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廷议(上)
    夕阳斜下,余晖透射在太极宫拱起的琉璃瓦上,闪烁着耀目的金光,为这座恢弘庞大的殿宇蒙上了一层庄严神圣的色彩。

    房俊到的时候,才知道李二陛下可不单单只是“青睐”于他,几乎在京的所有三品以上官员,尽皆候在太极宫外。房俊官职原本差了一格,但是其“新丰县侯”的爵位令其跻身勋贵阶层,是有特殊待遇可以临朝列班。

    宫门前的官员都扎堆儿的候着,相熟的走得近的都聚在一处,窃窃私语,思量着陛下这个时候把大伙儿叫进宫来,是出了什么大事。

    房俊头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形,独立站在宫门前孤零零的很是显眼,不少人的目光都向他看过来,让他有些不自在……

    正琢磨着是不是凑到程咬金那伙武将里头,便听得有人唤道:“遗爱,这边!”

    声音有些苍老,房俊寻声望去,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工部尚书唐俭正在对他招手,房俊便赶紧跑了过去。

    唐俭周围站了不少官员,既有工部本衙的,亦有其他六部的,原本这些人还在喁喁低语,见到房俊过来,又都齐齐住了嘴,只是看向房俊的时候难免有些异样。

    最显眼的就是那与他同级的工部另一位侍郎吕则颂。

    这老头正吹胡子瞪眼,一副媳妇儿被房俊祸害了的气愤状……

    房俊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何处惹了这位愈老肝火愈旺的侍郎大人,先给唐俭施礼:“见过尚书。”

    唐俭微微点头。

    然后再向其余人等拱手一揖:“见过诸位大人。”

    众人哼哼哈哈的回礼。

    然后房俊不再搭理任何人,眼观鼻观心,宛如老僧入定,八风不动。

    唐俭眼皮一挑,微不可察的笑了一下。

    吕则颂脸有些黑,刚刚房俊在作揖施礼的时候,偏偏漏过他这个方位,若说不是针对,傻子都不信。

    这让老吕本就沸腾的火气愈压制不住。

    见到上司唐俭迷迷糊糊走神的模样,知道不会插手,便瞪着房俊斥道:“不分长幼,率诞无礼,何以立身?”

    房俊眼皮都不动一下,完全将他当成空气。

    吕则颂只觉得一股血气直冲头顶,满脸涨红,这种无视甚至比房俊反唇相讥更让他憋火!

    但是人家不搭理你,你能怎么滴?

    于是吕则颂便转移话题。

    “房俊!莫要仗着令尊的名头,便无法无天!工部不是你家开的,何以民部的拨款全都被你私自截留,连同属工部的其他部门借调一下都不行?钱是民部给工部的,你有何权利擅自做主,简直没规矩!”

    虽是怒极,但吕则颂仍然极力压低声音,毕竟这是在太极宫外,若是大声喧哗,说不得就要被御史治一个“大不敬”之罪。

    房俊嘴角一勾,原来症结在这里!

    自他从民部要来大额度的拨款,这比款项立马成了工部上下严重的大肥肉。在他们想来,你一个小小的水部司,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有福同享,见者有份,分给我们一点,大家帮你花呗……

    按说这也不算过分,钱虽然是你要来的,但毕竟不代表就是你的财产,最终还是要花在工部不是?

    所以,对于那些隐晦提出“帮衬一二”的,房俊婉拒的同时,亦是陪着笑脸,毕竟分属同僚,自己不卖人情,还不得给个笑脸?

    但是对于那些打着“暂且借调”的幌子,明目张胆前来提要求的,房俊一概回绝。

    便如同面前这位吕侍郎,当时房俊正在养伤,只是嘱咐任中流严词拒绝,连面都没见。

    这就种下仇怨了……

    其实,吕则颂就愿意腆着脸求到房俊这儿?

    若非逼到悬崖边儿,打死他也不干,他也要脸啊……

    吕则颂主官工部司,是工部下辖第一大司。其在任多年,将工部司经营得俨然铁通一般,针插不进,水泼不入,上上下下全是他的心腹。

    但是老资格,也有老资格的烦恼。

    工部司掌经营兴造之众务,凡城池之修浚,土木之缮葺,工匠之程式,咸经度之。油水确实很足,但是麻烦也很多,单单一个“土木之缮葺”便让吕则颂愁白了头。

    “土木之缮葺”是个什么意思?说白了,那就是盖房子的!

    当然,既然是工部下属,那么就只是为朝廷服务,皇宫、行苑、各王府邸、官署、衙门、太学、太庙……这些建筑的修建维护,都在其职权范围之内。

    但正是因为吕则颂是个老资格,人头数,又掌握着这么一个权势,自然有无数人找到他头上。

    干什么呢?

    我家房子塌了,您帮个忙,派几个人给修一修……你能说不去么?

    我家小儿子结婚,另起一座府邸,您是专家,这事儿您得帮忙……你说不去行不行?

    但凡能跟他这个侍郎张嘴的,那不是亲王就是国公,哪个他也拒绝不得。要是派点人、操点心那也就罢了,关键是还得搭材料,谁叫你们工部都是好东西,咱有钱也买不着呢……

    长年累月,长此以往,吕则颂算是不大不小的在工部司弄出一个黑窟窿……

    若是放在平常,这也不算是个啥,哪个部门不都是寅吃卯粮?

    可坏就坏在前几天,魏徵不是上了一个什么十渐疏么,结果李二陛下大光其火!好,你不是我挥霍无度、渐入奢靡吗?那我就奢靡给你看!

    一道圣旨进了工部司,要求立马在骊山修建汤泉宫!

    吕则颂吓得脸都白了,为啥?

    工部没钱了……

    吕则颂去求背后靠山魏王李泰,可李泰最近被房俊那一卖炭翁搞得焦头烂额,哪里有心思管他?

    万不得已,只要硬着头皮去找房俊。

    结果,当然是脸皮被人扇得啪啪响,一分钱也没弄来……

    房俊对于这种人很不屑,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求人还要摆出一副臭脸,谁欠你的啊?你要是笑容满面低三下四的……虽然那也不行,但起码事情应该那样做!

    话说,这老头在自己上任第一天就给自己甩脸子,房俊可是清楚的记着呢!

    房俊看着吕则颂,伸出一根手指,淡淡的说道:“第一,我就仗着我爹的名头了,你能怎么着?不服啊?不服你也去找个有能耐的爹……”

    “噗”

    “噗”

    有两个年纪轻一些的官员,当场就笑喷了,笑完之后一脸尴尬,连忙道:“对不住,对不住,没忍住……”

    没笑出来的,其实也忍得很幸苦,房俊便看见唐俭使劲咬着后槽牙,腮帮子上的肉都一颤一颤的……

    吕则颂差点气疯了,可是仔细一想,人家房俊说的没毛病!

    人家就是有个好老子,老子名头好用,干嘛不用?

    房俊笑眯眯的看着吕则颂,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钱是我要来的,拨在水部司的账上,我就不给你,你有意见?”

    吕则颂满脸赤红,眼珠子都充血了!

    欺人太甚!

    咬牙切齿怒道:“狂妄小儿,还有没有点老有尊卑了?”

    围观的几个官员也觉得房俊此举不妥,好歹人家吕则颂年岁摆在哪里,比你爹都年长一些,如此不尊敬确实有些过分。

    但是紧接着,他们就知道还有更过分的……

    房俊笑容不改,伸出第三根手指:“房某要是在这里揍您一顿,您猜猜会有什么后果?”

    唐俭一愣,皱着眉毛斥道:“放肆!此地是可以胡来的地方么?”

    房俊微微一笑:“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吕则颂的,那意思很明显,您要不要试试?

    唐俭无奈,这混小子,驴脾气上来,没人制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