然,以现在的技术和房俊的水平,这个基本是不用想了……

    但是只要有了甘油,那么一切就有可能!即便他自己作不出,也有了最好的基础,后人想要在他的基础上更进一步,那就容易得多!

    而且,这些东西现在也不是一无是处,经过简单的稀释澄清,便能从废液之中提取一种甘油甜水。

    吩咐家仆剔除碱性沉淀物,剩下的便是甘油甜水,这东西呈淡黄色,而且腥臭难闻,一众工匠捂着鼻子,不知道这臭水有什么用。

    房俊让一个家仆把臭水缓缓倒入早就做好的过滤坛中,不多时,坛底的细管之中就有水流缓缓涌出,让人颇为惊讶的是,流出的不是黄水,而是清澈透明的液体。

    “大根叔,前几日您从家里带来的那坛桃子酒,可还剩下?”

    房俊问一个年老的工匠。

    那老工匠脸一抽,满脸皱纹宛如沟壑密布:“别提了,家里那老太婆去岁身子不爽利,秋天酿酒的时候都是媳妇经手,手艺不行,那桃子酒愈涩的厉害,一坛都未曾卖出。那日老朽带来一坛解解馋,结果只喝了两口……”

    骊山多荒地,许多地方不适合种植粮食,荒废了又可惜,便有老农栽植一些果树,秋天结了果子,拿去城里换些钱物,但也卖不出几个,剩下的大部分又不舍得扔掉,便会装进缸里酿制成果酒。

    唐人好酒,这种果酒的销量也不错。

    只不过这种酒虽然有果子的香气,但口感酸涩,实在不怎么好喝。若是手艺差了些,简直难以下咽。

    房俊便说道:“你且去拿来。”

    老工匠楞了一下,还是点头道:“那行!”便转身去了。

    房俊看着坛子底部渐渐流出的清流,仿佛看到一吊吊铜钱从细管里涌出来,散着金光闪闪的光芒……

    这清澈的甘油水,只要简单的蒸馏,便能提取纯净的甘油,而现在,它还能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论桃子酒亦或是葡萄酒,都会在酿制的过程产生一种叫做单宁的东西。不论哪种果品酵之后,单宁都无法分解,残留在酒液之中,自然酿出的果酒口感就又苦又涩,极为难喝。

    单宁,是果酒之所以口感苦涩的罪魁祸,但是在后世讲究果酒品质的时候,它又必不可少。单宁的多少可以决定酒的风味、结构与质地。缺乏单宁的果酒会显得质地轻薄,没有厚实的感觉。

    其实,单宁具有抗氧化作用,是一种天然防腐剂,它可以有效地避免葡萄酒因为被氧化而变酸,使长期储存的葡萄酒能够保持最佳状态。所以说,单宁对于红葡萄酒的陈年能力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一瓶好年份的红葡萄酒,放到十年以后可能才会渐入佳境。

    这就是单宁的威力。

    但是现在需要的是可以即酿即饮的果酒,谁耐烦去把它密封起来存个十年八载?

    那么就需要到甘油水。

    甘油水中的甘油,可以分解果酒中的单宁,有效的去除酒中的苦涩之味。而且,因为甘油带着淡淡的暖甜味儿,还能大大地提升果酒的品质和口感,是绝佳的果洒添加剂。

    只要去除果酒的苦涩,再把酒液过滤澄清,那甘甜清亮的果酒,必定会成为一种极受欢迎的酒品。

    一旁的高阳公主早已忘记房俊冷落她的事情,更别提什么火了,已经完全被震惊了。

    她瞪圆着一双杏眸,看着房俊把这么一锅臭哄哄的猪油折腾来折腾去,居然就能折腾出这么多的花样,简直不可思议到极点!

    难道这人真的会那种点石成金之术?

    房俊指挥着家仆重新做了一个过滤装置,然后把那半锅甘油水煮一遍。甘油的沸点比水高,只要把含有甘油的甜水加热至百度,把水份蒸掉,就能得到纯甘油。

    当然纯度肯定不行,但是用来添加果酒则完全没有问题。

    没一会儿,老根叔便捧着他的那坛子桃子酒来了。

    房俊命人将一坛子酒分成十份,分别加入不同数量的甘油以及几个鸡蛋清,再分别记录添加的数量,因为他不知道最佳的比例,只能这么实验。充分搅拌之后,将其过滤纯净。

    一份份澄明透亮的桃子酒便出现了。

    单单看这色泽,便已经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然后自然是挨个试验后感,就让老根叔一份一份品尝,反正这玩意好喝歹喝也喝不死人。

    当然,房俊自己肯定是打死不会喝这种实验室制出的半成品……

    高阳公主凑了过来,疑惑的看着老根叔“以身试毒”的壮举……

    “这玩意真的能喝?”公主殿下不确定的问。

    “您可以试试,口感很不错哦!”房俊露出大白牙,怂恿道。

    “咦!”高阳公主皱皱小脸,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房俊瞅着这位秀丽娇媚的公主殿下,笑了笑,却是脑仁儿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