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有老夫之风范
    褚遂良不太看得上房俊,他认为这小子才华是有的,但是傲气凌人、锋芒毕露,不符合儒家对于君子自省、克己、慎独、宽人的优秀品德。

    “躬自厚,而薄责于人”,房俊差的太远。

    但是无论如何,这小子总是房玄龄的儿子,自己同房玄龄的关系虽然今年有所冷淡,大多只是政见不同,是以当房俊出声反驳李二陛下的时候,褚遂良还隐隐替他担心。

    然而下一刻,这小子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国之奸佞”,则彻底让褚遂良懵逼了,他甚至都没来及愤怒……

    房俊站在殿中,给李二陛下试了礼,然后一脸愤然的指着褚遂良,义正辞严开喷!

    “自古以来,无论汉之匈奴还是今之突厥,皆是人面兽心、形若禽兽之辈!他们不跟你讲什么孔子曰孟子云,不跟你讲什么仁义道德礼义廉耻,他们崇尚的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他们会在暴雪到来的时候,让老弱妇孺站在最外围替青壮者遮风挡雪,只为了部族的繁衍,不至于在暴雪过后,被别的部落杀死孩子、淫辱女人、抢走牛羊!你去跟这么一帮子崇拜野狼的蛮夷讲什么教以礼法,选其酋,遣居宿卫,畏威怀德,某只想问一句,褚侍书,你是傻子么?”

    褚遂良没房俊骂得脸红如血!

    马周微微皱眉,他虽然赞同魏徵和房玄龄的观点,认为不应将突厥残部迁入内地,尤其是京畿左近,但是房俊这么责骂褚遂良,有些过分了。

    刘泪更是恨不得扑上去咬房俊两口,小儿实在狂妄!

    殿内不少文臣,都对房俊的行径不以为然,咱们是君子啊,深受圣人教诲,自当严于律已、宽以待人,怎么能跟蛮夷一般见识呢?蛮夷既然归附,那自应当择善之地而处之,让那些蛮夷见识我们儒家子弟的风采,教以礼法,感化其心,否则,我们与那蛮夷何异?

    然而几乎与文臣截然相反的是,殿内武将基本都对房俊的这番话不停点赞同。

    为何会出现这般差异呢?

    武将们这些年东征西讨,与漠北蛮夷大大小小打了无数架,死了多少手足袍泽?他们能够更清楚的意识到那些蛮夷的理念与中原截然不同。在蛮夷眼里,所有的行为都可以有一个解释——生存!

    只要能生存下去,那么你的行为就是理所应当的,就不会有人去指责!

    而只因文臣大多只是处理内政,握笔杆子、动嘴皮子,那些从奏疏、文牒上看来的塞外部族如何如何残暴、如何如何反复无常,终是如蒙纱幔隔了一层,觉得距离自己很是遥远,没有切身之害,反应便平淡了一些。

    便如同现在,刘泪觉得房俊实在是嚣张,你一个小小的工部侍郎,居然敢指责褚遂良这样的高官,口口声声将蛮夷部落说得这般凶残不堪,难道想永开边衅,这仗就一直打下去?

    刘泪觉得这说法实在荒谬,而且这时候打击房俊那可是名正言顺,连房玄龄也说不出什么!

    便站出来历喝道:“无知小儿,休得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尔口口声声蛮夷、凶残、灭绝人性,岂有半点君子忠恕之道?胡人即已内附,便同是陛下子民,自当一视同仁!忘却昔日恩怨,感以德怀,让吾儒家恩德将其感召,若是你杀吾一人,我便杀回去,吾等与那蛮夷何异?”

    褚遂良好不容易在房俊那句“国之奸佞”中缓过神来,听得刘泪之言,连连点头,这才是王道教化、儒家精髓啊!

    房俊对刘泪之说嗤之以鼻:“若是某弄死你儿子,祸害你媳妇儿,你还能说出这么以德报怨的话,那么某便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怎么样,刘御史,你能不能做到?!”

    “噗”

    一声怪异的响动,来自于对面武将那一排的程咬金。

    程咬金老脸微红,尴尬道:“那个……不好意思啊,老夫……没忍住,抱歉抱歉……”

    只是那一脸的揶揄,哪里有一点抱歉的意思?

    站着说话不腰疼,显示风度、展现器量,这个谁都会,但是如此以德报怨,真的就是治国之道么?

    李二陛下仍旧一脸便秘之色,气得太阳穴直跳,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房俊这话太粗了,也太混账,也太特么有道理!

    刘泪血灌瞳仁,暴跳如雷!

    差点没气死当场,颤巍巍的指着房俊,怒道:“大殿之上,焉敢如此粗俗,侮辱大臣?”

    房玄龄嘴角直抽,这儿子,特么太丢脸了……

    房俊却是一副混不吝的样子,怒声道:“哦——我只是说说,刘御史就说我是侮辱大臣?那边关无数被蛮夷残杀的无辜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谁在侮辱?那无数至今仍在塞外被蛮夷奴役,像是牛马一样驱策的汉人,是谁在侮辱?尔身居高位,受天下百姓税赋供养,却说出那等冷血荒谬之语,讲那些凶手等同视之,到底是谁在侮辱谁?”

    刘泪气得嘴皮子直哆嗦,却是说不出话来。

    魏徵微微一笑,看了身边的房玄龄一眼,悄声揶揄道:“老房啊,有个好儿子,真是羡慕你!不过,很有老夫之风范,呵呵……”

    房玄龄一翻白眼,差点伸手揍人!

    程老匹夫说自家儿子长得像他,你这老货又说有你之风范,特么的都跑来跟老夫抢儿子还是怎么滴?

    不过话说回来,自家这个老二,啥时候修炼得嘴皮子这么利索,面对褚遂良和刘泪这种老狐狸,不仅能侃侃而谈毫不怯场,还能至始至终占据着道德制高点,言语之间毫无破绽,将两人牢牢压制,简直就是妖孽级别的表演啊……

    眼看大殿之上嬉笑怒骂沸反盈天,李二陛下这个气啊!

    褚遂良、刘泪,你俩这点出息!

    平素高谈阔论口若悬河,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居然被一个黄口孺子说得哑口无言?

    真是废物!

    李二陛下不得不亲自镇定局面,他朗声说道:“房俊,将朕的话当耳旁风吗?莫扯这些没用的,回答朕的问题。”

    此言一出,李二陛下自己也不禁老脸一红,这相当于拉偏架啊……

    果不其然,房玄龄当即就不乐意了。

    是谁把你的话当耳旁风?是褚遂良,是刘泪!

    我儿子说的好好的呢,是褚遂良跳出来胡诌八扯,你不去说他,反而说我儿子?

    这屁股也太偏了吧!

    可他也不想想,你儿子不说人家褚遂良是傻子,褚遂良闲的啊站出来?

    房俊朗声说道:“臣,遵旨。”

    微微顿了一顿,说道:“大唐之所以兴盛繁荣,军队之所以所向披靡,盖因四海臣民之支持!由此可见,吾中华百姓,乃天下之根本,四夷各部,犹似枝叶。现在褚侍书扰其根本以厚枝叶,以此想求得长治久安,古往今来,从未有过,实在是痴人说梦!现今吾大唐,内政清明,兵强马壮,陛下千古圣君,自当化中國以信,驭夷狄以权,开创万世不朽之帝国基业!”

    大殿上再一次肃静。

    大家都有些惊奇的看着房俊,原来还以为这货只会胡搅蛮缠,却不想还真有点水平。

    春秋云:“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这说明人家房俊不是胡说八道,是有根据的!

    房玄龄看着殿中卓然而立,英姿勃的儿子,欣慰极了,原来这小子也是有看书的啊……

    房俊看过春秋么?

    关云长在内室之中面对两位千娇百媚的嫂嫂时读过,至于房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