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廷议(中)
    吕则颂则完全呆滞了。

    他当了大半辈子官儿,见过清廉的,见过贪婪的,见过奸诈的,也见过胡作非为的,但就是没见过这么楞的……

    吕则颂这才想起来,这位可是长安出了名的大棒槌、楞怂货,起火来,亲王也敢打!

    这要是真的在这太极宫外揍自己一顿……会有什么后果呢?

    且不说别的,自己这把老骨头,搞不好得被这小子给拆了……

    然后呢,陛下必然震怒,太极宫是什么地方?居然敢无视天威,简直找死!

    死……倒不一定,但是自己这辈子也就这么地了,而且配岭南都是轻的,亲眷儿女也必然受到牵连。

    而房俊呢?

    吕则颂认真的想了想,才现,房俊好像什么事儿也不会有……

    充其量就是个罢官去职,可人家在乎这么吗?

    自己爬了半辈子,才爬到如今的职位,人家这才十六还是十七,已经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吕则颂终于悲哀的现,似乎自己为了替魏王李泰出头,在房俊第一天上任的时候就找茬,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啊……

    而围观的六部官员,也算是彻底认清了这位房二郎的秉性。

    这货根本不讲理,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就是仗着有个好老子,你能奈他何?

    这种混不吝的官儿,往后还是离得远点的好,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幸好太极宫的内侍这时候打开宫门,高声唱班,群臣按照顺序一一入内,这才是缓解了吕则颂的羞辱。

    吕则颂只觉得这一辈子的脸似乎今儿一块丢光了,恨不得转身走人,这地儿实在待不下去。可又不敢走,今儿这廷议,搞不好就要提起这兴建骊山行苑之事,自己若是不在场,恐怕所有的屎盆子都得扣自己脑袋上。

    可他又最怕李二陛下提起此事,最好是魏徵那老货再放几炮,逼得陛下打消兴建骊山行苑的念头就最完美了……

    然而放眼四顾,却没见魏徵的身影,吕则颂心里失望,忐忑不安的走进太极殿。

    即便是白天,太极殿里也显得有些阴暗。乌鸦鸦的官员们一走进来,愈显得气氛沉重,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沉闷。

    房俊自觉的站在唐俭身后,像是他这个品级的官儿,是没有资格列在第一排的。

    回头瞅了瞅,吕则颂那老头本应站在自己旁边,此时却跟自己岔开了一个身位,看起来像是旁边礼部的官儿……

    房俊笑了笑,这种倚老卖老的傻帽儿,看着就烦。

    诺大的太极殿里涌进来几十号人,却无一人说话,落针可闻。

    房俊探出唐俭的肩膀,往自己这一列的前头看了看,自家老爹老神在在的捋着胡须,正微闭双目,似是养神。刚刚没见到老爹,原来是事先进宫与陛下商议事情,这不魏徵也在老爹身边呢。

    不知为何,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房俊刚刚探出头,养神的房玄龄便睁开眼睛,往这边看了一眼,正好和房俊对视。

    然后,老房就狠狠瞪了房俊一眼,示意他老实点。

    房俊咧开嘴,露出大白牙,还给老爹一个灿烂的微笑,什么都没往心里去。

    唐俭注意到房价父子的互动,心底很是艳羡的一叹,父子同殿为臣,可是不多见的佳话,房玄龄这人不仅立身持正、才干无双,这教子也是很有一套。

    房俊这小子虽然看似不讲规矩,动辄伸手打人,实则谨守为官的底线,所作所为全都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绝不去干自己无法收场的事情,很有分寸。

    这就很不错。

    而且,刚到了水部司没几天,就能将上下拧成一股绳,这份能力也不可小觑。

    没过一会儿,李二陛下身着明黄色五爪团龙袍,头戴通天冠,走进来端坐御座之上,威武庄严,霸气测漏!

    这时魏徵出班,颤颤巍巍的喊道:“上朝!”

    他是门下省侍中,一般的朝会都是他主持。

    众大臣齐齐跪下,隆重的行了一个稽礼,然后再拜稽,口称“见过陛下”。

    李二陛下面相庄严,沉声道:“免礼,平身!”

    大臣们这才爬起来,跪坐在事先准备好的茵褥之上。

    房俊这是第一次正式参加朝会,也是次见识唐朝朝会之上的利益流程,没有传说中的三跪九叩,李二陛下端坐御座,大臣们也都跪坐在下,很人情化。

    再然后,魏徵就从袖子里拿出一份奏疏,骈四俪六的念出来,语调抑扬顿挫,很是好听,只是以房俊的文化水平,硬是一句也没听懂……

    不过没听懂也没关系,他也不能总是这么掉书袋,累不累啊?

    所以魏徵将奏疏念完,李二陛下便在御座之上开口了:“此次犯阙谋逆之事,乃是突厥部阿史那结社率勾连贺逻鹘内外交攻,失败后尽皆诛杀。然突厥各部人心惶惶,深恐朝廷大肆株连,目前各地臣服之众皆不安稳,隐有变乱生。此次廷议,便是与众卿家商讨,如何处置眼前之局面?”

    先前李二陛下纵容各部大肆搜索阿史那结社率之余党,终于引起内附的突厥各部动荡,这是大事件,一个处置不当,极易造成深远的影响。

    当然,这些突厥残部还翻不起什么浪花,所谓的影响,其实是对李二陛下的影响……

    贞观九年,李二陛下曾吹嘘自己的三大成就,其中之一就是民族和解,他说:“从周朝秦朝,周边民族时有入侵。如今周边民族都已经臣服,就是说从怀柔远人的方面看,我又越古人了。”

    可是现在倒好,稍稍有点压力,那些突厥人就顶不住了,蠢蠢欲动。

    魏徵出班奏道:“匈奴人面兽心,非我族类,强必寇盗,弱则卑伏,不顾恩义,其天性也。陛下以内地居之,且今降者几至十万,数年之后,滋息过倍,居我肘腋,甫迩王畿,心腹之疾,将为后患,尤不可处以河南也。”

    李二陛下面露不悦。

    刚刚他派人将魏徵、房玄龄、与长孙无忌皆事先叫来,就是要沟通一下自己的主张。

    按照他的意思,是将这些突厥人全部内迁,让其慢慢的丧失掉草原民族的狼性,渐渐被大唐同化,为我子民。

    可魏徵这老货怎么也说不通,果然到了廷议便给自己难堪……

    这是,褚遂良站出来,朗声说道:“天子之于万物也,天覆地载,有归我者则必养之。今突厥破除,余落归附,陛下不加怜愍,弃而不纳,非天地之道,阻四夷之意,臣愚甚谓不可,宜处之河南。所谓死而生之,亡而存之,怀我厚恩,终无叛逆。”

    听到这话,李二陛下的神情稍稍缓解,很显然,这便是他的主张。

    房俊微微撇撇嘴,说得跟唱得似的,你把狼崽子养家里,就成狗了?

    这种读书读傻了的家伙,房俊懒得理,对这种事情他也没兴趣,反正基本没有自己插嘴的机会,便稍稍往后退了退,太极殿里有七十二根鎏金柱子,直径达三尺,身旁正好有一根,房俊往柱子上一靠,刚刚好将前方御座过来的视线挡住,便微微垂下头,闭上眼睛养神……

    这几天琢磨“黑科技”,很费脑子,加上身体重伤初愈,精力难免有所下降,这眼睛一闭上,就有些昏昏沉沉的,眼皮也沉重起来,脑袋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

    这下子,可算是把大殿里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

    呵!这位果然棒槌啊,廷议的时候睡大觉,啧啧,也是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