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三十章 公主
    房俊之所以能说得出这番话,是在于他以前看过一篇新帝國主义策略,印象很深。

    “化中國以信”,这句话好理解。

    中國古代君主追求“四夷宾服”的政治理想,前提都是修内政,从而实现“天下晏然”。

    也就是说,李二陛下前期民族政策的成功,取决于内政的成功,诸如对话机制、权力监督机制的确立,倡导廉政、节俭、朴素等价值观,重视农田水利建设等等;但更主要或显而易见的是,由于内政的成功,国力大增,在对突厥、吐谷浑、高昌、安西四镇、漠北薛延陀等历次征伐中取得胜利,正是“驭夷狄以权”所挥的效果。

    换句话说,即使大唐王朝经济再繁荣,文化再昌明,再怎么提倡民族平等,如果对外战争老是吃败仗,李二陛下的“天可汗”帽子是否戴得成,实在是个问题……

    蛮夷现在为什么服你?

    因为你内政清明、军备强悍,打不过你,当然要服软,跟什么仁义道德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

    只要哪一天你内政乱了、军备废弛了,这些蛮夷分分钟扑上来咬死你。

    到那个时候,你跟人家说:兄弟,且慢!当初我可是对你不薄啊,又是以德报怨,又是内迁安置,现如今你怎能以怨报德呢?

    呵呵……

    这可不是褚遂良之流的创意,历史上,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礼仪文章的所谓大儒,无数次的强调所谓的儒家思想,在中原占据优势的时候,对边疆民族施以怀柔、妥协的政策。

    结果呢?

    这些蛮夷就一次又一次的打他们的脸。

    只要中原王朝露出衰弱,他们就会张开锋利的爪牙,狠狠的扑上来!

    只要有机会,就会来一次靖康之耻!

    只要有机会,就会来一次五胡乱华!

    然而怪就怪在,一次一次的脸被打得啪啪响,可总是有那样的道德大儒冒出头来,继续鼓吹……

    化中國以信,驭夷狄以权

    开创万世不朽之帝国基业!

    李二陛下现,自己的策略无法实施下去了。

    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有忍着把以前说过的话吞回来的冲动!

    可是……自己吞回自己的话,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么?

    最终,李二陛下也没有做出决定,草草宣布散朝,此事容后再议。

    不过却在退朝的时候,冷冷的看了一眼房俊,说道:“房俊留下,朕有话要说。”然后扬长而去。

    只留下房俊疑神疑鬼,风中凌乱……

    宫城重楼飞檐,朱门细柳斜风,哪怕阳光普照,仍然显得有些萧瑟而深沉。

    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皇宫都是这种压抑到极点的感觉呢?

    房俊跟着一个内侍,一步一步的走入深宫大内,心底更多的是陷入未知境地的担忧。李二陛下今天对他的愤怒几乎已经到达顶点,虽然没有当堂作出来,但房俊可不认为这是他表的那一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观点的功劳。

    李二陛下为啥要把自己留下来?

    该不会是演一出白虎节堂?

    让一个内侍将他带到一处机密之地,然后诬陷他窃取国家机密,埋伏在门外的三百刀斧手闻到李二陛下摔杯为号,齐齐杀出将他房俊枭示众……

    咳咳!

    房俊也对自己有些散的神经无奈,李二陛下想杀人,用得着费那个劲?

    在宫城内走了片刻,转过某处拐角,景致忽有一变,眼前粉墙黛瓦,内有雕梁画栋,透过敞开的一内宫门望进去,里面牡丹开遍,万紫千红争奇斗艳,大异于此前庄严肃穆的城阙气象,应是宫眷居处了。

    这里不是神龙殿,以前从没来过。

    房俊神经又有些紧张,没有白虎节堂,难不成是来一出美人计?派出一个宫娥或是妃嫔,上演贵妃出浴,正巧被自己见到,那变成了居心叵测觊觎后妃,别说是老爹房玄龄,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就不得他……

    不过想想李二陛下只占便宜从不吃亏的德性,似乎也不会舍得下这么大本钱。

    还是那句话,想要杀他房俊,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捏蚂蚁要李二陛下亲自动手,杀他,一句话足矣……

    内侍领着房俊进入这道宫门。

    一阵微风吹过门内,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草木清香,柔和而温暖,房俊不自禁地唇角上扬,他见到了一个小女孩,穿着粉色的宫裙,像是一只蝴蝶一般,沐着春日明媚的阳光奔跑在花木葳蕤的花园里。

    她手里拿着一个网兜,却是在追逐着真正的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那蝴蝶在花丛间翩翩起舞,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小女孩儿总是捉不到它,却并不烦恼,反而不是洒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追着追着,在一株高大的紫色牡丹下面转了一圈,正巧就看见站在宫门处,正对她微笑着的房俊。

    小女孩欢呼一声,飞快的跑过来,轻轻一跃,便扑到房俊怀里,勾住了他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呼道:“姐夫,快点抓住那只蝴蝶!”

    房俊抱住她柔软轻盈的身子,心里一片温暖爱惜。

    看了看兀自在花间起舞的蝴蝶,房俊心下忽然有些黯然,轻声说道:“为何一定要捉住它呢?兕子,你看,它自由自在的嬉耍玩乐,无拘无束,多好啊!可要是被捉住了,被关起来,或者死掉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他没有说出来的话是,这一只蝴蝶,正像是你一样呢……

    美丽而短暂的一生,何不快快乐乐,无拘无束的活着?

    晋阳小公主眨眨眼,似懂非懂的歪着脑袋想了想,展颜笑道:“既然姐夫给它说情,那兕子就不去捉它!姐夫,给兕子讲个故事吧?”

    这年头就流行给孩子讲故事了么?

    房俊看着小丫头亮闪闪充满渴望的大眼睛,心里涌起怜惜。

    哪啦李二陛下再是宠爱,可毕竟是一位公主,除了李二陛下和与她亲近的晋王李治,平素就再也没有人陪她嬉耍玩乐。看她乐嬉嬉的在花园追蝴蝶玩,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寂寞?

    房俊双手一举,便将晋阳公主小小的身子扛在肩头,抬脚往花园里走去。

    晋阳公主先是被房俊的动作吓一跳,惊呼一声,接着就对这种前所未有被人扛着的姿势感兴趣了,有些紧张的搂着房俊的脑袋,嘴里却兴奋的大呼小叫,小脸蛋像是一个红苹果一样可爱。

    房俊边走边故作傲然的说道:“说起讲故事,兕子殿下可算是找对人了,放眼大唐芸芸众生,论起讲故事,我房二若说第二,那就没人敢自称第一!”

    这话还真就不是吹牛,论起脑袋里的知识储备,即便这个时代最最博学多才的大儒,也不够看,知识的传播和接受途径摆在哪里呢,这个时代的人,一辈子能看几本书、听说几件事?

    花园中央有一间雅室,红花环绕,绿树扶摇,端的清幽雅致,静谧得怡。

    房俊扛着晋阳公主走进去,将她放到一张胡凳上,自己则坐到她对面。刚刚在太极殿上“舌战群儒”,口水浪费得有些多了,这时候有些口渴,环视一圈,却没有寻到茶盏,不禁微微失望。

    兕子很聪明,见到房俊的神情,便问道:“姐夫口渴吗?”

    房俊点头道:“是啊,怎么你这里都没有侍女服侍的么?”

    放任这位李二陛下的心尖子自己在这花园里嬉戏,那些侍女内侍也真是心够大的,这要是有一丁点儿的闪失,李二陛下还不得剐了他们?